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 第一七八章 赶往教军场

第一七八章 赶往教军场

作者:青山孤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四月十八,布谷鸟的叫声中,北京城迎来了新的一天。

    天不亮,从江南运来的马车在南洋银行员工的驾驭下,去往北京城各个显贵家门口,准备接他们前往京师大营的教军场。

    几十里路,骑马太辛苦,坐轿又太慢,李亭的马车将展示出独有的优势,又快又舒服。

    按照李亭的说法,这时候,既要飞天震撼北京城,也要趁机给南洋银行,南洋商行,南洋车行打出一个天大的广告来。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如不好好利用,简直对不起自己。

    当然车辆有限,只有有钱的才是他们的服务目标,朝廷官员除了内阁的大老,也就六部尚书享有此项服务。至于其他的穷官,压根不在服务之列。

    重点客户集中在王爷驸马太师国舅等皇亲国戚,公侯伯爵等真正的显贵,他们也许没什么职权,但是整个京城的财富几乎集中在他们手里。像定国公英国公多少代的家室积累,随便拿点出来,也有百十万以上的银子,这才是李亭南洋银行未来的VIP客户。

    骆养性坐在李亭的马车上,沿着大路,朝着教军场而去。

    骄阳似火,洒落在道路中间,只有快速奔跑,才有凉风迎面而来。

    可是,李亭的车速不快,似乎随时等候后面的车一般,凡是有车过来,他必然停车跟车上的权贵打一声招呼。

    京师大营的都督襄城伯,李亭甚至跟他谈了有十几分钟,专门介绍马车运粮的好处。

    襄城伯很是动心,被李亭说的非要试一把,在他的马车上,又装了5麻袋的土,才肯让南洋银行之人驾车而去。

    他说,能不能拉粮食,一试便知。

    襄城伯走了,骆养性却是越走他是越担心,越走他是越害怕。

    李亭似乎压根就不担心今日之飞天之事,一路行来,他见各位都是问人家这车好不好,车上是否舒服,跑的可够快吗?

    天啊,飞天之事才是大事,你怎么跟忘了似的?

    现在已经不是仅仅是你李亭的事,因为骆养性跟崇祯密报之后,这事将骆养性还有兵部部都牵扯进来。

    飞天失败怎么办?

    李亭轻松的说道,不是还有兵部尚书陈新甲吗?让他去做替罪羊,就说是兵部的原因,这飞天器具出了问题。

    李亭这个说法,让骆养性哭笑不得,他还没当官,就学会推卸责任。

    正当骆养性为李亭担心不已之际,陈新甲的马车也赶到了。

    陈新甲见到李亭,简直都要哭出来,明明是李亭跟那些清流的事情,现在又把他卷进了漩涡里。

    当他见到李亭心不在焉的状态,真正感受到害怕,李亭……你难道真的跟我有仇吗?

    在两人抱怨声中,刚过辰时,他们站立在马车上,远远地就看见教军场中间已经搭起高台,四周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人群。

    ……

    教军场外,一处树林内。

    都察院与翰林院的清流们正在这里聚齐。

    他们不是权贵,没有马车接送,他们不能骑马,也养不起轿夫,只有天不亮就起床,从京城一路狂奔来到这里。

    魏藻德冲着左都御史一拱手十分客气道:“大人,你来安排吧。”

    左都御史一笑道:“都是你的主意,你就直接说吧,反正我们都是清流,虽不是大官,可是我们还是能说话的。”

    魏藻德点点头,恭敬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魏藻德冲着眼前一堆人抱拳拱手道:“诸位!我们都是读书人,一向反对鬼力乱神之说。我和李亭之争,正是为此事。

    那李亭如今没了办法,狗急跳墙,他倒想出一个新办法。他让人跟陛下说,他此次飞天,乃是为做一件军国重器。实在是想借用皇帝之名,借用兵部之威,来翻转此局面。”

    说着话,魏藻德冷哼一声,一脸的得意之色又带着些不屑的神情。

    “李亭可以说一武夫,也可以说是一商人,可是无论商人,还是武夫,要跟我们读书人作对,不是找死吗?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哈……”

    魏藻德哈哈大笑起来,对面站立的御史们还有翰林们也同样畅怀大笑起来。

    “我说飞天,他就敢答应飞天,真是天大的笑话。这人蠢到这个程度,也就无药可医了。”

    说着话,他向旁边一堆枯树那里一指道:

    “为了彻底除掉李亭这个隐患,我已经决定,我们就以除掉国妖之名,今日就将李亭烧死在教军场!”

    众人皆是一惊,看向魏藻德,只见他眼中闪出狠厉之意,令人不寒而栗。

    说着话,他缓缓朝树林外看了看,不时过去的马车让他一阵心烦,他最后又说道

    “不光是李亭,最后我们再一起上书朝廷,要求此次跟李亭走的很近的锦衣卫还有兵部,我们都要弹劾他们。

    敢跟我们作对,我就不让他们有好下场!别管他是谁!”

    “是……”

    ……

    前往教军场的马车中,有一辆马车上,坐着一个特殊的客人,史可法。

    他是李亭特邀前来此处的,由史可模陪同着前来。史可模等人已经回来一些时日,最近李亭的马车来之后,一直被骆养性安排去研究马车的应用。

    史可法心里很是抑郁,他心中不愿意李亭跟京城里的清流斗起来。

    李亭在他心中,一直就是一个人才,自从张国维来信之后,李亭的事迹,更是让他欢喜的不得了。他没想到,他去年遇到的那个年轻人竟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的多。

    可是圣命一下,他就知道,再无转圜的余地。

    可是清流岂是好得罪的,他们官不大,可造成的风声大,无论是谁,他们都没惧怕过!

    当年,就连皇帝都被他们逼的无可奈何,多少大臣名将,更是死在他们的舌头上。

    马车疾驰而行,两旁大树飞驰向后退去。

    史可法想着去年在禹王庙见到李亭的样子,嘴角泛起微笑,他看着旁边的弟弟史可模道:

    “可模,你说李亭这飞天能飞的起来吗?”

    史可模想了想道:“这个李亭的马车是很好,不过都是西洋人所做的。要是说飞天,以我看,估计不大行……”

    史可法看着弟弟点点头,他弟弟和他一样,虽是锦衣卫世家,从小都是饱读诗书之人,对于飞天之事,自然是不信的。

    可是一想到李亭,史可法长叹一声,一脸惆怅无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