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云疆古煞之巫葬 > 100 吃喝拉撒

100 吃喝拉撒

作者:语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雨势渐渐停止之后,四外变得安静了下来,空旷的大殿中,除了篝火中时而发出的脆响以及曹满规律的呼噜声之外,似乎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

    重新坐在篝火旁的段虎和虎千斤又交谈了一会儿,这时夜色更浓了,尽管荒庙外的雨势已经停歇,但是雨后的寒凉却格外明显,呜咽而过穿堂风似野兽的低吼,阴戾暴躁,徘徊在大殿中久久不肯散去。

    “阿妹,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赶明儿个一早我们就出发。”重新添加了木柴的段虎开口说道。

    “那你呢黑虎哥,你不休息一会儿吗?”已经有了倦意的虎千斤问道。

    “呵呵,我如果都睡了,谁来守夜呢?这里可是荒山野岭,万一有什么豹子豺狼跑进来,没个守夜人岂不糟了。”段虎笑道。

    “不如我们两轮着守夜如何,我守上半夜,你守下半夜?”

    “不必,你放心休息,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可是你一个人的话”

    “我和你不同,我学过特殊的功法,在守夜的时候可以盘膝打坐,既可以调整内息蓄养精神,又能起到警戒的作用,不会耽误我休息的。”

    听后虎千斤点了点头,“那就辛苦你了黑虎哥,赶明儿回到寨子,我让阿爹烧麂子肉给你吃。”

    说完虎千斤揉了揉眼睛,打了两个哈欠,盖了件衣服躺在干草堆上不久便沉沉的睡去。

    段虎拿出了酒葫芦坐在地上,看着篝火中的焰火,喝着葫芦里的小锅酒,思绪随着跳跃的火焰越飞越远

    等葫芦里的酒被他差不多喝完的时候,段虎这才慢慢收回了思绪。

    起身往火光已经暗淡了的篝火中又添加了一些干柴,段虎回头看了看睡在一旁的曹满,这货睡了个死沉沉,和之前不同的是,没了呱噪的鼾声,多了磨牙动嘴的表情,似乎是梦见了什么可口的美食,正吧唧着嘴巴大快朵颐着。

    草包肚上,阿亮舒服的靠着脑袋,眼皮半垂着,依依不舍的模样似乎很喜欢对方的软肚皮,鼻子里进出的两股小风,时而吹动着露出衣衫的几小撮黑毛

    哥俩好,一家亲,吵吵闹闹滚草堆,不愧是一路货色,绝配!

    段虎给曹满和阿亮下了定论。

    另一头,虎千斤呼吸平缓而均匀,睡得十分香甜,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在火光的映照下美丽而动人。

    段虎微微活动了一下有些慵懒的身体,随后轻手轻脚的离开,去往了大殿中的那座佛台。

    夜晚的山里气温本来就低,再加上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寒气逼人,轻哈用一口气,都能看见淡淡的雾气。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段虎纵身跳上了佛台,仔细检查了一下那口活棺材,棺材外除了沾着一些寒夜的露水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用手擦了擦露水,段虎从佛台上又跳了下来,围着整个大殿开始巡查着。

    绕了一圈后,段虎来到了大殿外,这时夜空中的雨云已经散去,月华如霜、星光迷蒙,雨后的湿气在寒凉的气温中凝雾结霜,形成了一层氤氲的水雾,缭绕山岭朦胧如幻。

    看着如真似幻的夜景,段虎赞叹了一声,如此美景并不多见,也只有在如此僻静的深山之中方能一见,看那淡淡的白雾好似仙雾一般层层叠叠,把整个山岭渲染得仿若仙境,身处其中,心情都会变得无比的轻松和舒畅。

    提鼻深吸两口,雨后泥土新翻的气息清新无比,让人精神振奋,神采焕发。

    “江山如画,美人多娇,古来风韵,还看今朝”

    感叹两句,段虎提气纵身,几个跳跃,轻踏残梁薄瓦,直接来到了庙顶。

    登顶并非是为了接着欣赏夜色,而是登高俯瞰,把荒庙四周的环境清晰的映入眼底,便于进行观察。

    查看的同时段虎也在认真的思考着,从虎千斤口中得知的事情一直徘徊在他的脑海中。

    凭着多年的经验,段虎认为老龙寨的人之所以会在此处撞煞,这件事绝非什么空穴来风、子虚乌有之事,其中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到现在他依然毫无头绪。

