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回来了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没有头啊

第三百七十六章 没有头啊

作者:萦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入夜了,夜色迷蒙。明月孤高的缀在树梢上,清冷的月华犹如实质,点滴落在正在吸收的两只半妖身侧。杏花村一片氤氲的雾气。

    楚夏漫步树下,眼中似剥离了花树的影响,面前出现纵横的迷宫,横竖经纬,条条框框,丝毫不乱。然而眼中所见,未必就是现实。

    好像可以跨越一步就过去,实际要绕很多路。

    楚夏也不急迫,慢慢的按照规律一步步的行走。不知什么时候,就走到中心位置。

    这颗杏花树格外的盛放,香气四溢。璞小七和胖头就坐在树下吸收月华。

    看到楚夏突然过来,吓得瑟瑟发抖。

    “嘿嘿嘿!“我们是得到许可的!

    璞小七也颤巍巍的,“都给了……灵石给你了啊。“

    楚夏深深的看了两只半妖,注意到这满树的杏花香,似和它们融为一体。而且胖头身上的鱼鳞纹,仔细看来,分明是杏花花瓣的形状。

    她初来乍到这个世界时间不长,倒也听说了不少妖族的事情。大都是“妖族野性难驯““性情粗狂野蛮““气味难忍“之类的。在想象中,妖族是被恶化的形象,与这两只有点怂的半妖,完全不同。

    “你们,曾是春的侍从?“

    “春春春熙,是、是的!“璞小七努力维持站立的姿势,“你你,你不是她!“

    人类的朋友,不停的在她身上找和春的相似点,好推断她就是春。两只半妖,倒是眼力不错。

    “你们看出来了?“

    胖头谨慎的转悠绿豆眼,“嘿!“

    很明显。你是她,又不是她!

    楚夏无意和两只半妖争辩什么,慢慢的在花树下转了一圈,“在春之前,你们侍奉的是谁?“

    她接住了两片随风而落的花瓣,轻轻放在口中,香气是那么沁人,可花瓣的味道,却是苦的!

    “齐风仙尊么?“

    “呃呃……仙尊至高无上,她的旨意,就是我等毕生要遵从的真理!“

    楚夏听了,嘴角浮现一丝笑容,“真是会拍马屁。我若是她,听了也会愉悦的吧。“

    随即,她再次深深看了两只半妖,这一次,有明月的加成,有满天星辰的星力贯穿,一下就看透了两只半妖的底细,“怪不得选了你们。阴阳相合,此地又是阴阳交汇、生机勃发,真是最适合的地点啊!“

    她张开了手臂,脚尖离地,背后浮现星斗图云,星云不停的运转,星辰之力就像加上了马达,不停的涌出。

    半空仿佛出现了一双大手,将这座杏花村的核心,凭空挖地三尺!

    一整片土地都悬空漂浮起来!

    璞小七和胖头再一次的抱在一块,瑟瑟发抖。这次,它们连说话都不敢了,小心翼翼的呼吸,生怕牵连到自己。

    土地下一无所有,除了树木的根部。

    楚夏再次运转星云图,这次是扎根十几米的树根也被挖了出来,大块大块的土壤在坠落之前,被星辰之力定住,然后悬空,速度均匀的向上。

    随手捏了捏土壤的湿度,楚夏仍没放弃,继续加持力量。

    终于在树根下的五米左右,看到一块裹尸布。

    几百年过去了,这块裹尸布不见天日,被深埋在二十几米深的树下,没有腐烂,没有变质,甚至依旧洁白。

    “去,搬上来。“

    楚夏吩咐璞小七和胖头。

    璞小七已经快要昏厥过去了,眼底流着血,嘴角都是白沫。

    “怎么了?我让你们去,你们为什么不去啊?“楚夏状似意外,“当年不是你们搬下去,埋的吗?“

    胖头绿豆眼眨巴眨巴,滚下来两滴热泪,“嘿嘿嘿!“

    我们都是听命从事!从来没有背叛过!

    “我知道啊。你心脉上层层叠叠,套着好几个密令呢。“

    白家人都是一个德行,不管怎么口头上说信任,实际到了关键要害处,不使用几个密令锁住,怎么能放心?

