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 第十二章 巡检司有大事

第十二章 巡检司有大事

作者:青山孤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合流镇的一间酒楼,一楼大厅内,一个大圆桌围有十个人,基本都是弓兵打扮,中间还夹杂着两个衙役。

    常社副巡检张山正殷勤地劝两个衙役喝酒,其余众人也是频频举杯,将两个衙役喝的开心不已。

    二楼雅座,典史叶重华和常社巡检曾虎同样在喝酒,叶鹏程站立旁边,不时倒酒。

    “叶典史,常社之行,可满意否?”

    “满意,十分满意!谢过曾巡检,鹏程,倒上酒,我谢过曾巡检的招待。”

    “是!”

    酒楼上,曾虎为叶重华办的酒宴刚刚开始。曾虎为了叶重华能在县太爷面前美言几句,可是煞费苦心,将整个酒楼都包下来。

    看着叶重华满意的笑容,曾虎心道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酒宴开启,推杯换盏,划拳猜令,十分热闹,当然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交易,也在一一说定。

    突然,弓兵梁高达从外面闯了进来,直接来到张山面前,一脸紧张地说道:“张副巡检,出事了。”

    “什么事?看把你急的,这天这么冷,竟都冒汗了。”

    “哪吒的亲信水耗子到码头了,将高家的粮船扣押在哪儿,还把高家的人也一并扣在哪儿。”

    张山头皮一麻,这下麻烦了,哪吒的水贼,谁惹的起啊。可他们倒好,又偏偏惹上高家,这,这怎么办?

    张山正着急,正要上楼跟曾虎说。

    这时,梁高达喘口气,接着说道:“水耗子被人打死了,他带的人也都被打死了,剩下的水贼已经都跑了,高家的人也都回去了。”

    刚才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松弛下来。

    张山道:“反正跟我们无关。哪吒的人,你们都知道,我们能不碰,就不要碰。”

    “可打死水耗子的是我们的弓兵啊。”

    梁高达急切的说道。

    “你说什么?弓兵打死水耗子?”

    张山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梁高达。

    “正是,我没见到那个弓兵,路上的人都在传。说是一个新的弓兵,打死了水耗子,然后老百姓一起冲下去,将那些水贼部打死了。”

    张山惊在那里,酒桌之上,所有人都呆在那里。

    这怎么可能?水耗子啊,可是谈之色变的水贼,其人极其灵活,莫说两招,就是高手也难5招内杀死他。

    还是弓兵,怎么可能?常社巡检司能打败水贼的就只有一人,那是曾经的曾虎曾巡检,至于现在的曾巡检,估计未必是水耗子的对手。

    “这是真的,千真万确,那个弓兵的名字,大街上所有人都在说,叫做李亭。我们这里可有一个叫李亭的新兵吗?”

    梁高达没见过李亭,当他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听到这件事,一开始以为是胡说八道,后来,听来听去,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由得他不信。

    所以,他就立刻跑回来报信,他只要证实一件事,有没有一个新兵叫李亭。

    张山缓慢的点点头,轻声说道:“昨天来的新兵,就是叫做李亭。”

    “赶紧报告曾巡检,此事关系重大,快!”

    张山猛然意识到,此事太大,大到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曾虎不可。

    ……

    “你说什么?”

    曾虎、叶重华、叶鹏程三人同时愣住了。

    “真的是李亭吗?再派人去核实!”

    曾虎下了命令,人立马派了出去。

    曾虎转头看着叶重华,苦笑一声道:“叶典史,此事只怕是真的,李亭倒也算立下大功,为民扫除一害。”

    叶重华见曾虎并无喜色,满脸的凝重,他也是心里一沉,此事闹大了。

    李亭是叶重华推荐过来的,还被他说成跟自己有点亲戚。他不为别的,就是看这小伙子实在有点才华,虽家境不好,但真做弓兵,也有些可惜。

    可谁能想到,李亭不光能读书,还居然是一勇士,甫来常社,竟立下大功,杀死水耗子。

    李亭做的有不对吗?没有!无论哪方面说,他都该得到嘉奖,甚至给他升迁,给他奖励。

    可是,他不知道,他捅了大马蜂窝了。

    这一下,沙河、颍河、贾鲁河水面难以安靖了。

    叶鹏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震撼,说是不服吗?好像已经没有,昨天新见李亭还不服气,后来李亭的才华似乎远在自己之上。

    后来得知他只是去当个弓兵,甚至很为他惋惜,家里没钱没势,有才也只能去从事贱役。

    他叔叔叶重华昨天极力向曾虎推荐李亭,还说他们有点亲戚如何,说他也是博览群书如何如何,曾虎也当场答应予以重用,来了就让他做什长,将来一定像看待自己子侄一般看待。

    叶鹏程昨天还有些欣慰,李亭来到这里,就该受到曾虎的另眼相待。

    可刚才的消息,让他震撼之余,又不免有些刺痛,哪怕是他捅了马蜂窝,他也是靠自己的本事,硬生生将那有名的悍匪水贼一刀毙命。

    他叔叔叶重华和曾虎刚才的震撼表情,永远刻在他心里,感觉那是远在他们想象之外发生的事。

    他们对李亭都有些不满,但是对于他的能力,已经十分赞同,实在是远超想象。

    他只有一件事不明白,为何李亭立下大功,他们却无喜色,相反却十分担忧。

    “曾叔,小侄有件事不明白,李亭今日之举,无论如何都算立下大功一件,为何大家反而发愁呢?”

