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配修仙回来了 > 第二百零二章 挑战

第二百零二章 挑战

作者:萦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春熙毫不介意的,把她从“青光洞“学到的“禁符“,传授给大家。女孩们虽然待她之心诚挚,可回到各自的宗门,前辈师长们问起,自然不可能敷衍,一五一十的说了。

    “这个春熙,竟然一点忌讳也不懂,禁符也是能随便传人的么!“

    绯娘恼怒的拍了桌,可下一刻,又详细的追问雨彤,禁符的结构核心,问了一遍又一遍,生怕弟子哪一点没说仔细。

    雨彤凝神回忆,复述了一遍春熙的话。

    弄清楚了此枚禁符的全部原理结构,绯娘自觉掌握了,方点点头,“看来她倒是没藏私。“

    “师尊,若是藏私,春熙大可以不谈,涉及禁符,她不懂规矩,我等怎会无知的追问?况且,弟子觉得,春熙未必不知道禁符的厉害,只是觉得没必要隐藏罢了。“

    绯娘挑了下眉,嘴角勾了下,“你的意思,她故意传你们禁符?“

    “是。“雨彤毫不犹豫道,“春熙……和常人不同。弟子有种直觉,当日她被抬到紫阳大殿,或许不是全然昏迷不知情。“

    “这就有趣了。“绯娘笑了起来。

    她入了丹阳宗,虽然成就了大符师,丹阳是简化符箓之道,此生怕是止步于此了。她心有不甘,对雪阳、墨阳的符法,既觊觎,又畏惧,心境之复杂,难以形容。今儿学了一枚禁符,虽说用不上,可好像填补了一块空白似地,心情极好。

    “你这几日多瞧瞧她去,好姐妹就是要常常走动,免得生份了。对了,她五色劫还没度完?这可是奇了,也不知道要度到什么时候?“

    “弟子省得。“

    次日,雨彤又来到菱花渡,见到从朱阳宗赶过来的欢欢、灵儿。这一大早的,竟然都撇下宗门的事务,整整齐齐的来报道了?

    三人点头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碧波荡漾,掀起的涟漪一层层泛开。画舫中,竹架支撑着窗棂,透下初晨的柔光。春熙坐在梳妆台前,黑发披肩,衬托的巴掌大的小脸柔弱可爱。

    小佩站在她身后,给她梳头,先用篦子通了头,随后沾了点桂花油抹了发尾,抹匀了,分成几缕,动作轻柔的编起来。

    片刻后,垂花髻就编好了。小佩满意的给她插上三根梅花簪子,拿了铜镜问她怎样?

    春熙睁开了红色的眼眸,眼中快速闪过一道道符文,诡异极了,那股柔弱的劲儿瞬间消失,不用说一个字,就气质迥异失常,和周围格格不入。

    她努力弯了下嘴角,“好。“

    其实好长时间了,春熙压根看不清自己的长相。仔细的眨眨眼,符文静止了一刻,她能看到的,也是各种拼凑成的符号,符箓不像符箓,倒像是一个个夸张的图形。

    眼睛是菱形,鼻子是三角形,嘴唇半圆不圆。头发则是扭曲的波浪,而且随着不同的生长方向,呈放射状……

    换了其他人,一定快崩溃了——这是一个什么世界!眼中所见非所见,还不如瞎子,至少能想象,能用手摸,感触真实。

    但春熙不一样,她曾在剧情世界经历过多次“原作者“降临,用文字组成的世界比符文可怕多了。那时都能熬过来,这会儿明知道自己做渡劫,没道理就挺不住了。

    “辛苦你了小佩!“

    小佩在春熙眼中,也是各种图形符文构成的,可是拉着小佩的手,她能感觉真正的温度,能感受对方的诚心。

    单纯可爱的女孩儿啊,总能让她感觉自己的存在。

    雨彤欢欢灵儿一大早过来,各自带了餐点,几个女孩团团坐在一起吃早饭。

    “昨儿聆韵师姐问了我禁符,春熙,我和她说了!“

    “说便说了,有什么打紧?“

    灵儿抿了下唇才道,“可是聆韵师姐说,你将禁符私传给我们,不怀好意!“

    春熙“啊“的睁大眼,分明看到灵儿身上一闪而过的神韵,也不辩解,就静静的等着。

    灵儿欢欢本以为能看到春熙愧疚——她们回到朱阳,师姐妹们一商量,也觉得春熙去紫阳大殿,肯定是有一定意识的。

    不然怎么会一清醒,就立刻把禁符说出来了?