    在庙顶仔细查看一番后,段虎飞身跳落在了杂草丛生的院中,检查之后他又特意跑到了院外接着巡查

    一直忙活到了子时,他这才重新返回了大殿。

    跳上佛台,再次施法检查了一下周围的阴气,然而金色的阳火和此前一样,除了焰火周围的那层绿气看上去似乎稍微浓了那么一点,几乎没有多少变化。

    “难道是我多心了?”等阳火熄灭之后,段虎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

    回到篝火旁,曹满和虎千斤正睡得香甜,倒是阿亮站了起来,打量着段虎,驴眼闪烁着贼兮兮的目光。

    “看个球,睡觉。”对待牲口,段虎没那么好的性子,即便阿亮是虎千斤的驴子,他也不会给好脸色。

    阿亮驴眼眯缝,对咯,亮哥就是在看球,看你这黑溜溜的煤球。

    见段虎准备休息,阿亮有些沉不住气了,悄悄咪咪的来到近前,试探性的用驴嘴轻轻拱了他一下,随后又快速的缩了回去。

    段虎不喜欢牲口,但这会儿也看出来了,无事献殷勤,非吃即拉,现在看来,驴子应该是饿了。

    问题是

    自己又不是个驴倌,管你吃喝拉撒睡?

    我去!

    段虎不打算理会阿亮,可架不住对方又是拱嘴又是打鼻响,一来二去,吵了自个儿事小,吵醒了虎千斤,岂非不美?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除非段虎是变态,否则偌大的汉子见了俏姑娘,岂有不动心的道理?

    呵护异性是每位雄性男子的天性,段虎也不例外,何况他也老大不小了

    “驴子,是不是饿了?”

    阿亮点着驴头,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之色。

    段虎手指一点地上,“满地都是干草,随你啃。”

    嘚儿,噗!

    阿亮很是不满,黑货,几个意思?亮哥对你低三下气难道就是为了这点草渣渣?

    段虎眉梢一挑,“哟,吃草的牲口还会挑嘴?有的吃不错了。”

    阿亮鄙夷的瞅一大眼,牲口就不能挑嘴吗?

    谁规定的!

    “叼嘴的驴货,腿长在你自己身上,想吃青草去院里,量大管饱。”段虎把手摆了摆,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阿亮抬头看了看破院,身子一阵轻颤,段虎好悬没被气乐,搞了半天,就一怂驴!

    “喂,平时不是挺凶挺倔的,咋这时候怂蛋了?软蛋!”

    阿亮气噗,尼玛,亮哥不信你的黑蛋是硬的,有种硬个来瞧瞧?

    翻开驴唇,阿亮示威了起来,贱兮兮的驴脸,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换做平时,段虎一顿爆栗下去,阿亮不服也跪,现在不同,万一驴子叫唤两声,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贱驴,走,虎爷带你去溜草。”说着话,段虎不乐意的站了起来。

    溜草?

    阿亮没听懂,但挺开心,管你溜啥,只要能啃青草就成。

    一人一驴来到了殿外,段虎用手一指,“看见没,院里什么草都有,枯草、杂草、青草”

    话没说完,一阵“哗啦啦”的水响传来,段虎扭头看去,好个贼驴,正躲在大殿门内的一个角落里痛快的放着黄汤,似乎是憋的时间有点长,这泡驴尿撒得又长又骚,一小会儿的工夫,地面上就出现了一条热腾腾的小溪。

    肥水不流外人田,阿亮真把破庙当自个儿的驴圈了。

    段虎头冒黑线,庙再破也是庙,供奉佛祖的道场,敢用黄汤亵渎神佛,喂,驴子,心真够大的,不怕惹来佛火,降下天雷劈了你这驴货吗?

    噗,骨碌碌,噗,咚咚

    啥玩意?

    段虎睁大眼睛

    靠!撒完驴尿不说,这货来了兴致,开始撇条!

    看着一连串的驴粪接二连三的掉落在地,段虎嘴角不自然的抽搭几下。

    不愧是头贱驴,真不怕死哇!

    好在神佛虚幻,周围也没有化斋的和尚,否则再好的佛性,也能把你这贱驴当场活撇送了送去见佛祖。

    半晌,阿亮撒完拉空,一脸轻松的欢撒着蹄子来到了段虎的身旁。

    “懒驴屎尿多,去,自个儿下院啃草去!”段虎吆喝道。

    谁知,阿亮非但没有下院,反而朝回走去,正当段虎一头雾水的时候,阿亮叼着那把钝刀走了回来。

    哐当,钝刀落地,接着阿亮拱了拱段虎的手背,又瞅了瞅满院的青草。

    黑货,帮亮哥割点草来啃。

    段虎一挫老牙,尼玛,这是驴子吗?

