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不啊,可能是学渣 > 第七十三章 那颗糖

第七十三章 那颗糖

作者:甘草秋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梦梦,下午玩得开心吗?累不累?”陈昊阳下午没能陪着,所以这会儿他就让慕青涵开车,自己和章梦非并排坐在后座。

    “还行吧,我去蹭了两堂课,也没走多少路。”章梦非摇了摇头。

    陈昊阳靠她太近了,满满的男性荷尔蒙,太热……

    躲,能躲到哪儿去呢,陈昊阳一把将暗戳戳往门边靠的章梦非拉回了自己怀里,丝毫不顾及司机慕青涵的感受。

    章梦非皱着眉,推了下这货,哎嘛,好硬!这人是肌肉疙瘩做的吗?

    “你干嘛,有人在呢!”

    “青涵又不是外人,放心,他不看。”

    不看你个头哦,他开车不用观察后视镜呀?慕青涵心里哔哔是一回事,但为了顾及章梦非的感受,的确是尽量不往后看。

    “陈昊阳!你再这样,我生气了!”章梦非无比的后悔,早晨就不该接他电话,关机多好呀。

    “好了,好了,别生气嘛,逗你玩儿呢!”陈昊阳秒怂,心里却不是个滋味,自己的女朋友,还碰不得了。

    章梦非原本兴高采烈,斗志昂然,但是被陈昊阳这么当人面儿抱了一下,就仿佛一桶冷水浇下来似的。

    她还是考出去吧,别留在国内了。

    在国内的话,京都、长春,她永远都逃不出陈昊阳的手掌心了。

    长长的刘海,挡住了章梦非的视线。

    她不是讨厌陈昊阳,要是一点都不喜欢,她也不可能答应他了。

    作为一名忠实的颜控,章梦非不可能那么委屈自己。

    可是,陈昊阳的爱太炙热,她跟不上节奏。

    从在一起的那天起,章梦非就一直抱着将来会分开的打算,再这么下去,陈昊阳会放手吗?

    她俩的家境悬殊,婚姻是不可能的,难道到时候她得做见不得光的那个?

    呵呵,别开玩笑了!

    所以,只能分手,一定要分手!

    她又不是块石头,当然知道陈昊阳对她好,但她总告诫着自己,不要陷进去,不要让自己没有转圜的余地。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啊。

    看着窗外的霓虹闪烁,京都是座不夜城啊。

    快要冬至了吧,所以天黑的特别早。

    涮羊肉,自然是东来顺的最正宗,所以,慕青涵也是带他们来的这家店。

    一路上,他看着陈昊阳和章梦非之间的互动,也是一阵摇头,女孩很抗拒陈昊阳的碰触呢。

    章梦非在想什么?她在想分手,脸上不显,心里已经膈应了。

    她不喜欢在人前亲密,陈昊阳的做法,让她觉得自己很轻浮、很随便!她明明不靠陈昊阳生活,凭什么?凭他是男人吗?

    果然,她还是不适合谈恋爱。

    东来顺的羊肉都不能抚平这种坏情绪,三个人的晚餐,很沉默。

    陈昊阳倒是想打破这种僵硬的气氛,奈何章梦非不理他,慕青涵又是个闷油瓶,这时候,突然想起欧阳煜那小子的好了。

    吃完饭,慕青涵送他们回酒店,自己就回家了,反正还给陈昊阳留了辆车在车库呢。

    “梦梦,我……”从未这么憋屈过呀!

    “我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章梦非没给陈昊阳说话的机会,电梯门开了,就径自走向房间。

    “梦梦,你没有心的吗?所以我怎么都捂不暖你,是不是?”只是搂了一下,想在慕青涵面前显摆一下。

    她就耍脾气了,不理他了。

    他也会累……

    “你爱怎么想都行,把手松开。”章梦非不想在走廊里和陈昊阳吵架,可她也不想回房间,怕出事。

    “……别闹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最终还是得低头,陈昊阳抵着门口,将章梦非整个圈在了中间。

    “何必那么委屈自己,你错哪儿了?”章梦非摇摇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我爱你,真的爱你,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回应我同样的爱呢?哪怕只有十分之一。”

    “能不能别在这里讨论这个?”章梦非用力撇开头,陈昊阳不是她们学校那帮弱鸡,她在他面前,根本不是对手。

    “行,那我们进屋?”陈昊阳静静地看着她,看到她沉默,心中更是冰冷。

    “你就那么怕我吗?那么不信任我?”

    “你现在的样子,值得我去相信吗?”章梦非抬头,目光直视着陈昊阳,他不是个草食动物,他是吃肉的。

    怎么能相信一只狮子不吃到嘴边的小白兔呢?

    除非那只狮子吃饱了。

    而陈昊阳,显然是饿了很久的雄狮。

    “你这么了解男人,被伤害过啊?”陈昊阳说完这句话,就打翻了醋坛子,满脑子想的都是章梦非和别的男人。

    “你不开门?那去我房间!”陈昊阳说完,就拽着章梦非往隔壁走去。

    任由章梦非怎么挣扎,都不管用。

    “陈昊阳,你神经病啊!”章梦非真的急了,她怂,她害怕!

    “是啊,我爱你爱到发疯,我也觉得自己得了精神病,现在,我们好好谈谈。”陈昊阳说着,将门反锁,就那么抱着双臂,站在门边,他知道章梦非很怕他,但有些事情必须解决。

    “谈什么?”门就只有一个,而她们住的楼层,跳楼会死人的。

    “谈我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我不想谈,你让我回房,我真的很累。”章梦非开始打悲情牌。

    “累了你可以在这儿睡,怕我碰你是吗?”陈昊阳笑得悲凉,他们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

    “……你现在正在做的事,让我如何不怕你?”章梦非也豁出去了,索性站直了身子,跟陈昊阳方面硬刚。

    “我对你是认真的,我甚至没想过未来没有你的人生。”

    “那你可以想一想了。”章梦非态度强硬,她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没有直击她软肋的东西,她绝不会妥协。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分手?我不同意!”陈昊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大声道。

    “呵,这事儿,需要你的同意吗?”这世界又不是比谁大小声的。

    “不要,我不要分手。”他只是想跟她谈谈,他不要分手,哪怕她一周只见他两次,哪怕她每次见面都在忙着做自己的事,他认了,可是他不要分手,他不想放手。

    “成熟点,你二十八岁了,不是八岁,我不是你小时候要不到的那颗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