    禁符是随便能告诉人的么?

    就算几个人关系好,也不会把辛辛苦苦得来的禁符传给旁人吧!

    “春熙你……“

    悠悠听不下去了,“你们几个,真好意思!觉得学禁符不妥,那就不要听啊。听了,也假装没听见,不就完了?“

    小佩也撅着嘴,不满道,“就是。听了,学了,然后再问春熙是不是不怀好意,也太没良心了。“

    灵儿急忙站起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没有……“

    春熙笑了起来,伸手朝灵儿的方向一伸,灵儿赶紧握住她的手。

    手心是温暖的。

    不知怎么,灵儿立刻安稳下来,小小声说道,“我是相信你的。但师姐们那样说,我、我辩解不来!“

    “那就不要辩解了嘛!“

    “禁符到底是禁符,不是常规符法。尤其是这枚禁符,施法之前先损心脉,对自己大大不利。你们看我,现在心口还有两个洞!若不是在仙门,有仙药养着,我就死了!若从这一点看上,你师姐还真没说错,我是不怀好意!“

    春熙笑容恬淡,红色的眼眸中满是柔情,

    “你们学了这枚禁符,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毕竟,此生能用到的场合,太少太少了。我也盼望着,你们此生都不要碰到能叫你们情愿自损心脉,也要挽救的人……“

    “但世事无绝对。好比我自己,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自私任性的人呢,在那个人的生命垂危之前,我也以为我不会为任何牺牲,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不到万不得已,谁会用禁符呢?“

    “用不到就算了,只当多学了一枚无用的符文。若真有那一日……你们只会感激我的。“

    听了春熙的话,灵儿彻底安静下来,面有愧色。虽说她年纪还小,不确定真的会遇到那样一个人,更不确定有使用禁符的时候。

    但就像春熙说的,她们学了,哪有什么害处?大不了一辈子不用啊,谁还能逼迫她们不成!

    此禁符的最大特点,不就是需要施法者心甘情愿么?

    小姐妹们去了心中的隔阂,气氛又其乐融融起来。

    “对了春熙,之前你说,五色之劫是修行符法的一道天梯,还说在短短几天之内,修完了,我宗门没有一个人相信的。“

    “对啊,其实我也看过,我的天!那么厚!看了半天我就头晕目眩,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也是。完全看不懂。“

    春熙耐心道,“原先我也是。不过入了五色之劫,才能感觉其中奥妙。符箓之法,并不是前辈故意撰写得生涩枯燥难懂,而是有一定的原理。“

    “哎,可惜你们都渡劫完了,不然我们就可以一起参悟了。“

    欢欢不解,“我和灵儿的五色之劫,一共才短短三天,你都快半个月了!“

    “而且我们在秘洞里待的三天,一直收敛气息,不敢胡思乱想。哪里像你!连青光洞也敢去闯!怎么感觉,你和我们度的不是一种五色劫?“

    “哈哈,不是五色之劫,那是什么?“

    春熙掩嘴一笑,“除非是半妖之体不同,不然我也不知道。“

    “难道真是体质原因?“

    “诶,会不会真是半妖之体的特殊?春熙,你只知道自己是半妖,可妖族血脉混杂,不同的妖族天赋完全不同。你传承的是哪一支妖族的血脉呢?“

    这可把春熙问倒了。

    她哪里知道?

    她得到这具身体后,除了每天努力吸收月华,觉得体质每天都有加强外,就没有什么妖族的特性,或者提醒她,她不是一个人……

    “啊,你不知道?“

    欢欢和雨彤对视一眼,出了一个主意,“要不我们去查一查?“

    “怎么查?“

    “去宗门的藏书馆啊!“

    “仙门的藏书馆,还保有妖族的书籍?“

    “那是自然!我们和妖族有三次大战了吧?几乎所有出名的妖族血脉,优劣之处,都有记录。“

    春熙怀疑,就算那描述妖族血脉的书籍拿到她眼前,她也一个字也认不得。但几个小姐妹都这么热心了,她怎好拒绝?

