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时空战戟行 > 第二十九章 惨遭沉塘刑

第二十九章 惨遭沉塘刑

作者:血月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五花大绑,铁链缠身。

    农家,魁隗堂堂主陈胜,转眼之间,就沦为了阶下之囚,一双虎目圆瞪,对四周之人怒目而视,好似要将他们每一个人都烙印在自己的心头。

    与这一双充斥着火焰的眼眸接触,上至田猛田虎等人,下至田家的一些弟子,个个心生恐惧,低下头来。

    “行刑!”四个田家子弟将陈胜抬起来,一路抬到了远处的池塘之前,深不见底的池塘之上,片片碧绿的荷叶舒展开来,粉红色的莲蓬缓缓的露出头来。

    田猛接触到陈胜的眼神,莫名的产生一股不安,下令道。

    “是。”几名弟子答应一声,便举起陈胜投入了池塘之中。

    轰隆!

    高大魁梧的农家第一剑客被投入了池塘之中,唯独留下最后一声怒吼,“田猛,田蜜,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滚滚音波震荡之下,使得原本平静的水面都泛起了点点涟漪。

    “做鬼也不放过我们,那就去做鬼吧!”田猛带着田家高手站在池塘之畔,俯视着逐渐恢复平静的池塘,冷笑道。

    “我们走!”

    “是。”

    农家以田家为本家,当代侠魁田光之下,田猛几乎便是田家之中,内定的未来侠魁。

    一声令下,纵使和他平级的田虎,田仲也没有什么意见,纷纷跟随在他的身后,转身离开。

    唯独剩下几名田家之中的精英,守在了池塘边上,唯恐陈胜逃出。

    一直待到深夜,确定池塘之中的一切都恢复寂静,田家之人方才离去。

    “快,快点捞出来!”

    深夜,已经无人在意被沉入池塘之中,注定要葬身鱼腹的陈胜,可在漆黑的夜幕之下,一道矮胖的身影却带着数名精干的弟子前来,见池塘半晌都不见动弹,赶忙道。

    “是。”

    跟随在这道矮胖的身影身边的一众弟子答应一声,就一并跳入了池塘。

    轰隆!

    不多时,一个魁梧失去知觉的身影就从池塘之中被抬了出来,放在了岸边。

    “奇怪,”号称千人千面,身材矮胖,面上始终都带着一张面具的农家神农堂堂主朱家伸出两根和小萝卜差不多的手指,放在了陈胜的嘴边,感知到他已经没有呼吸,不无奇怪道,“以他的武功,没道理死得这么快吗?”

    轰!

    就在朱家暗自奇怪之余,原本已经失去了生机的陈胜身上猛地传来了一声巨响。

    本就魁梧高大的身躯再次膨胀起来,整个大了一号,绑在身上的一根根铁链更咔嚓作响。

    咔嚓嚓!

    所有的铁链被尽数挣断,陈胜自地面之上一跃而起,神采奕奕,眼神之中充斥着精光。

    让人一看便知,他的功力在这一天的折磨之中,更上一层楼。

    “朱家,多谢了。”陈胜紧握手中的巨阙剑,对朱家露出了一个感激的表情,沉声道。

    朱家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脸上换了一张笑面面具,道:“不必在意,记住我的人情就好。”

    “现在什么情况?”一日之间,从农家魁隗堂堂主变成一个一无所有,只剩下一把剑一条命的剑客,陈胜神情固然颓废,却并无多少不甘,询问道。

    朱家叹息一声,道:“田蜜已经在田猛等人的力推之下,登上了魁隗堂堂主之位,至于你义弟吴旷,下落不明。”

    “老弟,看来侠魁是容不下我们这些外姓子弟了!”

    原本,六堂堂主之中,三个田家之人,三个外姓子弟。可现在,已经变成田四,外二。

    陈胜的事情,背后要是没有侠魁的默许,甚至是点头,那才是怪事!

    “我知道,但这一口气,我迟早都要出。”陈胜咬牙切齿道,说完将巨阙剑背在了背上,转身离去。

    望着陈胜离去的背影,朱家暗自叹息一声,心中默默祝福道:老弟,但愿你好运!

    ………………

    燕国,太子宫。

    六指黑侠死去,根据尸体上的伤口,可以断定,他十有八九是死在卫庄的手中。

    而作为他唯一弟子的燕国太子燕丹,顺理成章接任钜子之位,成为墨家新任钜子。

    一场惊天密谋正在展开。

    燕丹,农家侠魁田光,墨家第一剑客荆轲,以及墨家顶尖高手——秦舞阳,秦国叛将樊於期,一个不缺。

    目光直视着樊於期,荆轲,秦舞阳等三人,在燕丹的眼眸之中流出了一丝愧疚,最终重重的低下头来,跪在了他们的面前。

    声音带着几分哽咽道:“樊於期将军,荆兄弟,秦兄弟,拜托了!”

    说着,高高在上的墨家钜子,燕国太子,已经重重的磕了一记响头。

    “钜子。”见钜子跪倒,秦舞阳赶忙上前几步,一把搀扶住了对方,口中更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您何必如此?”

    “人固有一死,能死在刺杀秦王政这个暴君的行动之中,属下心甘情愿。”

    说着,已经将燕丹搀扶起来。

    一侧,下巴上留着络腮胡须,因为被赵国名将李牧打败,畏惧军法,只能选择逃亡燕国,以至于被秦王政一怒之下杀光自己家的樊於期也爽朗一笑道:

    “我樊於期的一颗人头,能换来秦王政的首级,为死在他手中的亲人复仇,我心甘情愿。”

    吊儿郎当,没个正行的荆轲也洒脱一笑,道:“樊将军说的是,我和嬴政之间的恩怨也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拜托了。”燕丹深深地望着自己面前的三人,沉声道。

    一场刺秦之事,一把豪赌!

    赌注非但是他面前的这三个人,尚且还有他自己的一条性命,甚至是整个燕国的命运。

    如果是正常情况,他自然不愿意如此行事,可现在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锵!

    樊於期反手之间,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明亮的剑锋在昏暗的室内闪烁着寒光。

    让人一看便知,这乃是一柄罕见的好剑!

    一丝悲壮浮现在了樊於期的面上,手中的剑锋高举,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

    噗嗤!

    一颗斗大的头颅飞起,滚烫的鲜血飞溅,洒落在了身边的众人身上,但无论是谁,都没有选择避让。

    任凭这个勇士的鲜血溅落在自己等人的身上,久久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