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秘密的森林 > 5、森林里的

5、森林里的

作者:软软的金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这话要是被允儿听见,连我都保不住你。”林深时显然没打算装作听不懂李正尧话里的意思。

    坐在他对面的李正尧挠挠额角,说“不至于吧?我也见过允儿几次,人看上去就是挺温柔的感觉。”

    林深时却意味深长地笑着问“你怎么知道私底下的她又是什么样子?我是她男朋友,但我也不敢说我百分百了解她。你和大姐认识这么多年,你又敢说你一定懂她吗?”

    李正尧愣了愣,倒也没再多说这话题。

    两人很快讲回了正事上。

    “我听你刚才的意思,你是真打算非这位不要了?”李正尧问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也没几分意外,顶多是有些感慨。

    他很熟悉林深时的个性,自然明白像林深时这样的人,一旦谈了恋爱,除非有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发生,多长久不好说,但俩人真的一路谈到结婚,李正尧也不会感到多么惊讶。

    真正让他觉得感慨的地方还是林深时的这段恋情来得不可谓不突然,以致于,现在想想,也有不少问题因此而起。

    “如果允儿没出现、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现在还不认识允儿的话,关于曺氏的事,你会选择答应吗?”李正尧犹豫了一下,到底是问出了心里藏着的好奇。

    他和林深时彼此都不算外人,有的话无需避讳。

    林深时看上去认真地想了想,结果就如李正尧预想中那样点点头,说“有可能。”

    单说“有可能”,不过这句“有可能”也已经说明很多事情了。

    李正尧故意开着玩笑说“我还以为你有多坚定呢?”

    “不认识允儿的话,我那时候也并没有喜欢的对象,生活里除了工作,也没别的人际往来。反正迟早都会被安排相亲,从利益方面还有别的角度来考虑,我和诗京尝试交往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我没多少理由可以拒绝。”林深时给出了一个非常理性的解释来。

    可是李正尧看看他,好像也看穿了他的心思,低着声补充说“但是这件事依然没得商量……你可从来不喜欢被别人赶鸭子上架。”

    林深时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嘴里说“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允儿已经出现了。”

    简单的一句话,很彻底地表明了林深时如今的态度。

    李正尧微微颔首,旋即想到什么,似笑非笑地看着好友说“放心,你今天说的答案我不会告诉允儿。”

    不说还好,一说怎么听都像是这家伙在隐晦地讨要封口费。

    林深时没好气地瞪了李正尧一眼,却也提不起多说几句的心情来。

    李正尧清楚他眼下的烦恼,默然了片刻,冷不丁又开口说“你不打算逃,其实也是为了允儿吧?”

    林深时瞧瞧他,没去回答这问题。

    “既然连我都知道允儿的事,知道这件事的人恐怕已经不少了。我大胆地猜一猜,叔叔那边大概早就知道这事吧?”

    见林深时低着头不说话,李正尧了然般点点头。

    “也就是说,你过去没有、现在却有的软肋,一出现就被人抓住了。这个时机还真是……”

    林深时皱眉地屈指敲敲桌面,“老李。”

    “我知道!”李正尧翻翻白眼,“我就随口说几句,也不是说允儿。这事说起来最倒霉的人还是她呢,不光是男朋友被别人盯上了,她自己保不齐都有大麻烦。不过,叔叔怎么也不至于真的让人去针对你女朋友吧?”

    “我爸自己不动手,别人呢?而且,这是han  sh的事,可不仅仅是我家的事。我不怕我爸会对允儿做什么,但其余的那些家伙,我可不知道。”林深时这话等于是间接承认了李正尧前面的问题。

    在他如今所处的世界里,没有哪个选择是真的单纯和轻松,在外人看不见的平静表象之下,实际上他也在如履薄冰地斟酌着自己的每一步。

    他不得不牵着女孩的手,否则他就保护不了她,可他有时候也会担心,他和她牵在一起的手,最后也会牵连她跟着自身跌进冰下的深水里面,那是林深时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所以他偶尔也会有些纠结和踌躇,无法对林允儿说出口。

    “管那么多干嘛?”

    过了一会儿,李正尧忽然狠狠一握拳,往上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抬头看向林深时。

    “爱就爱了!咱们在综贸的时候,胆子可比现在大多了。反正也没多大风险,为什么不去试试?”

