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宋北云 > 60、4月17日 雨 雷惊天地龙蛇蛰

60、4月17日 雨 雷惊天地龙蛇蛰

作者:伴读小牧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报官是吗?”

    宋北云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你走吧,我知道了。”

    看到他的笑容,俏俏的爹指着他的鼻子“你可别玩什么花样!不然王员外给你好看!”

    “知道了知道了。”宋北云弯下腰凑到俏俏爹的耳边小声说“再不走,我就打死你。”

    说完,他从井边捡起一块青砖放在左手上“通背拳,手沉发力,冷弹脆快。”

    接着他右手握拳,看似没用多大力气的打在了那块青砖上,青砖应声而碎,最后他将手上的砖头渣甩在地上,依然笑盈盈的说“还不走?”

    俏俏爹二话不说扭头就跑,而宋北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雨中,呵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屋子。

    进去之后,阿俏刚好换了一身干衣裳走出来,而左柔坐在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北云,你跟我爹爹说了些什么?”俏俏眼睛红肿,声音嘶哑“现在可怎么办呀……”

    “不就是些钱么。”左柔眨巴着眼睛“能算得上什么,我去账上支些便是了,小钱。”

    “知道你有钱。”宋北云摇头道“但他爹是个无底洞,而且现在他那头估计已经按了手印,三天之后王员外可能就得来接人了,契约已成,这事不好办的。”

    “那怎么办?你就看着俏俏嫁人?”

    宋北云没回答左柔,只是吹着口哨走了出去,不多一会儿他就换了一身郎中的衣裳,手上还举着个幡儿,身上蓑衣斗笠的,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你这是要作甚?”

    “你在这照看好俏俏,我出去一趟。”宋北云背起药箱“两三天就回来。”

    他说完就走了,而左柔追出去想问个清楚,但俏俏却拉住了她的手说道“他总是能有法子的,由他去。”

    “你这么相信他啊?”

    “嗯……”俏俏长出一口气“看到他回来我就不怕了。”

    左柔挠挠头“他哪有这般神奇哦。”

    而宋北云就这样在大雨中往镇上行进,斗笠遮住他的脸,看上去有些阴森森的。

    一个时辰左右,他便来到了镇子上,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镇外头的茶楼里喝了点东西解渴。

    “听说了吗?”坐在那的时候,他突然对坐在离他不远的一个人说道“这镇上的王员外家的儿子三天后要成亲了。”

    “王员外是谁?”

    宋北云听到这个回答便不再说话,起身给了茶水前就继续往前走,之后他就隔三差五跟人说上一句同样的话,来回就是“听说了吗,王员外家的儿子三天后就要成亲了”。

    而就是这一句话,却让他得到了相当多的信息,镇上卖布的大娘说“这王员外的儿子是个傻子”,担水的小哥说“也不知谁家的女儿那么倒霉”,卖醋的小嫂子一脸不屑的说“那人有病,都打死两个婢子了”,做炊饼的小叔说“这王员外神神叨叨的,不像个好人”。

    不出片刻,都没有刻意去打听的宋北云就已经将这个王员外家的底子给摸出来了,甚至于……如果要去打听可能都打听不出来这么多。

    毕竟人都有戒备心的,直接去打听的话人家不一定会说,所以宋北云用了另外一种语言表达方法,将人的分享欲给勾了起来,而实际上不管是什么时代,分享欲大于自我保护欲的人都是数不胜数。

    得到了完整的信息之后,他慢条斯理的来到王员外家轻轻扣门,不多一会儿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探出头来,见到这么一个穿着蓑衣的少年,他脸上露出不悦“去去去,化缘去别处去。”

    宋北云不急不躁,只是掏出刚才写好的纸条递向前“这个给你家老爷,他看完就明白了了。”

    那家丁接过纸条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径直走入了内堂,来到王员外的面前,躬身赔笑道“老爷,外头有个云游的大夫说让我把这交给您。”

    王员外拿起纸条端详一阵,眼睛立刻就整的老大,他连忙起身“去,请那人进来!”

    很快,宋北云就被带到了他面前,王员外看见之后,立刻扬起手中的纸条“这半疯半傻事有因的因是什么?我儿子到底怎么了?”

    宋北云自顾自的坐在凳子上,回头看了看家丁,用手指在桌上磕了磕,王员外一看立刻一挥手“上茶!”

