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女配修仙回来了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功成身退

第三百五十四章 功成身退

作者:萦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都看清楚了吗!“

    “看了还敢怀疑长老们的决定!“

    宣碧薇居高临下,斥责围聚在星辰大殿广场不肯散去的弟子们。

    然而,“星光电影“符的余韵过去,更多的迷惑却浮现。

    第一个,就是青光前辈到底怎么了?以他平时的为人,若不是都知道符箓的影像无法作假,都要怀疑是有人假扮了!其二,人人皆知三光殿和春熙不合,青光前辈看不顺眼春熙,后来怎么就……

    那深深的依赖和眷恋,缘何而来?

    总不能是障眼法,或者为了不让旁人知道,才故意做出来的吧?

    最后,也是重中之重,春熙压根没必要杀害青光前辈!以她的手段,有很多方式方法吧?

    “我觉得,这件事有许多蹊跷之处!“

    “没错!如果大家的记忆没有出错,‘星光电影’符,还是春熙起的名字——这本就是她研究出来的!难道她这么蠢,研究一样可以证明她是还杀青光前辈的符箓,好让别人指证她背叛?“

    “冥顽不灵!“

    宣碧薇是没有办法了,怒气冲冲的道,“好!有种!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坚持到几时!“

    说罢,调头走了。

    蓝凤西垂下眼眸,平静的表情下隐藏着波涛,他知道此事不能善了,却不能让妹妹牵连。便不顾蓝琳儿的反抗,硬生生把她拖走了,动作粗鲁。

    其他人见状,就开始衡量利益得失了。毕竟,他们闹也闹了,也知晓了不是事发无因。至于蹊跷难解之处,一时片刻解不开,总不能一直呆在星辰大殿外吧?

    开始是三三两两的退走,然后就有人坚持不住,陆陆续续离开。怜星子回头看了一眼同伴,奕星子、延星子、鉴星子等,众人点点头,各自带着同门离开。

    只有小佩,哭肿了眼睛,“你们怎么都走了,不是说好了,要给春熙讨个公道吗?“

    “没出息!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我要问他们,为什么这么狠心——“

    最后是陈木星出手,一下拍晕了小佩,眼神示意怜星子带走。

    他一个人孤单单的进了星辰大殿,垂眸肃立在大殿角落。自穹顶垂下的光柱,一如往昔,可惜,没有了那道窈窕而倩丽的身影。

    祝满星站在大长老身后,敏感的抬眸看了陈木星一眼,想要说什么,最终克制住了,安安静静侍立一旁。

    “六大仙城那边已经传信过来,倒是可以一同去闻仙台。“

    “可惜,诛妖城摩罗嘉不肯,言道绝不加害曾经做过城主之人。“

    “诛妖城且不管他!“大长老道,长长的白色眉毛垂下,显得慈眉善目,然而说出的话,却句句诛心,“春熙的罪孽已瞒不过世人,正好趁此机会公之于众!“

    “只凭一道‘星光电影’符,怕是难以压住悠悠众口。她又是出身世俗王国的公主,凡人未必肯信。“

    “那就告诉人去,道她欺师灭祖!林阿崔怎么死的,她能推卸责任?“

    十年前,上任符仙门主林圣智,死于星门九凰阁。其中内情,难以外道——星门高层总不会承认,是他们数年如一日的敌视、排挤,已经各种轻慢,才让林圣智困病交加,呕血而死。

    而且这件事,就算符仙门内部的人,也无法为春熙辩解什么。

    因为林圣智最大的希望,就放在春熙身上。他希望春熙继续走“推广简化符“的路。

    春熙拒绝了。

    这大大伤害了林圣智的一片殷殷之心。

    事后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明面上几乎没有了往来。

    现在大长老说,“林圣智是被春熙给气死的“,谁能证明不是?

    怎么证明?