    胖头埋着肥大的双腿,和璞小七爬下坑,小心翼翼的抬着裹尸布上来。

    “打开。“

    洁白的裹尸布,是用璞小七的头发缝上的。它一边掉眼泪,一边勾住自己的发丝,慢慢的一点点挑开。

    每打开一结,就有符箓之光一闪而过。

    原来,这缝纫之法也是有讲究的,若是冒失的主动掀开,不知道会遭到什么诅咒。

    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楚夏倒也不急,一面维持悬空花树土地,一面看璞小七解开裹尸布。

    她心中只是有朦朦胧胧的猜测,可这猜测就是一种预感——娱乐圈混久了,胆大心细也是必须具有的长处。不然时机抓不住,哪有红的道理?

    裹尸布打开了,楚夏已经准备好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没想到竟然是没有头的。

    “她的头呢?“

    “呜呜呜!“

    璞小七眼泪汹涌的往下掉,“不知道。仙尊给我们的吩咐,就是这样安葬。“

    “她已经这样多少年了?“

    “六百、三十年了!“

    又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数字。楚夏揉了揉眉头,坐在裹尸布旁,看着只剩下脖子以下的齐风仙尊,或者说,齐淑拉?终于感觉命运之奇妙。

    “春知道吗?“

    “呜呜,也许……可能……没有说过。“

    楚夏将悬空的土地花树落下,在星辰之力的浇灌下,土壤纷纷回到最初,和之前没有任何两样,连杂草都青青恢复了精神。

    地面上,只多出一块裹尸布,以及传闻中,根本无人知晓的,齐风仙尊的尸骸。

    说是尸骸,人怎么可以死两次呢。齐淑拉在虚宸界就已经死了很多年了。飞升……不!楚夏低笑一声,暗想,估计和她一样,是传送来的!

    飞升,应该是从低等阶的世界,跨越飞升到另一高等阶的世界才是。而虚宸界,也曾是修行界,若不是被魔魇界入侵,导致灵气匮乏,应该是和天宸界一样的。

    齐淑拉,应该是被坑了?

    楚夏从未像此刻,这么明晰主体姜莹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所谓冥冥中注定的命运,竟然不过是对手提前安排的!

    “齐淑拉逃不过,那主体呢?“

    “主体若是一样的下场,那我将来,怕是还不如这两只半妖。“

    纵有密令如炸弹一样捆在心脉上,但只要不违背,就不会死。如履薄冰,可到底没有掉进冰窟窿啊。

    楚夏让璞小七,碰触一下齐风仙尊的手指。

    “不不……“

    “怎么了,她都死了,又不会跳起来打你。“

    璞小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仙尊身上……有毒。布……隔绝毒素。“

    “原来如此。“

    楚夏拍了下额头,怎么忘记了?当初韩景玉就是因为和齐淑拉接触时间太长,导致毒气攻心。若不是主体姜莹用封魂术救了他,他早就死了。

    经历在天宸界的修行,只怕齐淑拉越发强大了。那毒素的厉害,她也不想领教。

    “嘿嘿!“胖头忍不住了。

    你可以,你不怕她的毒!

    楚夏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赌。

    她摘下一段杏花树花枝,轻轻碰了一下齐淑拉的手和胳膊。

    触感柔软,底下埋了三百年,竟然还保持弹性?

    难道说,这杏花村,有和当年十代立下的齐淑拉墓一样的大阵作用?

    沉思间,那花枝上的花苞已经快速的枯萎、变黑。

    “你们知道头颅的线索吗?“

    胖头偷看了楚夏一眼,朝璞小七使眼色。

    璞小七眼睛都肿了,反应稍慢。

    “哼。“

    轻轻的一声,璞小七腿软了,趴在地上,“头、头……星辰大殿有颗头颅。“

    “什么?我怎么没听过?“

    胖头接着手舞足蹈,“嘿嘿嘿。“

    他们肯定隐藏起来,不告诉别人。这个只能靠尊主儿仔细打听。头、头很重要!

    “这个还用你说。“

    楚夏意外发现齐淑拉的尸体,感觉掀开了一层神秘面纱。这件事的重要性,和查找傀儡春的下落一样。相信主体姜莹会满意的。

    只是后续的处理,她开始头疼了。裹尸布不能乱放,齐淑拉的毒素一旦释放,死的人就多了!