    曾虎见叶鹏程问起,看一眼叶重华,叶重华摇摇头,看来他是没说过。

    曾虎叹口气道:“贤侄,我就给你解释一下。这两年,朝廷任命杨嗣昌大人统管剿匪事宜,杨大人以“四正六隅,十面埋伏”之策,加紧对各路匪患剿除,成效甚大。

    我们陈州新上任的兵备道关永杰大人,同样也在陈州本地剿除匪患,一时间陈州竟安宁许多。

    只是,有一巨匪,就是商水的哪吒,一直未能除掉。去年,睢陈兵备道关永杰大人召集10艘大船,两岸还布有重兵,与哪吒一场大战。

    结果,哎,官军大败而归,那10艘大船部沉于沙颍河内。

    从此,再也无人能在水面制约住哪吒了。”

    “不能再造战船吗?”

    “贤侄,百姓可都没饭吃啦,哪里来那么多钱呢?哪吒自从那次胜利之后,则是迅速发展,无数的穷苦渔民农民纷纷相投。

    他现在大小船只无数,据说,光500石以上的大船就有30艘,旗下能参与水战的水贼不下于千人。

    河南又没有水师,谁能制约住他?”

    “那官军岂不是任由他们嚣张?”

    “倒也不是。朝廷毕竟人才远多于他们这群匪徒。去年,官军水战失败之后,兵备道府幕僚钱壮与哪吒谈判。双方约定,他们不出河,我们在河内不管他们。

    也就是在河道之内,他们做什么我们不管。而我们在河堤外做什么事,他们也不管。”

    “钱壮这个主意好,反正水里也拦不住他们,不如放手给他们。只要不上岸,危害终究有限。

    而我们无论缉捕其他盗贼也好,抓捕逃兵也罢,他们也不管不问,这样算来,我们虽败,竟还是赚了。”

    “哎,可惜啊,李亭这一战,可是将此约定给破除了。只怕,从此哪吒又要嚣张起来。”

    叶鹏程哭笑不得,不敢管水贼居然称呼自己也算胜利,那是水贼,你们可是官兵啊。

    看这些人都这么紧张,哪吒之威,果然名不虚传。

    叶鹏程稍稍思索一阵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是否李亭杀死水耗子,终究还是传言。若真的是他,他如此文武双,何不问一下李亭,看他有何妙策?”

    叶重华瞪一下叶鹏程,李亭明明只是刚参加弓兵,你如此做,岂不是把他架在火炉上烤吗?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要李亭一个人对抗哪吒的水贼不成?

    可叶鹏程话一出口,叶重华也无法再说。

    曾虎有些诧异地看一眼叶鹏程,他没想到,这个叶鹏程小白脸,居然有如此心机。问李亭有何妙策?无非是这事是他惹出来的,怎么办,他自己得负责到底。

    看来他们也没什么很近的亲戚关系。

    曾虎笑着看看叶重华道:“叶典史,看来是要问问李亭,看看他有何妙策了。”

    叶重华已经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道:“好吧,我也看看他到底有何妙策。”

    ……

    李亭回到巡检司,已经是夜里8点左右。

    此时,巡检司也没什么人,李亭也没得给曾虎汇报今日之事,先去院子后面,用布包将今日晾晒的盐收好,然后才回自己的屋内。

    还未进屋,就听见郑云九正在哼着小曲。

    李亭微微一笑,迈步走进来。

    郑云九笑着站起身,刚要说什么,猛然间大声道:“李什长,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

    李亭微微一笑道:“跟人打架而已,怕什么?”

    “打架了,什长怎么不叫上我,以后有这等事,尽管喊上我,哪用的着什长出手,老郑就将他打的跪地求饶。”

    “好!以后交给你。”李亭笑着点点头。这衣服,一身血污,李亭正说要换下来。

    “李亭!李亭!”外面响起响亮的喊叫声。

    李亭不知是谁,郑云九诧异道:“李什长,是张山副巡检的声音。”

    李亭知道张山,却没见过,他如此急切喊自己,看来是知道今天码头之事。

    郑云九急忙去开门道:“张副巡检,李亭在这里。”

    张山没让李亭出来见他,倒是带着梁高达直接进了屋。

    看着李亭一身血污,他一指身后的梁高达道:“将衣服给他换了,尽快跟我去见曾巡检。”

    这衣服穿上和脱下都有些不便,两人正换衣服。

    “张副巡检,为何这么晚您还来?”

    “李亭做下大事,我们巡检司可有大事了。”

    “什么大事?他不就是跟人打架了吗?”

    “打架?他把哪吒手下的水耗子杀了,你说是不是大事?”

    郑云九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李亭已经换好衣服,跟着张山梁高达急匆匆跑了出去。

    好一阵子,郑云九依旧在错愕的喃喃自语道:“我的妈呀,李什长,你也太厉害了吧,一出手就杀掉了水耗子。若不是张山副巡检亲口说,我哪个敢信啊。”

    此时,李亭等人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房间里,只剩下郑云九独自一人,还在回味着:李亭杀了水耗子,我们巡检司可有大事了……

    好久,他还在回想:这是真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