    驴精还差不多!

    “爱吃吃,不吃滚!”段虎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才走两步,阿亮张嘴就要叫唤,吓得段虎一个闪身来到近前,大巴掌捂住了驴嘴。

    “可恶的臭驴,跟虎爷玩这一套,信不?虎爷宰了你熬驴胶吃!”段虎威胁两句。

    阿亮挣扎几下,总算摆脱了糙巴掌,粗喘两口后,脸子拉得更长了。

    黑货,你凶啥?

    还有,你那是巴掌吗?糙得跟树皮一样,硌肉!

    段虎憋气,得,这个驴倌自己是当定了。

    捡起柴刀,段虎拿在手中挥舞了两下,明晃晃的刀光吓得阿亮倒退两步。

    啥意思?

    卸磨杀驴?

    呃,似乎有些词不达意,管他呢!

    阿亮竖起驴鬃,翻唇露牙,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贼溜溜的驴眼来回翻动着,似乎在打算什么。

    段虎收刀说道:“驴子,别动歪心思,给虎爷听好了,只此一次,下回你再让我割草,扒了你的驴皮!”

    说完,段虎下院割草,阿亮乐了个摇头晃脑甩尾巴,黑货,跟亮哥斗?

    回炉另造去吧!

    在亮哥眼里,你就一黑驴倌!

    啃,啃

    阿亮欢快的摇着尾巴,啃了个淋漓尽致,段虎坐在一旁,抽着烟看驴啃草。

    蓝色的烟雾飘向了院中,混合在水雾中渐渐淡去。

    不大工夫,割来的青草缓缓见底,阿亮的肚皮也慢慢鼓了起来。

    段虎把烟头往地上按了按,起身拍拍屁股打算回去。

    才走出一步,身后一紧,阿亮张嘴咬住了他的衣服,看那意思是不想让他离开。

    陪撒,陪溜还陪吃?

    “滚!虎爷不三陪!”段虎火大,真想揍这贪嘴撒泼的驴货一顿。

    阿亮不识趣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段虎的手背,哈喇子带出一长条去,槽牙欠着草叶子,段虎一阵酥麻,感到自己的头都大了。

    “驴子,想搞事?”

    阿亮晃晃脑袋,目光又瞅向了院里的青草,黑货,再给亮哥弄点草料,不够吃!

    “吃你姥姥!”段虎能看懂阿亮的意思,呵斥一声老拳举了起来。

    没等打下,忽然从院落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异响,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无法逃过段虎敏锐的听觉。

    哼哼哈,哼哼嚯

    “这是山猪的声音。”仔细辨认后段虎脸色一喜。

    老鸦守死狗,换个说法,又叫守株待兔,尽管大多时候不灵验,但偶尔也能行得通。

    意外之喜,让段虎暂时忘记了心中的不愉快,当即迈步而动,顺着野猪的哼哼声疾驰而去,晃眼消失在了浓郁的夜色中

    阿亮原地杵棍,心里老大不乐意,该死的野猪,早不来玩不来,亮哥吃得正欢,你这主货却来了。

    亮哥祝你早点呕吼,往生极乐!

    打声鼻响,阿亮胆怯的看了一眼院中,目光中透露出些许的惊慌,随后它快速啃草,几嘴吃光后,三步一回头的走进了大殿。

    来到篝火旁,鼻子往地上一凑,没几下便把熟睡中的虎千斤给唤醒了。

    至于曹满

    那家伙就是个枕头,睡觉挺舒服,其他嘛,一无是处。

    虎千斤打着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眸子,看着阿亮她不解问道:“阿亮,半夜三更的你在干什么呢?”

    啊哦?

    啊哦!

    两声驴叫,表达出了阿亮所有的言语。

    熟知驴性的虎千斤顿时就反应了过来,“对不起阿亮,一忙起来我把你给忘了,是不是肚子饿了?”

    阿亮点头,还是女主子冰雪聪明,一说一个准。

    “咦?黑虎哥呢?”虎千斤看了看四周,一阵的疑惑。

    阿亮转转驴眼,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声“嚯嚯。”

    黑货贪嘴追野猪,野猪贪嘴要倒霉,就这意思。

    虎千斤眨眨眸子,不由得掩嘴笑了起来,“黑虎哥没说错,阿亮就是个驴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