    茶水和点心都上来了,宋北云也不说话就光吃,吃完桌上的东西之后,他拍了拍肚子,径直走到屋里的角落里就地一躺,居然睡起了觉来。

    家丁看了王员外一眼就要上前去驱赶,但王员外却拉住了家丁“回来!你看这人,年纪不大,身上穿得也不似那富贵人家,可来我这高门大户却是一丁点都不露怯,这恐怕是真有些本事的。“

    “老爷,那……”

    “等,等他醒!去,吩咐厨房,准备些吃食,要有肉。”

    “是。”

    宋北云不装,就真的是睡,睡得四仰八叉还打呼,这一觉睡了有个两个来钟头,天色已经黑透时他才醒来。

    这一醒来就发现堂前已经支好了桌子,桌子上放着饭菜,而那王员外就坐在那静静的等着。

    宋北云伸了个懒腰,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坐在椅子上“令公子浑浑噩噩、神志不清,有时还暴起伤人、喜食杂物。”

    “对对对!你怎的知道的?”王员外瞪大了眼睛“他三岁那年感染风寒之后便成了如此……经那普慈庙的师父指点,说只能靠冲喜。”

    根据宋北云一下午的信息收集,基本可以确定这王员外家的儿子就是个单纯智力障碍并伴有狂躁症状,一个智商很低的人可不就是抓啥往嘴里塞啥么。

    这个习性特点一点都不奇怪,但架不住有心算无心嘛,一个陌生人突然来到家中把自己的心头病给一语点破,这只要是个人都会本能感觉有些玄奇,这说白了就是算命先生的能耐。

    “妖言惑众。”宋北云说完之后,开始一脸淡定的吃起了饭“邪从天降,喜从何处来?”

    王员外刚要说话,宋北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取出一粒,喂与令公子。员外可放心,我既吃了你的饭食,那便是要为你消灾解难,这药若是出了任何问题,你唯我是问。

    王员外抬头看了一眼宋北云,然后狠了狠心,起身走入了内宅,而这倒是还有几个家丁死盯着宋北云,一刻不放松。

    不过宋北云不慌,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看上去就跟一个没吃过饱饭的人似的,毫无章法也毫无做派。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王员外兴高采烈的从后堂走了回来,说是神采飞扬都可说得过去,他来到宋北云面前,不顾身份的拱了拱手“小先生,我那孩儿往日里此刻都会嚎叫至子时,看过许多郎中都束手无策,可你那小小的药丸却让他安稳入睡。”

    不废话么,那特么可是强效麻醉药……天然植物提取,其中有曼陀罗提取物和一些茄科植物提取物,剂量控制的比较好,但让人昏睡个十个钟头不是问题。

    “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但求……”

    宋北云的药箱里一大堆的东西偏偏就是没有治智障的,但没关系啊,他能骗,反正这个时代还没经历过大规模扫迷信,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还是很痴迷的。

    于是他就开始编呗,什么院中有树、树旁有井,家成睏字,阴阳不调,日积月累之类的屁话,他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还说王员外家的工子本该是个状元之才,生生为王家挡下了这一劫才变成这样云云。

    说的王员外是老泪纵横,恨不得以身替罪,但宋北云还说事已至此,想要痊愈却已是不可能了,但却有几件事不能做。

    首先就是这冲喜,他将这冲喜的危害添油加醋的给说给了王员外听。那反正就是自己生了点小病,上百度查资料发现自己命不久矣的感觉。听得王员外冷汗直流,而且关键宋北云说的言之凿凿、确有其物。

    “我前些日子来往此地,做些奇淫巧技的小生意,糊糊口。员外大概是听说过吧?”

    这么一说王员外立刻就想起来了,前些日子好像是有个少年来这弄了些赌博的生意,没想到就是面前这个少年。

    “我之前途径员外家时,就觉得有些蹊跷,但毕竟他人家事不好搀和,今日我再来时却发现员外家乌云盖顶,大有不详焉。且素有听闻员外你乐善好施,是镇上的善人之一。我师常言,不可让那修桥补路者不得善果,于是我便登门拜访,诸般无礼但员外却始终以礼相待,得罪了。”宋北云起身朝王员外拱拱手“此事还需细细说来。”

    “好说好说,小先生果然是这七窍灵通之人啊……我一见你便觉得卓尔不凡。”

    商业互吹嘛,简单的很。而王员外也对自己没把宋北云赶出去的决定沾沾自喜,一想到如果当时听那家丁的将他赶走,此刻……

    “小先生,求解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