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魔遗 > 第十七章 鹦鹉商会(下)

第十七章 鹦鹉商会(下)

作者:初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莫非回到他房间里,海曼果然在抱着那本魔法大典,在床上细致地看着,看见他进来,也没什么反应,就随便看了一眼,然后又沉浸在了书本的世界里。

    莫非见他没打招呼,有点意外,不过他也不在意,用鼻子出了口气,轻蔑哼地了一声。

    莫非来到自己床头,坐下想修炼斗气,才发现地上是湿漉漉的水迹,差点就把他那堆重要行李给弄湿了,莫非咬着牙瞪了眼海曼,知道是他干的好事,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理他,莫非强忍着怒气,眼角抽搐了两下。

    不再管他,莫非沉浸入自己的世界里。

    说实话,威尔克森强劲的实力早就令莫非吃惊了,不说别的,就谈身体与剑技,他可以跟莫非不相上下。

    莫非的剑技一向引以自傲,毕竟他的剑术,那可是布莱恩手把手教的,从刚开始拿着木枝比划,到后来真刀实剑互相切磋,虽然莫非一次都没赢过,但也算是勉强得到了布莱恩的陈赞,说得上是指哪打哪,动作干净,绝不拖泥带水。

    还有身体,莫非的身体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达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完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虽然他有些天赋,可是后天的锻炼,他可没少下功夫,绝对力量,灵巧性与爆发力,都是他着重训练的重点,特别是后两样。

    威尔克森是如何做到的,莫非很好奇,但更令人惊讶的是他斗气水平为灵剑士的过硬实力,他的年纪比莫非大不了多少,尽管早就知晓人外有人的道理,莫非近段时间还是总能感受到一丝紧张与压力,这都归咎于他那颗好胜的心,这种地方高手如云,只有实力才能说明一切。

    斗气代表的就是绝对实力,在它销毁一切的破坏力面前,其他都是次要的,这也就代表着,莫非与威尔克森在力比拼的时候,他几乎没有胜算,除非偷袭才有可能。

    这就是为什么他昨晚大半个晚上都在修炼斗气的原因,就连现在,莫非也不想浪费时间,专心坐在床头修炼了起来。

    和往常一样,控制着一丝斗气,洗刷身体的每一分肌肉。

    斗气是具有刺激性的力量,所以这一过程并不简单,需要小心控制,也因为这样,只有强壮的心脏才是真正储存斗气的地方,而其他地方只能暂时存留。

    就这样,时间流逝,那丝斗气缓慢通行着身体的每一处,转了一圈之后又开始了下一圈,到好久之后,真的要比之前壮大了那么一点,虽然很难看出来,不过,积少终会成多。

    莫非把那丝成长的斗气汇入了心脏,斗气之源,成功融入了那团拳头大小的斗气之中。

    那团斗气很大,就储存于心脏的丝丝肌肉中,仅差一小部分就能够把整个心脏填满。听说要达到灵剑士的境界,斗气必须达到足够将整个心脏包裹起来,到那个时候,再多走一步,斗气再多一缕,就有变化发生,瞬间就能步入灵剑士的境界。

    这终究不是易事,还需要时间的积累,莫非心中明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至于使用龙眼果的事,莫非没有想过,那是可以保命的东西,而且急功近利,必定会事倍功半,斗气增长太快也许会造成斗气的不稳定,身体适应跟不上,控制力也跟不上。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已经到了晚上,莫非几乎没停过,除了鹦鹉商会聘用的厨师敲门送饭过来那段时间,提醒莫非两人吃饭的事。这有可能是鹦鹉商会的安排,也可能是会长的心意,莫非毫不客气地心领了。

    现在,是黑暗的夜晚。

    窗户外昏黄的光芒盏盏,那是是从别的建筑上的窗户传出来的,大大小小,并不算少。

    海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呼呼地睡着了,那本厚重的魔法书盖在他身上。

    木桌两端,几根烛台上的蜡烛明亮闪烁地燃烧着,流淌下几条笔直又鲜红浓稠的蜡珠。

    莫非换上自己的普通衣服,打开了窗户,悄悄从窗上跳了下去。

    他有些事情想干。

    莫非从大门口直接走了出去,门口守夜的两个剑士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个还是开口了,提醒他要注意小心。