    可以预料,一旦传扬出去,春熙的名声一落千丈,连最开始为了救助她的师长,都无情背叛了,那么她隐藏身份在星门,为妖族做事的形象,也就深入人心了。

    陈木星听得心一直沉,一直下沉。

    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退出星辰大殿,隔空和祝满星对视了一眼,便交叉而过——谁都没有说什么,彼此心知肚明。

    无需解释,也无需劝阻。

    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

    陈木星踩着早就在星门内部流行起来的云符——“白云祥车“,来到后山森林中,在氤氲泉眼旁,看到了无拘无束,自在和鲜花野鹿一起的寒澈。

    “春熙出事了。“

    “春熙是谁?“

    这四个字,问得何其自然?让听的人何其悲伤。

    “你记得青光前辈么?“

    寒澈眨眨眼,清澈的眼睛露出思索之色,“哦,就是那位三光殿的殿主。我知道。他死于非命,魂灵被禁符拘走,只剩下躯壳。“

    “是!青光前辈身死之日,你也在场,目睹了全过程。“

    寒澈用手舀起了泉水,漫不经心,“哦,是吗?我不记得了。“

    “要不,我看看手链,上面有没有记录什么。“

    “不用了。你的手链上没有记录这件事,记录是另外的。你帮忙那个杀害青光前辈的凶手,帮她隐藏此事,还答应帮她看守青光前辈的魂灵。“

    寒澈歪着头,“哦。“

    “是这样吗?“

    “那我……抱歉?“

    “我真不记得了!“

    “如果有什么伤害到阁下情感,或者是星门利益的,我可以道歉赔礼,并付出合理代价。“

    陈木星隐忍克制着,深深看着这位同时兼具了天真和恬淡气质的寒澈,这二十年,他真的变了太多。

    “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愿意帮那个凶手。“

    “我……不记得了。“

    “那你愿意再帮她一次吗?“

    “啊?“寒澈这次彻底不明白了,笑了起来,笑容也是天真不含杂质的,“我不知道。也许见了人才知道我会做什么选择。“

    “那你跟我来!“陈木星道,“不想后悔一辈子的话,就跟紧了我!“

    寒澈听得莫名其妙,不过也许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牵挂吧,他依依不舍的和小鹿道别,在氤氲泉眼取了足够的泉水,才跟上陈木星。

    ……

    二十多年的修行之路,星门有太多隐秘被春熙窥探了去,各位长老们都认为,让春熙活着,越久便越夜长梦多。便联合十大仙城,登闻仙台,要求妖族交出春熙。

    代价可以谈。

    妖族……呵呵,从来都是反复无常的,只要有足够的代价,趁那边还不完全了解春熙的价值,尽早解决!

    最好就是出动妖族内部的人,趁春熙重伤虚弱之时,一举要其性命!

    不过仙城那边倒是传信过来,说春熙压根就没踏足妖族领域,不然上瑶岭早就有回声了。

    这是怎么回事?

    找不到目标,白白耽误了十天。

    十天之后,诛妖城摩罗嘉也动摇了,表示可以参加。

    原来,妖族内部也在动乱,春熙过去在妖族的最大靠山——未婚夫察布大人战死!

    因为察布大人的死,很多势力重新划分。摩罗嘉也机警的做出选择,其中,对抗察布大人的未婚妻,就是对新上任的巡察使的示好!

    “妖族这么乱。几大种族斗来斗去,亏得我还以为春熙逃到了妖族领域,就能安全。现在看来,她留在妖族才是最危险的。“

    “说起来就气人!妖族内部如此之乱,互相打来打去,连基本的安全都不能保证。她为什么要背叛?她效忠是谁?“

    议论纷纷中,闻仙台上,几位仙风道骨的高人,扭动星盘,天下格局因此改变——可当事人并没有觉得。他们只是按部就班,做自己的事情。

    符母藏在云层,一双眼无悲无喜的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幕,静静的等待着。

    在众人都望不见的妖族领域最偏远之处,有一个小小的黑点,那是正在成型的幽宸界——这是春熙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收获。她的神识经过二十多年的淬炼,扩大了几百倍,容纳并复制了天宸界绝大多数的地表建筑。

    差不多了。

    再多,白家的老祖宗们也无从消受了。

    “已经确定春熙的位置!在玄晶海!“

    各大飞行法器冲天而起,声势赫赫。其中,以万妖城为首,做梦也没想到,居然还有公明正大对付春熙的机会,这一次,若是能让春熙逃掉,万妖城人可以回去对城主自杀谢罪了。

    而其他仙城,完全是愤怒冲昏了头脑——春熙刻意收拢了诸大仙城的隐秘,加上她机敏的眼光,不俗的悟性,谁都害怕有什么秘密被她抓到了。

    既然星门愿意出头,他们当然巴不得!

