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七星莲蓬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七星莲蓬

作者:俺是流浪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哦~竟然是灵雨,没想到就算没了灵气,也还有如此效用,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端看你能不能发现了。”

    王学窈瘪瘪嘴,方才也不晓得是谁要她好好说话来着。

    没想到这会子,自己在那里发起了如此感叹。

    至善打量完了手中的灵雨,转头又道“这炼化三星石之法有了,但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法器同时具有‘佛’、‘道’之力,又能将你的修为全部发挥出来?”

    王学窈听到此话却是没做声,反而是道“师祖,这主材料有了,那其他的材料……比如带有佛力的材料……你看……咳咳……”

    王学窈虽然话没明说,但意思很明显。

    至善……

    “也可。这带有佛力的材料,我便给你出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法子能让二道平衡,为你所用。”

    王学窈一听这话,笑裂了嘴,虽不知道至善能给她出什么材料,但以他这修为,随便从指缝里漏点,也不是泛泛。

    “师祖,带有灵力的材料我早已备好,至于用什么法子能让法器二道平衡,你自己看吧!”

    说着拿出一个储物袋。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她从自己的库存中整理出来的。

    里面绝大多数,都是那女子给的补偿。

    当然也有王家长辈给的。

    她要练本命法宝,材料自然越珍贵越好。

    女子到底是上界之人,她给的材料,不用说,珍稀非常。

    而王家身为琅琊界东洲第一世家,拿出的自然也不差。

    不要看她拿的轻松,但实际上这次真的是掏干了她的家底。

    至善拿起扫了一眼,对其他的诸如号称无解的‘苦青’、加一点便可隐匿行迹的‘匿石’、以及可隔绝神识一个大阶的‘挡神石’、这类的材料看都不看一眼。

    这些东西虽珍贵至极,但他也不是没见过。

    只有一样,一个小小的莲蓬,内有七颗莲子,这莲子与别的却是不同。

    乃是五角之状。

    看着此物即便是以至善的心境,这心湖也是猛的荡漾了几下。

    七星莲蓬。

    长在五行之地的七星莲蓬,此界竟然有此物?