    想来想去,竟然还是放回树下吧。

    她让璞小七按照原样缝制好裹尸布,再用星辰之力悬空花树,把齐淑拉埋葬了。

    埋完之后,看着飘零的落红,忽然心中闪过一层明悟——

    他年葬侬知是谁?

    这就是修行界吧,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也许一路顺风顺水,遇到危机就身陨道消了。也许战战兢兢,煎熬了一辈子,最后看不到希望,含恨坐化……

    长生者只是一个传说,至今而言,谁亲眼看见了?

    可为了这一丝丝的希望,古往今来的修者就一直勇猛直前,不肯放弃。

    楚夏知道,她缺乏的就是这种冲劲。

    她从来就没把自己定义为寻道者。

    “人生漫漫,我能得多少快乐,就享多少快乐。“

    天明之前,她心灵再次驱散了阴霾,变得干净剔透。

    ……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操兮佩从首阳山下来,婉秋和墨莲道别,感谢她送了白云符。这种简单的小符箓本来星门也有,可惜是简易版本的,速度缓慢。不如操兮佩送出的,经过十几代的改良,不仅速度飞快,转弯由心,还可自由控制高低,消耗的灵力也不多。

    操兮佩微微点头,然后走到楚夏身旁,“中午想吃什么?“

    这个问题对于享受派来说,可以说是非常重要了,楚夏认真的想了想,“倒是听说了春熙宴?“

    “那可吃不完了。“操兮佩笑道,“得吃上两个月。“

    她手上就有春熙宴的菜单,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样样报菜名,挑选了几样正当季的,“我知道有个酒家,擅长做肘子,不如去看看?“

    “好啊!“楚夏一下子就明白,所谓的春熙宴,大概就是满汉全席了。不过她对好吃的,一向来者不拒。不知这个世界融合了新调味料,做出的菜肴怎么样?

    两人为了吃的,你一言我一语谈论了半天。

    身后婉秋和墨莲无语对视,“泪符士这是……不留下,跟我们一起走的意思?“

    陈木星思索了片刻,“也罢,随她吧。“

    “可是她和诛妖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若是跟我们回去,会不会引起麻烦?“

    “什么麻烦?诛妖城要是敢找上门来,再应付。“

    泪符的效用,因操兮佩名声远扬。事实上三百年来,不是没有人关注,可惜就算依样画葫芦,找了资质出色的弟子感悟泪符,一样没有什么结果。

    后来有人推测,泪符要结合个人的特点,而操兮佩这个人的特点,大概就是有点傻!用情太深!她的性格分明,爱恨都那么浓烈,才让泪符发挥了最大作用。

    一般人,尤其是性情隐忍克制的,根本不适合走这条以情绪感染外界的路。

    牯牛小镇。镇上飘扬着一股淡淡的酒香。

    楚夏看到许多飘荡的酒旗,都写着“杏花酿“,不由得回头看看操兮佩。

    操兮佩抿了下唇,“待会可以尝一尝。“

    到了小酒楼,她熟门熟路的要了几样菜蔬,又直接钻到厨房,看过厨师之后,果断将大菜的处置权保留下来。

    “今儿就看我的手艺吧。“

    楚夏眨眨眼,“你会下厨?“

    “自然,我的厨艺,可是经过千锤百炼的!“

    刚刚夸下海口,就有掌柜的不停擦汗,“客官啊,厨房下的灶台不能包给你了。“

    “为什么?我都看过了,厨房有六个灶台,一个蒸饭,一个熬汤,三个炒菜供应给其他客人,我只要一个。“

    “不是啊,另外也有客人要求了。“

    “怎么,我们出不起赏银?“操兮佩冷笑了一声。

    掌柜的苦着脸,“本来先来后到,客官你先要的,小的也一口答应了。可不知怎么回事,那人过来,小的不知不觉就同意了他的……古怪啊!“

    操兮佩听了,哪里按耐得住,急忙撸起袖子冲过去。

    “怎么是你?“

    楚夏跟着过来,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除了厨工,竟然还有寒澈!

    寒澈致歉道,“连日来胃口不好,才想做点小菜。不会耽误太久的。“

    楚夏惊讶了,寒澈这样的人,根本无法和下厨这么有烟火气的事情联系到一起。

    她拉了拉操兮佩的袖子,“诶,他居然会做饭啊?“

    “哼哼,还不是她……教的。“

    顶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