    林深时听完后笑了,李正尧所言和他的想法差不多,这才是他即便被人当作笼中雀一样摆弄、甚至屡次面对曺氏的傲慢也没有直接撂担子的主要原因。

    人都有傲气,林深时此前在曺赫的面前也还算不卑不亢。然而过刚易折,有脾气是好事,不懂自知就是愚蠢了。

    han  sh集团是庞然大物,作为掌舵人的曺氏家族在林深时的跟前,他们就是有能够高傲的底气。

    林深时早就不是那种刚出社会的年纪了,自信过头又无知无畏。

    他尊敬曺赫、尊敬曺静淑,甚至尊敬整个han  sh,那都是真的尊敬。因为他知道,纵然他拥有和曺赫当年一模一样的条件,他也未必能经营出第二个han  sh来。相对的,以女性的身份坐稳偌大企业的副会长职位,曺静淑靠的东西也不光是她的出身。

    这群人全都不比他傻,或许说还要聪明得多,阅历丰富不提,一个个还有钱有势,像林深时这么一个半年前还在公司内谋求从科长职位再升一级的年轻人,又凭什么信心十足?

    他当然要学会谦卑,当然要学会低头。年轻是将来的潜力,不是现在的实力。

    一味死抗不是不行,毕竟他也不是毫无背景,但这样的处理方式简直糟糕透顶。

    林深时正在悄悄思考着用属于他的方法来解决这一切,他正在尝试用他的节奏来融入所有的事当中。

    他不心急,那群暗中旁观的人更不心急,猜不到的结局才更令人期待。

    很多人都想看一看,他究竟能做到怎样的程度。

    “总之,之后有什么事你说话。你这家伙,办大事的时候总是遮遮掩掩,我也猜不到你到底想干嘛。还记得以前咱们刚入社那会儿,你帮我把一个抢了我项目的前辈弄走的事吗?我几个月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你小子不声不响向上头举报了那家伙暗吃回扣的事。”

    听到李正尧提起几年前的往事,林深时的脸上也不由露出笑意,嘴中却依旧不漏口风“那是你自己的推测,我可从来没承认过这事。”

    “行行行,反正那顿王宝和我都请了,这人情咱早就两清了。”李正尧摆摆手,小声嘀咕,“反正依我看啊,咱们那一届再没有比你更阴险的家伙了。”

    林深时拎起桌上的水壶意味莫名地笑了笑,也没去反驳。

    “行了,该了解的事也了解完了。我知道你今天来公司铁定有什么事要做,我就不打扰你了。记得,有麻烦需要我帮忙就直说,你从小到大就我这么一个死党,我也就认了这个劳碌命了。别害羞,好吧?没准过几年咱哥俩就要一前一后走进婚姻的坟墓里了。”

    一谈起这事,李正尧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等到送他走出办公室后,回到沙发上坐下的林深时出神地思考了几秒,又是忍俊不禁地摇头一笑。

    他缓缓吐出口气,很快也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来,从角落的柜子底下拿出几个空置的塑料整理箱,开始收拾起办公室里一些他需要的文件和个人物品。

    没错,他今天这趟回公司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打包走人,免得以后还要浪费时间往返。

    老实说,他不是很执着于hart本部长的位子,之前和姜民宇争也仅仅是想要引起曺赫的注意而已。

    另外眼下他都收到了曺赫的考验,哪怕是不再管theer那边的事宜都没问题。只是碍于申旻大概会有意见,再加上他也没打算放弃他和申旻的私下合作,才会继续把持着这部分的业务。

    但公司这边,短期内应该是真没必要再回来了,做个姿态出来也能省事不少。

    “笃笃。”

    林深时刚从柜子上拿下那两只kakao送的uzi和n玩偶,他就听见办公室外面有人敲门的动静。

    他奇怪地回头看去,便看到奉伽绮小心翼翼地探头进来。

    “本部长!有人要找您!”

    不等林深时说话,奉伽绮就似乎害怕他会先说出什么似的,赶紧先开口说了一句。

    林深时听后略感疑惑,直到他见到从奉伽绮身后出现的那道人影后,面上的神情就不由自主地变得复杂了些。

    “前辈……”

    本来在他和李正尧的预想当中应该不会来找他的金尚植,此时却是闷着头,出乎意料地找上了门来。

    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关上后,林深时还没来得及招待金尚植坐下,他就听金尚植重重地呼出口气,说“我是来赔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