    玄晶海,不知为何,这里飘来了一丛丛泛红的海藻,将海面染成了通红的色彩。

    星门肩负“除妖令“的弟子,以及诸大仙城的飞行法器抵达的时候,玄晶海正在退潮。

    不,不仅仅是退潮,海浪还在翻滚着浪花,但是海岸线一步步的退却。仔细宁侃,才能发现,几乎肉眼可见的海水在蒸发!

    漂浮过来的海藻,无力的停留在岸边,很快干枯了。

    “当心!有妖族高阶!“

    众人下了飞行法器,全副武装着,等待妖族那边的人过来。

    可惜,等了等,等啊等,只看到玄晶海往后退了数十丈,却没见到一个妖族。

    “往日生活在玄晶海附近的半妖呢?一个个都不见了?“

    “不对劲!这莫不是一个圈套,一个陷阱?“

    几大仙城的飞行法器,连接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防御阵,不说对敌,凭着里面的食水,消耗个三五个月没问题。妖族那边应该知道啊,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再等等。天机星盘下绝对不可能出错的,春熙应该藏身海中,按照这个退潮速度,她很快就藏不住了!”

    预期的大战没有发生。甚至和妖族那边的交流,也没有。

    站在各大飞行法器上的众人,只看见玄晶海一阵阵的波浪,隐约出现几道窈窕的身影,在浪尖上翻滚。

    青修伸出长长的鱼叉,刺入春熙的小腹,亲手将她的丹田给挖了出来。

    “有我在,你绝对没有晋升圣女的机会!”

    鱼叉高高扬起,春熙的身体在半空中划过,坠落玄晶海中,随着海浪漂浮到岸边。

    两边都很克制。

    妖族以青修为首,冷冷看着春熙飘到星门仙城等人的面前。

    而星门呢,明明是为了追杀春熙而来,却没有大动作,只是静静旁观。既没有上去补刀,也没有去救人。

    直到春熙在岸边无声无息停留了一整天,血一直从小腹的伤口中流出,染得周围本就被红色海藻侵染的海平线变成深红色。

    夕阳西下,海平线的沙子就像沙漠,被风一吹,吹出大大小小的山丘。

    陈木星抵达的时候,早就尘埃落定了他心中默然,唯一能做的,竟然是看向寒澈。“你认识她吗?”

    寒澈摇头,“'不认识。”

    忽然之间,天空有一点点的湿润,几个呼吸后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春熙!”

    撕心裂肺的痛呼,小佩扑了过来,不顾仙妖两边的对峙,颤抖的抚摸苟延残喘的春熙。

    “太好了,你还活着!”

    她想向天门在世间行走的医道宫传人求助,可那人一甩手,“我不就无情无义背叛之人!”

    天色渐渐黑,沉寂了一夜之后,玄晶海变成沙漠。

    小佩又哭又笑,手里拿着春熙用最后一口气给她的锦囊,最后煎熬不住昏厥过去。

    直到此刻,寒澈才迷迷蒙蒙,恍然发现这一幕似曾相识。

    “不是我的记忆,忘心诀屏蔽了我所有的,真实发生过的记忆。那我的熟悉感,是我四转时提前看到的,未来发生的事情?”

    “此刻,就是我预知看见的?”

    他有点好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消耗灵力看这个。带着迷茫的表情,他走到春熙面前,看到春熙临死前的眼神,豁的一下,心口剧烈的燃烧,仿佛一把火点燃了!

    他畏惧的,缓缓蹲下,一只胳膊抬起春熙的脖子,“我、我来了!”

    春熙的眼睛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了。世界彻底变成黑暗之前,她好像感觉到了最后的一点温暖,便头一歪,彻底“睡”着了。

    ……

    虚宸界。

    白家祖祠。

    姜莹从噩梦中惊醒,抚摸了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奇怪了,最近总是做噩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