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 第一七九章 你敢不敢打赌

第一七九章 你敢不敢打赌

作者:青山孤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近午时,李亭站立在教军场大门口,等候着一辆辆马车的进来。

    骆养性就站立在他身后,在李亭身后不停的低声说着:“李先生,你再去看看那个……那个气球吧,还是再检查一遍吧,万一飞天的时候坏了呢?”

    李亭瞪一眼骆养性,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的?

    见他焦急不安的样子,李亭挥挥手道:“放心吧,我已经检查过三遍了,万无一失,我今天最要紧的事,还要跟各位王公侯伯,皇亲国戚认识认识,你给我介绍着。”

    你万一出了差错,是会害到我的,是我去陛下那里做的密报,拍胸脯说着,这飞天之器一定能成功,好吗,你一点都不在乎。

    想到这里,骆养性浑身颤抖,他猛然间双眼狠狠地瞪向李亭,甚至想上去暴打一顿李亭。

    “你这会害到我们的……”

    他在心里这样想到。

    李亭压根就没理睬他,这时一辆十分豪奢的马车慢了下来,驾车的正是李亭的银行员工,一个落榜的举人黄宗羲。

    坐在马车上的一身红衣官袍,威风凛凛,一看就气势不凡。

    骆养性赶紧轻声说道:“英国公。”

    此刻他万分不满,也只得配合李亭在教军场迎人,这时拉好关系,大概万一飞不上天,这些人还能帮忙说话吧。

    “英国公,一路辛苦,我们南洋银行的马车还习惯吗?您老坐的还舒服吗?”

    李亭一连串的问候让英国公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愕然大笑道:“你就是李亭吧?好!这马车好!几十里路,一会就过来了,跟骑马一样快,不过比骑马舒服多了。

    你派的人也好,很好,老夫很高兴!”

    李亭冲着赶车之人黄宗羲(字太冲)道:“太冲,伺候好英国公!”

    “是!”

    说着话,马车奔向教军场内。

    ……

    午时,太阳最烈之时。

    教军场四周已经黑压压站满了人。

    教军场内中间设立一高达丈许的高台。高台之上,高鹏郑云九正在进行最后的检查。

    高台旁边,内阁六部高官都到了,就连皇帝也派宦官王承恩带他观看此次盛事。皇亲国戚,王公伯候则一个个坐在旁边的豪华马车上,旁边南洋银行的员工们,正拿着点心,端来茶水,让他们提前享受起VIP的服务。

    等到陈新甲来到高台下,看到上面的一个巨大的木篮子,还有无数的绳子,旁边还有一个巨大无比新缝制的红色布匹,他简直要倒下去。

    一旁的其他官员,还有宦官王承恩等,都是窃窃私语,似乎在看一场巨大的笑话一般。

    薛国观连车都没下,不时抬头看看天,拈着胡须,微微一笑,旁边的秀才顾绛顾炎武则也只是做好他的VIP服务,不过问其他。

    薛国观就等午时一到,看他李亭如何飞天,现在看来,则是门都没有,那个木篮子就想飞天上,简直笑话吗?

    还不如找个道士做法更可靠些。

    ……

    贵宾到齐,李亭和骆养性乘者马车来到高台旁边。

    见李亭到来,陈新甲飞跑过来,怒目而视李亭,一指高台之上的木篮子等物,低声的叱道:“这就是你飞天的器具吗?就用这些飞天吗?”

    “你用过吗?你怎么知道就不能飞天?”

    李亭一句话将陈新甲堵的死死的。

    陈新甲已经无路可走,到今天这样,他注定要被这个李亭连累了。

    要不是四周都是朝中大臣,他非要跟李亭大打一场不可。

    布匹、绳子、木篮子,还有一个铁皮炉子,哎呀,就这些东西,都是平常见过的东西吗?无非做的样子不一样吗?

    难道这些东西能长出翅膀吗?

    正在他惶恐不安之际,远远地,他看到一群青衣官袍者,正在左都御史和新科状元魏藻德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朝这里走来。

    他们不光是步行而来,他们每个人还背着一大捆干树枝,难道他们要负荆请罪?不是!

    他们要烧掉李亭的飞天器具?

    那可太好了!

    李亭飞不上天,那可不是他李亭的责任,是你们清流破坏而已。

    正在这时,这些清流们将木柴堆积在离高台还有五十几丈远的一处空地上,转眼间,一个巨大的木柴堆出现在众人眼前。

    魏藻德气势汹汹的站立在木柴堆旁,手一挥,有人已经将木柴点燃,几乎眨眼间,冲天的大火,就在距高台五十余丈远的地方熊熊燃绕。

    那边大火在烧,魏藻德等人聚集起来,一起朝着这边的高台走来。

    “李亭!你是国妖!妖言惑众,装神弄鬼,今天,我们就要为国斩妖除魔!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魏藻德一边走着,一边指着李亭高声吼道。

    李亭本正打算往高台上走,一看魏藻德等人来势汹汹,随即站立在马车之旁,看着魏藻德等人走近约有十丈远点指着他们道:“你们这群蠢猪,才是国家最大的妖孽!”

    魏藻德脸都绿了,旁边的左都御史也是气的浑身发抖,从来都是他们辱骂别人的份,今天,李亭竟敢当着众人之面骂他们,简直是岂有起理?

    魏藻德冲到李亭马车之旁,气喘吁吁的站好,头一仰,两眼露出凶光,点指着李亭道:“李亭!时至今日,你还要装神弄鬼,口口声声说要飞天,难道不是国妖,你又是什么?”

    “哼!”李亭轻哼一声,冷冷的看一眼魏藻德,不屑的说道,“飞天跟妖不妖,有什么关系?你们这些人见识少,自己蠢笨而已。

    我这飞天器具,一旦试验成功,就不只是我能飞,其他之人,稍加训练,一样能飞。”

    李亭说完,转身就打算走,懒得跟这帮人多费口舌。

    李亭的转身,让魏藻德以为李亭怕了他。

    “且慢!今日飞天之前,我们应该说道说道。”魏藻德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又带着对李亭十分的不屑。

    “说道说道,如何说道?”李亭更是不屑地看都不看他。

    “好!你敢不敢跟我打赌?”魏藻德越说越激动,声音犹如吵架一般吼道。

    “如何打赌?赌注是什么?”李亭冷冷的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