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五五三章 出大事儿了(上)

第五五三章 出大事儿了(上)

作者:聿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消息总要比人跑得快些,尤其是重要消息。

    杨尚荆这边还在和矿贼厮杀,他在处州遇刺的消息就进了南京城,还不等回到建宁府的老家,六百里加急的消息已经进了京城。

    走的是官方渠道,也没打算瞒着谁,这个六百里加急用的,也算是得当的。

    毕竟现在杨尚荆无论名义上还是实质上,都领着沿海十九卫所的剿倭备倭的军权,正四品的官职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可是实权那是着实不小的,一旦小命儿丢了,在这个李信调回杭州不久就南下剿匪的时候,浙江沿海只怕要出点儿乱子的。

    当然了,这对于整个朝野来说,都是小问题,所谓的倭寇,在这个年月来看也就是纤芥之疾,更何况之前杨尚荆在背刺杀之前,直接收拾了一通儿狠的,现在倭寇都不太敢上岸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海禁这一块。

    开海与否,可是牵涉到绝大部分江南士族的利益了,想要要了杨尚荆的小命的这帮人不想开海,可是还有那些喜欢开海,大家一起合法地下海一通儿狂捞的呢!

    要知道,为了投机开海这一波,不少士族可是已经开始收拢铺开太大的摊子,打算朝廷政令一下,直接投资个造船厂什么的,下海开捞了。

    这里面的利益纠葛太深了,深到一省的承宣布政使司和提刑按察使司都不愿意插手的地步。

    六百里加急先到了吏部,然后是兵部,紧接着就进了内阁。

    这会儿早晨的朝会刚散,因为内廷郭敬那个死太监仍在潜逃的事儿,大家刚刚喷完了皇帝,浑身舒坦,内廷的几个大佬正捧着茶水在那里聊天呢。

    “如今陛下的年岁也不小了,每日廷议,多议几件事,总也是可行的嘛。”马愉吹了吹茶沫子,叹了口气,“每天……五件事,如何?”

    “如今江南时局未定,北方又有元蒙残党虎视眈眈,这军国大事,还是少提为妙啊。”曹鼐说这话的时候义正词严,只不过脸上的笑意,那是谁都能看出来的。

    马愉这个老好人这时候拿出这个事儿来说,哪怕是个傻子,都不会相信他说的是心里话。

    特么的皇权和相权斗争了多少年了,到了本朝太祖皇帝那里,才堪堪把丞相给废了,太宗皇帝那会儿上位,宁可用内廷的太监,都不愿给外朝半点儿权力。

    到了今上继位的时候,外朝才堪堪把皇权进行了一丢丢的限制,然而内廷出了个王振,就让外朝这点儿小心思化为乌有了,现在好容易把内廷压下去外朝有了点儿大权在握的样子,这屋里的几个大学士有了点儿丞相的声势,怎么可能就交出去了?

    谈什么利国利民都是扯淡,交出去了都对不起自己的家族,更对不起那些投资自己的乡贤老铁们。

    “如今那个阉竖尚未归案,到底是个麻烦,大同那边的边军布防,他可都是了如指掌啊。”一边的陈循插了一句话,将话题引向了沉重。

    郭敬作为大同的镇守太监,在紧抱王振大腿的基础上,自己也是有点儿能耐的,最起码领兵布阵这一项,就要比很多所谓的“名将之后”要强出一大截,所以整个大同的防御布置,他可真是了如指掌。

    这就是所谓的“个人奋斗”和“抱紧大腿”相结合的经典产物。

    “也先如今渐渐做大,若是让郭敬跑到那边,总归是个祸事,还是给陈侍御传讯,多加搜索罢。”马愉也收起了玩笑话,沉声说道。

    大同乃是军事重镇,布防什么的,可是多少年积累下来的,不是说变就能变的,这边命令下来,那边想要换防,还要重新考量再排布,一些设施也不是说挪走就能挪走的,一旦他投了太师也先,那么大同就相当于扒光了的小姑娘,直接暴露在了蒙古人的铁蹄之下。

    总之,成本很高,过程繁琐,远不如直接把他翻出来方便。

    “锦衣鹰犬也在那边,总要找个由头敲打一番,平日里在京中作威作福,到了那边却成了聋子瞎子?滑天下之大稽!”脾气有点儿火爆的曹鼐加了加码。

    政治这玩意吧,一直就是个复合产物,也就是说,一个合格的政治家,甚至是政客,要学会在一个提案之中完成多个任务,而这件事事渉西北军务,所以要完成的任务就变成了很多个。

    第一个是撒网下去,把还在哪个阴沟里猫着的郭敬抓出来,不过这最多算是一个附带产物,当不得真。

    第二个是敲打锦衣卫的鹰犬,让他们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充分理解自己的无能,加大力度搜查郭敬的下落,这个也是个附带产物,锦衣卫现在在京师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了,别说作威作福,听墙角都听不利索了。

    真正的目的还在第三个,让王文、陈镒两人加紧掌握西北兵权,哪怕没有调兵权,只拿个统兵权,也是好事儿。

    枪杆子里出政权,自古以来概莫如是,一旦文官掌握军权这件事在西北形成了先例,再和南方的杨尚荆遥相呼应,朝堂之上外朝的话语权,或者说文官本身的话语权,就会增强不少。

    一石多鸟,这就是老牌政客们的牛逼之处。

    “那就这么办吧。”杨溥给这段讨论下了个最终的结论,大抵是近来日子好过,他身上的老态反而少了不少,连脸上都多了些血色,“性和安排一下。”

    “明白。”马愉点了点头,伸手拿起笔来,就写了一个条子,这种事儿是不需要内阁的大佬直接出面的,丢不丢份儿另说,很容易让人想到其中的本质问题才是问题的本质。

    一个内阁行走的小官儿刚刚捏着条子,奔都察院那边去,就看见一个吏部的主事呼哧带喘地跑了进来,大声说道:“不……不好了,少詹事领浙江沿海十九卫所备倭事的杨尚荆,在返乡探亲的路上,遇到了行刺的歹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