    莫非点点头谢过了他们,那两名剑士看他着装低调,知道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办,所以都不再多说什么。

    这个时候街上没几个人,夜色不算太晚,而有些地方正是热闹的时候,例如烟花巷,或是酒馆。

    莫非快步离开略显寂寥的中心区域,走入喧嚣的地带,推开一家热闹酒馆的大门。

    这家酒馆还蛮不错的,装修古典,气氛热烈。

    各色各类的人士叫嚣着,酩酊大醉的人不少,大多是浪荡天涯的人士,那些放声大话的,不是在吹嘘自己,就是在讨论女人。

    莫非走到吧台,在吧台前坐下,这里没人,相对安静,看管吧台的是个中年男人,头发银白,留着胡子,上了些年纪,不知道是伙计,还是酒馆老板。

    莫非叫了一杯上等的酒,顺带给了这人两个银币的小费,博得了他的好感。

    莫非就坐在吧台前,缓缓喝着酒,时不时与他插话聊天。

    他的名字叫保罗。

    非常普通的名字,但非常适合他,就像天生的一样适合他的身份,莫非没猜错,他就是这家酒馆的老板。

    说实话莫非并不是十分喜欢喝酒,但他也不排斥,就当消遣了,在这种地方,获取情报可简单得多。

    保罗一边用毛巾擦拭着空的酒杯,一边与莫非在空闲的时候搭话。

    “听说……多亚城现在的城主,还是个四岁的小孩子?”莫非道。

    “您说的对,不过,他毕竟是个小孩子,现在的多亚城啊,并不属于他管理。”保罗细心地擦试着杯子,道。

    “哦?那属于谁管?”

    “属于他的母亲,波利?奥莉夫。”

    “是吗?!那她管理得怎么样?一个女人?”莫非轻蔑地说着。

    保罗闻言正想答话,手忽然停住了,眼里露出一道精光看向莫非。

    莫非察觉到保罗的变化,觉得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立马道“哦!对不起,我不应该问你这个问题的,毕竟,你在这里营业,受他们管理,还得交税给这里的主人。”

    保罗听了,目光缓缓变得柔和起来,笑了笑,带动了眼角的皱纹,道“没事,我知道了。”

    保罗一改口气说“说实话,自从老城主过世后,我们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他压着声音小声道“因为波利,是个贪心的魔鬼,她根本不是来管理这个城市的。”

    保罗继续小声说“像我们这些做生意的,都被她压迫得死死的,特别是当她笼络了城内所有的贵族之后,更没人能违抗她的指令。她的士兵飞扬跋扈,她的条例剥削严重,现在,我们这些身份地位不够高的人,都只能忍气吞声地承受着。”他越说越小声。

    “啊?怎么会这样,那那个四岁的城主呢?他怎么样?”

    “他还是个孩子,我曾经在一些庆典上见过他,有她母亲的样子,我猜啊,只怕他也是个坏孩子。被教的,我想。”

    “那那位老城主呢?他就没有留下什么遗嘱吗?”

    “唉,”他长叹了一口气,“那位令人尊敬的领主就这样悄然逝去了,突然得毫无预兆,他没有留下什么遗嘱,不过!他应该还有一个孩子,比现在的城主要大一些,我曾经见过那孩子,是个单纯的男孩,原本啊,城主的位子是要由他来继承的,根据罗格兰的法律,从来都是嫡长子有优先继承权,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失踪了,而奥莉夫借此机会,宣称暂时让她的儿子掌控城主之位,管理一切事务。”

    保罗继续悄声缓慢地说着,似乎他也沉浸到了自己的感受里“这是不是一场阴谋,没人敢去揣测,不过我想,这城主的位子,应该是大局已定,没有转机了。唉。”他又长叹了一口气。

    莫非在这坐了很久,与保罗聊了些其他城中的大事小事,直到一口一口把那杯浓度略高的果酒缓缓喝完。

    酒馆已不复彼时的喧嚣,已是深夜了,莫非跟保罗打了个招呼,从座位上起开,转身离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