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师 >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32章 西郊工厂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32章 西郊工厂

作者:半截红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说多了你也不信,你先打麻将吧,记得今天的赌注开的小一些。如果厄运又回来了,明天下午六点以后,可以来找我。”

    说完,我向王虎使了个眼色,便自己回去了。

    王虎调皮的跟着刘一花,向茶馆走去,刘一花一脸狐疑,似信非信还是朝着茶馆方向,一步三回头的去了。

    回到房间,瑶已经收拾的妥妥帖帖,电视开着,正播放着新闻。

    “没叫上来吗?”瑶看我一个人回来。

    “没有,我打算明天让她来,到时候庄研也在,就一起让她们开眼。”

    瑶询问了我的计划,我暂时不想让瑶抛头露面,所以计划让王虎来颠覆她俩的认知。

    瑶却告诉我说“庄妍的身上有些奇怪,我在她附近都会觉得瑟瑟发抖。自然,不是冷的那种发抖,所以,刚才我才死死的拉住王虎。”

    我点头沉思,“我也觉得她有些奇怪,在帮李琪蓉时,在商学院里,她竟然能把噬灵撞飞。”

    “也许是她自带的某种体质,让我们都……”

    瑶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想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她在我的玉坠里,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入夜,我和瑶各自练功修行,互不干涉。王虎大概在一点钟回家,志得意满,看来刘一花今晚又输了一个底朝天,明天必定会来找我。

    第二天,我和王虎说了庄妍的事,晚上让他离庄妍稍远一些。

    王虎很乖,我和瑶说的话,对他就像圣旨一样。

    我在电脑上搜索了昨天看到的木材加工厂地址,算好了公交线路,带着瑶出门了。

    一个小时后,我到了西郊的木材厂,电话联系了马厂长。

    马厂长连连抱怨,说我该早点给他打电话,他可以安排车来接我,并让我在大门口稍等。

    挂了电话还没一分钟,便有一四十来岁中年男子一溜小跑到了厂大门口,确认只有我一个外人后,迷惑的对我说道“请问您是杨天师?”

    “是!叫我小杨就好。”

    看着就是一脸不信任的表情,和我客气一番后,带着我进了厂。

    男子可能肺上有些问题,走路时喘气的声音很粗,感觉是在用尽所有的力量,非常困难的呼吸,以保持自己的生命体征。不过,虽然看着病病殃殃,但身上阳气却也不弱,这不但超出常人认知,我也觉得有些意外。

    穿过仓库发货区,我发现堆放的成品木材不多,就三五个工人无所事事的晒着早上的太阳。原料区那边,几十根粗壮的圆木堆放着,却没什么工人。

    他把我领到一排平房端头的办公室,敲了几下门便进了屋。

    “厂长,天师到了。”

    办公桌后,站着一个身着西装,没打领带,西装的扣子不知是扣不上还是不想扣的塔拉在身体两侧。厂长在打电话,抬手向我们示意,接着放低声音,继续通话。

    我到休息椅坐下,男子给我沏茶倒水。

    办公室到还宽敞,不过也正因为空间太大,反倒觉得有阴冷。有些不太正常,现在近四月底,无论如何也不该有这种阴冷的感觉。

    厂长打完电话,来到我们旁边,我站起身子。

    “你好,您是杨天师?”

    马厂长也是有些不太相信的语气,我觉得是我的外表惹的祸。他们心里,天师应该是像同行偿命锁那样,穿着正式,至少也得有撇胡子才能证明自己是身经百战的天师。

    “是!叫我小杨就好。”

    厂长一副来都来了,死马也做活马医的态度,先和我讲起了厂里发生的怪事。这次找到委托人,也是几个高级管理悄悄商量进行,希望能安排一个专业的天师,大张旗鼓做一场法事,安安工人的心,也先试试效果。

    马厂长对天师有些误解,所以他们的价钱开的也低,给了中间人五十,我如果想只收钱不办事,那穿上工作服(道袍),再拿些黄纸假符咒烧一烧,装模作样的做些电影里的动作,就可以拿上五百块走人。不过我可不这么想,因为这马厂长说的事,我觉得他们是遇到了正真的难题。

    三个月前,厂里一名保洁员提出辞职,并没等领导批复便没有再来上班。后来人事处电话联系,她却说什么也不愿再回到厂里办理离职手续,宁肯什么都不要,也不愿再回厂里。厂长安排下属,带齐资料找到那人,签字画押后,也补发了相应的福利。问她为什么不愿回来,她却什么也不想说,只快速的签字画押,然后送走了厂里的工作人员。