    所谓的五行之地,便是金木水火土这五行灵气既平衡又浓郁之地了。

    不要看说的简单。

    但其实这种地方是极其稀少的。

    一般空中的灵气多寡乃是就着地貌而言的。

    就比如普渡方,在海域之中,那么此地大部分都是水灵气,火灵气稀薄的近乎没有。

    而若是在火山口,那么绝对是火灵气浓郁,水灵气近乎没有。

    再则就是有了五行之地,但想要它保持不崩却是不容易。

    毕竟,五行之地,五行平衡,可若是地貌稍一改变,五行之气就会失衡。

    失衡以后的五行之地自然不可能在称作五行之地。

    它可不像混沌灵根可以相生。

    混沌灵根之所以可以相生,那是有灵根作引,调节灵气,形成小循环,才会相生。

    而五行之地,它并没身可依托之物,自然不能。

    再则,想要七星莲蓬光有五行之地还不行。

    它即便是长出一个莲蓬便需要数十万年,一个莲子想要成型,又得数十万载。

    而要长满七颗,可想而知需要多久的岁月。

    五行之地保持这般久可不易。

    而这七星莲蓬因是长在五行之地的缘故,它自身的五行自然极为平衡。

    而它的作用便是用来平衡。

    炼器之时,属性不合,或是相克的东西再多,只要加上七星莲蓬的莲子,便能将它们平衡下来。

    不要小看这个功能。

    法宝的威力,除了炼器师能力之外,与材料息息相关。

    法宝要与修士的属性想合,才能发挥威力,材料自然不能随便选择。

    而有了七星莲蓬,这种担忧便不存在了。

    有了这东西,不要说王学窈只是想让法器可以同时使用‘佛’、‘道’之力,就是想它再具有‘魔气’之力也是轻而易举的。

    当然王学窈自然不会这般做,她又用不到,毕竟她不可能再去修炼魔力。

    ‘佛’、‘魔’二气相克,她的体内可没有七星莲蓬来为她平衡。

    修炼魔气那真是嫌自己命太长。

    至善看着这东西,思绪翻转间,心湖徒然波动起来。

    心下对王学窈的来历进行了诸多猜测。

    能修到他这般地步的就没有什么蠢人,这七星莲蓬绝对不可能是此界能长出的。

    无他,此界就算有五行之地。

    但灵气的浓郁度绝对不足以让七星莲蓬生长。

    想到此,转头就朝王学窈看了过去。

    下意识的就要对王学窈使用‘宿命通’,但又想起反噬之事,这才生生压下。

    但看着王学窈的目光却是复杂至极,贪婪、渴望、期待、兴奋等等情绪不一而足。

    至善突如其来的视线,让王学窈觉得好似被穿透了一般,一股毛骨悚然之意从脊背之中升起。

    激头皮发麻,浑身发冷,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倒下。

    此时她要是还不知道出现了不可预料的状况,就是个傻子了。

    心里恨不得抽死自己。

    “大意了。”

    她只知道七星莲蓬的珍贵效用,但具体到底有多珍贵却是不知的。

    否则她就是不要本命法宝,她也不会将七星莲蓬拿出来。

    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但事已至此,后悔无用。

    王学窈勉力在至善犹如透视的目光下稳住心神。

    脑袋瓜子犹如安装了小马达,转的飞快。

    首先至善这模样是要杀人夺宝呢?还是通过这七星莲蓬想到了什么?

    杀人夺宝,不太可能,她拿出之前就想了,这七星莲蓬珍贵是珍贵,但还不足以让至善动她这个气运之子的救命稻草。

    她就是笃定了这一点,才会拿出七星莲蓬,毕竟这东西如此珍贵,找别人冒的风险明显比至善大的多。

    所以她才央求至善出手。

    那么排除这一点,便是这七星莲蓬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端倪,让至善透过七星莲蓬知晓了她不是此界之人。

    可七星莲蓬是那女子所给,乃是上界之物。

    毫无疑问,至善若是真的猜她不是此界之人,那么他必定以为她来自上界了。

    可知晓这个也毫无用处,因为天高皇帝远,他若真要把她如何,远水根本救不了近火。

    更何况她本就无人来救。

    那么至善会如何,将她囚禁,逼问如何离开此界?

    还是直接使用搜魂术。

    不行,她不能落在任何人手里。

    逃,必须逃。

    手上还有四粒雷劫珠,一张万里符。

    但雷劫珠威力虽大,但对至善这种修为的人怕是毛毛雨。

    而万里符,虽能逃万里之远,但对至善而言怕也是眨眼之间的事。

    想到此,王学窈不有生出一股绝望来。

    但绝望归绝望,但让她毫不反抗也是不可能得。

    当下拿出雷劫珠,却见至善猛的闭上了眼。

    王学窈见此,心下大喜“天祝我也。”

    挥手就将雷劫珠向至善甩去,手中拿着万里符输入灵力。

    至善好不容易压下心中不知是因为见着七星莲蓬,还是因为对王学窈的来历猜测所产生的心绪。

    便听见几道破风声传来。

    王学窈眼看着雷劫珠就要炸开,手中的灵符也已经闪动着灵光之际,至善猛的睁开了眼。

    漫不经心的向雷劫珠看去,眼中金光一闪,雷劫珠要爆炸时产生的混乱灵力波动瞬间便平复了下来。

    这还不算,那雷劫珠向他飞去的身影也是突兀的顿在了半空。

    这仅仅只是一眼之威罢了。

    王学窈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心下骇然。

    要知道这雷劫珠在凡俗的时候,可是让一个化神圆满也受伤不轻的。

    可此时一点小麻烦都没为至善造成。

    而这刻王学窈手中的灵符灵光大胜,将她包裹在内,虚空已经开始波动起来。

    明明这些事发生在眨眼之间,可这一刻王学窈觉得时间慢急了。

    心中在不停地催促“快点,再快点。”

    看着自己的身影已是变得虚幻,王学窈心中一松。

    只要她的身影彻底不见,那么到时她已经在万里之遥了。

    眼看着王学窈的身影就要消失。

    “阿弥陀佛,佛子这般狠心,看来是不顾与师祖的相处之情了。”

