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反套路救世指南 > 第115章 谨慎吞枣以防洗脑

第115章 谨慎吞枣以防洗脑

作者:快乐水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啊对!这是我们家大黄,它在哪?”小黄脸上满溢着笑容,看起来跟大黄感情确实非常好,“唉?这不是八愣哥家阳台吗?”

    原来那两头鹅指着大黄怼,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不是自家的汪啊。

    凌央不认识八愣,但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你跟我们一起走,其他人散了吧。”

    祁成非常适时地展开回去的司力空间。

    这一边,二十七个结界口都停止了往外投放异兽,想必其他地方的也是如此,这一晚的折腾基本到头了。

    小黄一出结界就道了谢,指路都不用,直接拐向人家阳台去找大黄。

    祁成掏出平板,开始做战后记录,总的来说这一次任务只能算完成得中规中矩,因为不小心死了四个村民——烧死的有没有还不知道呢。

    再者就是暴瀑那边受伤的小后勤了,希望她最后能挺住吧,后勤善后的人员大概很快就会到了。

    凌央往这片场地唯一的伤亡对象那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这个人死没死透,要是没死透,或许可以把他的将死执念提取一下,喂给永昼培养感情。

    她觉得自己这一次的结界力之所以恢复得比较快比较足,大概是多方面的原因使然。

    首先昨晚提取的能量少了点,再者用的过程中比较控制,最后还上供了永昼大人点名想要的七七四十九份什么来着?

    五什么五阴炽盛,没错。

    管它是什么东西,反正永昼这块活了千万年的变态玩意,喜欢的就是人类永远放不下的贪嗔痴怨和喜怒哀乐。你心思越复杂,它越喜欢,就算你不够纷乱,它也能慢慢影响你朝它想要的方向变化。

    凌央打住自己的思绪,她不就正在朝永昼想要的方向思考吗?平时看到一个死人,谁会考虑他如果没死透便利用一番呢?

    可耻可耻,她摇摇头,在心里呸呸呸地嫌弃起自己。

    突然有人推了她一把,力道不算多大,也就让凌央往前跨了一步。

    她站稳后费解地回头,队友们并不会这么推自己。

    还没完转过来的凌央就听到身后这位四五十岁的妇女朝她破口大骂,但是自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这是刚才摔下来那个人的老娘?

    唉来了,又是熟悉的受害者家属声讨套餐,基本上分为三步。

    你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救他?

    他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会死了?

    我要赔偿!

    凌央扶额,脑壳炸裂,怎么都冲着自己来?我不在的时候这里三个大男人怎么没人找了?欺负我弱柳扶风的气质吗?

    就以前他们也有不少机会在市区内执勤,但出现伤亡的情况不是特别多,不过近年来每次都有很几率碰上围观群众。

    不同于其他城市,希凉古城里的居民是知道北郊丛林里头有点情况的,但同时又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

    见过异兽的人几乎没有留下过证据,若是出事,基地的后续处理也会做得十分严谨。头两年产生过恐慌之后,政府也出台了不少惠民措施,希凉城的房价物价进一步降低,市民的生活成本下调,质量却上升了,所以吸引了不少新晋的外来人口进驻,现在人口已经基本稳定。

    目前大概是个知道有怪兽存在却不知道什么模样有多危险的现状。

    但稳定却不是个好趋势,如今的希凉城市民就算对异变情况不了解,也自觉不会有危险地主动猎奇起来,甚至有一些小年轻组织了情报团,哪里有异兽出现,到的比应变小队还要快。

    而一旦出事,大人们的申讨三部曲就如约奉上,这些家长好像在儿女出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世界灰暗了,而是我的损失谁来赔。

    见惯了生死的基地队员,在同伴牺牲后都要三两天才缓得过来,实在佩服这些家长的自愈能力,好像把孩子养得这么熊就是为了一朝拿命换钱。

    “我听不懂,大姐。”凌央灵活地避开那位母亲的靠近,这个人脸上的泪都干了,只剩下悍。

    萧络却在背后扣住她,把她调转了一百八十度,直面了这个衣襟有些潮湿的徒弟。

    刚才被凌央直接泼醒,接着又操控大型水引制术,很难身上没点湿的地方。

    他的表情很奇怪,双手维持着扣住凌央手肘的姿势,“听不懂?我是说,不该吃的东西就别乱吃。想吃,就囫囵吞了你又非要嚼,嚼透了还不舍得咽,这种酸酸苦苦的味道你执意要尝,我何必劝你?”

    “哈?”凌师傅直接愣住,脑袋本来就智商不足灵动有余的她,居然没有当即把这句话捕捉完,眨眨眼睛努力了一把,才把整句话追读成功。

    其他人这时候也扫完现场围过来,祁成照例负责社交,拉住大姐交涉,午大庆也跟过去当翻译。剩下的往楼上去了,估计打算抬陆霄下来。

    蒋迫倒是看了凌央一眼,但没看出哪里需要他的关注,点了个头跟着辻栢杄离开了。

    萧络反而先反应过来,往后一退,咒骂一声,又是方言,凌央又听不懂。

    “刚才是你说话,还是永昼?”凌央挑着眉探头问,这通话没头没尾的,还文绉绉十分酸涩,不可能是萧络对自己说的。

    萧络犹豫了一下,没有隐瞒,“我想是永昼吧。”

    “因为我说了听不懂这三个字?”凌央觉得萧络莫名其妙的回应肯定是被某个词触动了,永昼本身就是个无限量的记忆片段搜集库,说不定只要讲出关键词,就可以主动提取相关资料?

    这破石头所储存的人类记忆片段,大部分都是宿主自己产生的,所以非常深刻,还带着共感十足。萧络刚才说话的神情,就十分不像他自己。

    倒像是一个女人在对另一个同性说话,且怒其不争。

    “大概吧。”萧络垂下眼,注意力被旁边大吵大闹的老乡吸引了一下,又接着说,“不过我更倾向于,你说的整句话刚好都码上了。”

    “有意思。”凌央把这件事记下来,先不深究,能把永昼宿主喊成大姐的人,估计也不简单,她还挺好奇的。

    可萧络刚才明明没有碰永昼,独力完成了大型水引,为什么被一句旁人的话就牵进去了呢?

    凌央只能承认萧络和永昼的对抗暂时落后,处于随时被掌控的地位。

    作为师傅,当然是要助他扳回一城,尽管自己也不是什么多稳定的家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