    我们又从职工家属中,招聘了新的保洁员。但是,新上任的保洁员小何,工作三天后就没有再来,没和任何人说过什么情况,说不来就不来了。问她丈夫老张头,老张头也喏喏的表示想辞职。

    “现在呢?谁在做保洁工作。”

    “找不到人,我、肺痨王和苏干事,轮流打扫。工作量到不大,就是每天都得去走一遭。”

    “具体清扫线路呢?一会儿要不带着我走一圈。”我正色说道。

    “会的会的,但是事还没完,你听我继续说。”

    我喝了口茶,认真的听马厂长继续。

    保洁员见到鬼的事,渐渐传开了,老张头刚办理完辞职手续,下周就不再上班了。一些老员工请假的请假,探亲的探亲,员工一下少了三分之一。又有一些还没签订合同的临时工,说不来就不来了,连半个月的工资都不要就走了。现在厂里机器设备都不能维持正常运转,工厂接近停工状态。

    说到这里,马厂长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像鸡窝一样的头发,整个人就是一个焦头烂额的状态,让我觉得有些好笑。

    “没办法,我是无神论者,做那么多天的清洁工作,我也没遇到她们说的鬼。不过,这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王经理和苏干事商量决定,还是找个天师来看看,安安大家的心。”

    “我能插句话吗?”我忍不住打断马厂长的长篇大论。

    “你说!”

    “委托单上并没说这需要三级天师,所以今天我来,装备也没带齐。不过,今天可以先看看现场。对了,你们辞职的几个工人的地址可以给我吗?我打算去了解一些情况。”

    “可以的。”马厂长一边说一边拨通了电话。

    “苏干事,一会你把辞职的那两个清洁工的详细地址和联系方式复印一份过来……对…我先带天师去现场转转……好的,再见。”

    挂了电话,马厂长从门后拿出一把笤帚对我说道“走吧天师,我先带你转转。”

    跟着厂长,顺着他们平时清洁线路走了一圈,这厂虽说效益一般,不过面积可大得吓人。据厂长介绍,清洁工辞职后,很多地方都给了各个车间安排了责任路段。剩余路段,就由他们三个轮流打扫。我都有些怀疑清洁工不是见鬼,而是对繁重的工作感到不满才辞的职。

    不过,路过一个偏远仓库的时候,我改变了想法。

    那是一间砖砌的临时仓库,堆放少量半成品木材和伐木工具。距离二十来米的时候,我便觉得里边阴气有些渗人。

    我看到仓库上部通风的部位,阵阵青黑色的阴气涌动,应该是百年以上的恶灵作怪,并且,数量不止一只。隐约有听不清是哭是笑,是男是女的声音,在仓库内回荡。

    “这仓库没人吗?”

    “停用了几个月了,第一个清洁工辞职后,这仓库就停用了。工人们不愿来这里值班,宁肯多走几步。”

    “你怎么看?”我呆在原地,轻声问瑶。

    “可能是阴邪双煞,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太危险,算了!明天我带齐装备,一并把它们处理了,让马厂长他们一劳永逸。”我打算先放弃,贸然进去的话,完全没有胜算。而且,一旦真是两个阴魂合并修行,我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这样也好,我也觉着它们实力不弱。”瑶的语气有些担心。

    一旁的马厂长奇怪的问我“怎么了,小师傅,看出什么没有?”他只看到我在表情严肃的自言自语。

    我转身,示意继续前行。

    “问题不大,不过今天我处理不,什么装备都没带,明天我再过来帮你处理。对了,您这里有阳年的女职工吗?明天我需要一个搭把手。”

    “羊年?你是说属羊吗?我得回去查查。”马厂长看我有些严肃,也不敢大意。

    我又解释了阳年和属羊的区别,并希望厂长不要用权威指派,最好说明情况,自愿前来。如果一个不敢,说动两个也是可以的。

    “这么说我就是阳年,不过我是男的。”马厂长说道。

    “没估计错的话,王师傅和苏干事也都是阳年生人。”

    “这个嘛,我还真不清楚,一会儿回去我就给你找人。明天几点?”

    “我会在下午五点左右来到这里,不过这边有点远,你能安排个司机,明天四点来新村接我吗?”

    确实,今天搭公交过来,转了趟车就耗费了我一个小时,这厂子也太远了。

    马厂长到是豪爽,马上答应一会儿就安排苏干事送我们回去,顺便认认路,明天下午来接我。

    跟着厂长走了一圈,确实只有那间偏远的仓库有问题。我仔细回顾了那里,别说女清洁工,就算个男的,单独走在仓库附近也会心里发毛。说不清什么原因,就感觉那里的太阳照在身上,也没有暖和的感觉。

    woianshi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