    休养了几天,胸口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便随着她们一同去了朱阳的藏书馆。

    朱阳属性为阴,赤阳属性为阳,两者的藏书馆,都是一个,位于霞蔚七峰灵镜湖之后,又名灵境书苑。这里常常有紫阳弟子出入——三家本就是一体,修行的是一个体系的符文。

    “啊,这么大!我们要怎么找?“

    霞蔚七峰中,曾经归属春熙的清风阁,五层楼高,是比较显眼的建筑。而灵境书苑,则是上三层、下三层,里面的书籍上万,要想在其中找到基本涉及半妖血脉的,太难了。

    灵儿这时笑了下,“我们怎么犯傻了!应该问一问书苑的苑主啊!“

    恰在此刻,玉贤穿着紫袍,两个侍从各自抱着十几本书籍出来,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几女。

    “你们两个,怎么随意带外人出入!这时是书苑重地!“

    欢欢尴尬的低下头,“玉贤师兄,我等是来帮春熙查找血脉起源的。她,毕竟入门时间不短了,想知道自己是什么血脉也在情理之中。若日后遇到属性相冲的妖族,也好早做防备。“

    玉贤瞥了一眼春熙,“她就不用找了吧?“

    “为何?“

    “玉清师兄已经帮忙找过了。她,是妖族中最常见的鱼族,属性偏水。“

    这……就完了?

    几女面面相觑,原以为要消耗在书苑好几天,还怕找不出结果。可玉贤一口道出,答案也太简单了吧!

    雨彤无奈,婉转着语气,“玉贤师兄,春熙目前在渡劫,五色之劫,我记得宗门之中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况且她还自修完了,以她的资质悟性,百年难得一见,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常见的鱼族血脉呢?“

    “什么!“

    玉贤愣了愣,随后才抿着唇,“可笑!你才学了几个月,就自称学完了!二十多万的符箓,你都认全了?“

    “十万个……我看的是初版的。“春熙道。

    “不管是初版的还是其他,这不可能!“

    玉贤拒绝相信。他强制拉着春熙,要去紫阳大殿辨一辨真假。

    春熙懒得理会他,她学会了,没学会,碍着玉贤什么事情了?

    “三个月?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你要是学会了,我们这些弟子算什么?“玉贤抓着头,叫自己的侍从,赶紧把玉清、玉林请来。

    果然没多久,连玉明也到了,听说春熙已经修完了,并且还是自修!没有任何人提点她!

    “如果这是真的,那我只能一头撞死了。“

    玉清冷笑,“先别说这话。她懂得什么,认得几个符箓,就以为自己会了。把堂堂符箓之道,当成小孩子家家玩耍的游戏了?“

    玉林也谨慎道,“你可知是符祖传下,三位仙尊共同编撰,其中符文奥妙无穷,别说三个月,就是三十年也未必能精研成功。不然,何至于分出赤阳朱阳二宗来?“

    “你小小年纪,自夸自擂不算大错。可藐视其他仙门前辈,就不好了。“

    也许玉林没有恶意,也许他的警告是单纯的提醒,别这么狂妄!

    可惜春熙听了,只觉得处处都是讥讽。

    “别废话了。你们紫阳宗,是怎么认定修行会了,和不会的区别?划下一个道道来,我能做到,就是我说对了。我做不到,是我大言不惭,我道歉,成不?“

    玉清再次冷笑,“大师兄,别客气了。你的善心,人家可不领情。春熙,别怪我不给你颜面,实在是你太不懂得收敛。“

    他指着霞蔚七峰最高的小舒峰,“看到哪里没有!上面刻着齐风仙尊的符法,你从最高处跳下来,若是不死,就是深得了的精髓。“

    “怎么样,敢不敢?“

    春熙的眼中,那座小舒峰,果然密布各种符文,每一个都生动的在她眼前展示着。

    “怎么不敢?“

    她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