    就在他开口的瞬间,王学窈原本虚幻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凝实起来。

    而他本人则是瞬间出现在了王学窈的身旁。

    因此这对王学窈而言就是直接响在了她耳边。

    看着周围眼前的至善,王学窈脸色惨白。

    果然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不堪一击。

    她这会已是没有任何手段了。

    不依靠外物,凭她将将筑基的修为,去跟至善这种顶尖修士斗,跟蜉蝣撼大树没什么两样。

    这是现实,可没那么多的奇迹出现。

    但还是要挣扎一下的。

    “哈哈,师…师祖……说…说笑了,我…我就是…试试法器罢了……就这几颗小珠子哪…哪能伤害到您吶……啊哈……您…您说是吧…”

    “是吗?可师祖觉得佛子出手的这个狠辣劲儿,可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

    至善手一伸,顿在空中的四粒雷劫珠便落在了他的手里。

    证据赤果果的摆在眼前。

    “师…师祖…我…我就是开个玩笑罢了……您大人有大量……哈哈……把我当个屁放了……也…也是可以的…”

    王学窈心里害怕的直打哆嗦,但嘴上虽然说的又尬又结结巴巴,但话到底还是说完了。

    至善看着她明明牙齿都在打架,可脸上还撑着表情打哈哈,这求生欲也是很强了。

    “哼!”

    冷哼一声,至善一掌就朝王学窈的头顶当头拍下。

    王学窈看着那只手掌,明明长得莹白如玉,虽然皮肤松弛,可也不影响美观。

    可此时在她眼里却犹如修罗。

    这是要干什么。

    施展搜魂术,还是要将她一掌拍死。

    可她现在也不知是被吓得动都动不了了,还是真的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的落在她的头顶。

    接着一股子剧痛,从脑脑袋上袭来。

    王学窈刹那间脑海中只想到三个字。

    “搜魂术”

    “哼,欺师灭祖之徒,不给点教训不知道好歹。”

    “砰……”

    王学窈四仰八叉的摔飞在地,满眼金星,不知及今夕是何夕。

    那颗光头上赫然印着个巴掌印。

    趴在地上好半天,王学窈才发现脑袋上的疼痛好似也没多疼,终于反应过来不是搜魂术,只是一巴掌将她打飞了。

    只是她还是不明白至善为什么没对她使用搜魂术。

    毕竟方才他的表情完完全全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姿态。

    要不然王学窈也不会反应那般过激了,直接想逃跑了。

    转头又想到他这会儿没对她如何,那是不是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了。

    毕竟以他的修为就算对她如何,就如刚才一般,她丝毫反抗不了。

    想通这个,当下紧绷的心神一松,全身都没有力气,像条死鱼一般摊在地上。

    一股子劫后余生的感觉从心底升起,眼泪不由自主的漫上了眼眶。

    一时又想哭,又想笑,又想狠狠地甩自己两巴掌。

    太大意了。

    趴了好一会,才手软脚软的站起身来。

    至善还站在她面前,还是那副苍老的模样,除了眼神有些复杂以外,没什么变化。

    方才的那一幕就好似错觉一般。

    看着至善,王学窈觉得她这会有点不对劲,她好像患上了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至善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分明对她不怀好意,还打了她一巴掌。

    怎么这会子她心里居然还有一丝诡异的感激。

    感激什么?感激他的不杀之恩么?

    王学窈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但她嘴上其实也没出息的很。

    “师…师祖…您…您的手疼不疼……”

    王学窈……

    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这是她说出来的,不可能,这么不要脸的话怎么可能是她说出来的。

    至善的嘴角抽了抽。

    “日后小心一些,不是人人都是我,便是我那一刹那,万年修行都差点毁于一旦,更何况是别人。

    在沙漠中久了,一直渴望绿洲,这个时候不让他们见着绿洲,兴许他们还能坚持。

    可一旦见着绿洲……哼……”

    至善虽然没有明说,但要表达的意思,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王学窈想说现在便是连她都出不去,但想了一下,这事儿还是不要拿来刺激他了。

    万一他是因为觉得她能出去,才不杀她,要是此话一说,希望破灭……

    又疯狂起来咋办,她可不敢期待人家还会手下留情。

    至善看着她脑袋上的巴掌印,伸手一抹,印子便不见了踪迹。

    “你的本命法器我自会为你出手炼制,不要多思,好好修行,三年之后有件事需要你去办。下去吧。”

    要是往常王学窈定会追问,但今日实在吓破了胆。

    行了一礼,乖乖的出了房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