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 第一七五章 大街上的读书人

第一七五章 大街上的读书人

作者:青山孤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亭与骆养性出了午门,午门站岗的锦衣卫赶紧赶来马车。

    两人上车,李亭发现骆养性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他这个毫无存在感的锦衣卫指挥使,今日里除了被薛国观叱骂以外,拦阻过薛国观打李亭之外,好像就一直就站立在西暖阁里,无论什么事,他都不吭声。

    “骆大人,有何事吗?”

    “今日……今日李……先生,正是令人大开眼界。”

    马车向前走着,骆养性咽口吐沫,一脸兴奋的说道。

    “哦?”

    “内阁的老夫子们,户部尚书,兵部尚书,这些大人在李先生面前竟一点威风都没有。这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哈哈哈……李先生,果然神通……”

    骆养性又是看到神通的一面,李亭也不多解释了,反正他眼里看到的,自有他的解释。

    “不必多说无益之事。”李亭淡淡的提醒道。

    “放心,李先生,我从不是多事之人。”

    也是,他这身份,注定他不能是一个多事之人,至少不会是一个多嘴之人。

    至于自己的神通之事,随便别人去说吧,反正要开银行了,有点这个罩着,反而增加储户的信心。

    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这马车的销售也该提上日程。

    李亭一抖缰绳,马车径直往南,朝棋盘大街而去。

    棋盘大街是北京城商业最繁盛之地,李亭打算银行,车行,还有商行,部先开在这里。

    一边走着,李亭有些犯了难。

    他一下子开商行也好,开车行也好,都是卖东西为主,找些掌柜的伙计都不难,实在不行,从江南抽调一些也无妨。

    而要开银行,则是不易。银行两大职责,揽储,放贷,都不是容易事,这对这个时代都是新生事物。

    就是找些掌柜伙计,一时也派不上用场,都要自己从头教起,与其这样,倒不如找些年轻人直接从头学习。

    这年轻人一要识文断字,二要能有算术能力,三则要基本的交际能力,想来想去,这些都在那些读书人当中去找。

    可是读书人都忙于科举,又如何愿意来他这银行做事呢?

    正值春末夏初,正午时分,已经有些热了。

    行人不算很多,马车走的很快,来到棋盘大街,街面之上稍显萧条。

    就在这时,前面一座酒楼门口一下子涌出来不少儒衫纶巾的读书人,有些头戴乌纱帽,身穿青衣官袍,都是底层小官,相互热闹的交谈着,来至在街上,挡住前面的路。而李亭的马车前,刚好也有辆马车,让李亭想穿过去都不可能。

    李亭只得停下马车,打算等这群人离开再过去。这个时候,没有交规,大路之上,一切随心所欲,李亭天大的本事,这个时候丝毫无用。

    这时,骆养性似乎不在乎这些,看着眼前正喧闹的人群似有所指道:“都是读书人,命运却不同。”

    李亭没明白他的意思,有些疑惑地看向骆养性,你个武夫,怎么也关心起读书人的事来,难道我要找读书人的想法被你发现了?

    骆养性连忙解释道:“前面酒楼上,定是一些读书人聚宴,有的欢庆中了进士,有的要辞行离京。”

    李亭朝前望去,这才明白,穿着官袍的年轻人一个个都趾高气扬,高谈阔论,穿着儒衫的不少还陪着笑脸跟他们说话。

    2个月前,他们都还是举人,现在幸运儿已经是进士,大多数人依旧还是举人,他们的身份已经骤然有了天壤之别。

    这时,有两个身着破旧蓝薄棉袍的读书人已然走到李亭马车前,准备去上前面那辆马车。

    本是该穿夏装,这两人就是没钱买新衣服,只得穿着有些过时的厚衣服,显得有些落魄。

    “太冲,你们且慢走。”一个头戴乌纱帽身穿青衣官袍年轻人走过来略带教训的口吻道,“太冲,你啊,不该买那么多没用的书,科考无非是八股而已。其他之书,实在无益于学,纯粹浪费时间。我们复社之人,这么多年科考经验早就跟你说了,千万别把时间浪费在杂书上,还是以八股为主,经义为要……”

    听着这个年轻官员的训诫,那两个读书人脸色有些不自然,不过也没说什么。

    连李亭都看明白了,那个考中进士之人,一直在跟那两个人炫耀性着讲着他的科考经验。

    大概是同窗分别,那个年轻官员似乎非要把他的成功经验讲完,那个叫太冲的虽没说话,不过脚尖来回蹭着地面,显出有些焦躁,似乎不想再听下去。

    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眼睛有些斜视,似乎一直斜着眼看着这年轻官员的训诫,几次想插话都被旁边那个叫太冲的挡住。

    最后李亭都有些不耐烦了,这些“成功人士”就是这样,非要将自己的成功经验分享,别人厌烦至极,他则享受这个过程。

    最后那个斜视的年轻人终于说道:“算了,算了……我们马上就回去了,你没钱帮忙,也就算了,不必数落我们一顿。我们买不买书,买什么书,又关你什么事?”

    “顾绛!你也是复社之人!那个李亭,实际就一卖米的商人而已,能跟我们读书人相提并论吗?你居然还要去找驱雷引电之书,真是笑话!莫说你找不来,就是找来,学会又有何益?无非一杂耍之学而已!

    在无锡米市,李亭又羞辱了无数复社之人,光我就赔给他2万两银子。你还找关于他驱雷引电之书,你是何意?难道你跟李亭一伙不成?

    你别忘了,他可是区区一介商人,难不成你一个读书人要跟商人走不成?”

    李亭一愣,北京棋盘大街上,两个读书人吵架竟将自己扯了进来。

    那个年轻官员也真是会扣帽子,先将李亭身份固定为商人,商人是社会中本来该是最被看不起的一种人,然后再说那个读书人跟着商人,就是指他自甘堕落之意。

    李亭经商的经历其实一直没停,从买卖大米,到南洋商社,本质上都是一个商人的行动,他有后世的思想,并不认为有任何该被歧视的地方。

    他甚至现在就想上前去帮助顾绛还有那个叫太冲之人,甚至亲自跟他们讲驱雷引电之事。

    就在这时,骆养性嘿然一笑道:“李先生大才,这里还有读书人念叨你。不过……不过很多读书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国家朝政,就是他们给败坏的。”

    李亭没有理睬骆养性,他现在更感兴趣的车前的那两人。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哪怕是下贱的商人,他们有学问,我们也该去学习!”

    那个顾绛瞪着那个官员道。

    李亭一听,勃然大怒,商人哪里招你惹你们了,你们就说人家下贱?真是一群混蛋!

    “复社的手下败将们,给我听着!我李亭已经教训过你们一回了,你们若要再来惹我,我依旧会来教训你们。”

    李亭骤然高声大喊道,眼前众读书人部听的清清楚楚,所有人的眼光顿时朝这里看来。

    骆养性见李亭要去教训读书人,坐在车厢里,高兴的拍着手道:“太好了,李先生……一出面,他们……他们该知道谁厉害了,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