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师 >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50章 请到大神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50章 请到大神

作者:半截红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我没说!”我向祖师申辩。

    “想也不行!”

    ‘靠!’…“啪!”……“还说!”

    看得出,这天师始祖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并且可以答疑解惑。我赶紧跪下道“晚辈确实有两个问题想弄明白,乞望告知。”我刚好有两个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一是我的天眼,二是天时将至,灵界重建。现在,答案就在面前,我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起来。

    “嗯,刚才介绍我,算你问的第一个问题,你还有一个机会。”

    ‘靠!’…“啪!”……

    我揉了揉快要变成浆糊的脑袋,不敢顶嘴,也不敢乱想,只好用力去想我最关心的问题。

    ‘天眼?重建?天罡镜的说明书?还有今早捡到的铁盒?机缘……老天,越急越见鬼,不想还好,随便一想又多了一串问题。’

    忽然我觉着我被打得像浆糊一样的脑袋里灵光一闪。

    “我的问题是,如何稳定触发机缘,唤醒你?”我抬头看着天师始祖。

    道人一愣,挠头道“这稳定触发还能算机缘吗?”

    “自然要算,机是机会,缘是缘分,既然缘分和机会都到了,为什么不能长期互相拥有此机缘呢?”

    “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好不好?”始祖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

    “不好,得有个先来后到。”我态度坚决的我都有些佩服我自己。

    门开了,庄妍进屋。

    “猜我拿回了什么?……大白天你拜幅画做什么?我来看看……”庄妍放下手里的两板鸡蛋,走到沙发前,认真看起墙上的画来。

    “没什么嘛,我以前有个同学画的都比它好。”庄妍认真点评起画来。

    始祖懵圈的看着我,我无奈的看着他,伸出指头比了一个剪刀手,我想说的意思是第二个问题,请作答!

    始祖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微笑会意,凭空消失,即使我先天的天眼,也没看到他去哪儿了。

    “……”

    “唉!……你别说,这幅画看着看着,又有那么一点意思了,看来马厂长还真给了你个宝贝。有没有出手的打算?小哥……”说道这里,庄妍坏笑着转向我。

    这画在变化,刚才始祖出了画,看起来画很平常。现在回到了画里,再仔细看画,果然那道人栩栩如生,特别是眼神表情和动作,就像随时能走出来似的。

    我站起身子,冲画抱了抱拳说道“始祖在上,我确实有难题想求你帮助,但一次肯定不够,不知道如何触发机缘?还请明示。”

    没有动静,庄妍的手背搭在我的额头,“没发烧啊?”

    “她是谁?你们怎么如此亲密?”始祖的声音从画里传来。

    “呃……一块膏药。”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嗯…一块漂亮的膏药,小伙子,小心中了美人计。”

    “膏药?在哪儿?”庄妍问道。

    “没事,你要有空的话,不如替我熬杯糖水,我觉着我有些低血糖。”

    “好吧!红糖鸡蛋,方姐免费送的鸡蛋。对了,那画要出手时,先问问我。”庄严说完,去煮红糖鸡蛋了。

    我又看向墙上的画,我知道了,如果人物展现出活灵活现的时候,始祖躲在里边,如果平淡无奇,那就是始祖从画里出去了。不过,好像他就住在里边似的,或者里边很舒服。

    我正想继续询问,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打断。

    “小杨!快开门。”欧阳贾在门外把门敲得嘭嘭直响。

    庄妍把门打开,欧阳贾面色慌乱的走了进来,“小杨,有个急活接不接?”

    “什么事?”我想问清楚状况,不然怕出岔子。

    “别问了,带上家伙跟我来。”老板说着就要拉着我下楼。

    “等等!”事应该不小,但我的事也挺急,不过既然始祖都到家了,不如带在身上做个护身符。

    我回身拿起桃木剑塞到袖子里,向墙上的画拱手道“始祖,能不能陪着我去一趟,做个参谋。事发突然,我怕我解决不了。”

    “那就陪你走一遭。”

    墙上的画,瞬时没了活力。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始祖的声音。

    但我不知道他附在哪里,转身跟上老板的步伐,身后传来庄妍的叫唤“唉,唉,唉!你的糖水鸡蛋,我等你回来。”

    我向后一挥手,继续跟上欧阳贾的步伐。

    很快,我俩回到超市,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叫不来名字的suv,很宽,很高大。

    两个带墨镜的黑西装保镖站在超市门口附近,一个紧身包臀裙和黑色紧身上衣,嘴唇红得吓人的女人,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副蛤蟆镜,嘴里应该嚼着口香糖或是什么东西。

    “几位,来啦!这就是我麾下最得力的天师,你们可以先说说情况了。”欧阳贾满脸堆笑,我估计这次委托价格不低。

    “这么年轻的大师?”女人有些不客气的打量起我来。

    “实在对不起,我有三不接!”我的心里有些埋怨起老板来,这派头的主顾你越客气他们只会觉着越没本事,没本事那价钱自然给的就低。所以我来了就得马上扭转劣势,我想凭空给他们编个三不接出来。不过,我看三人都没什么撞邪的迹象。

    “喔!哪三不接?”果然,艳妆美女轻松入套。

    “来历不明的,不接;私人恩怨的,不接”

    “还有呢?”

    我停顿,是因为脑细胞有些跟不上趟,不能马上想处第三不接。艳妆美女问出话来,我的三‘不接’也跟了出来。

    “不虔诚的,不接!”

    “放心,我们绝对诚心。”美女轻抬玉手,身后的保镖递过一个公文包。

    美女接过包,两手伸进包里,鼓捣了几下,拿出五沓未开封的百元大钞,码在桌上,双手向我推了过来。

    “这是定金。”说完,又从中拿起一沓扔给了老板,“这是老板的辛苦费,剩下的,都是你的。”

    美女娇滴滴,美艳艳的神态,让我差点失态。

    “说说吧!怎么知道欧阳老板这里的?”我坐到美女对面,单手理了理桌上剩下的四沓钱,拿起来递给老板,“先帮我收着,完事了找你。”

    欧阳贾的心理素质明显不行,双手颤颤巍巍抱着钱,站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既然我收了钱,自然表示我接下这趟差事,美女也不含糊,起身说道“爽快,我们边走边说。”

    我也跟着起身,跟上三人。

    我和美女坐在后排,美女的香粉气息弄得我有些想晕车,她还假装睡觉的样子靠向椅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轻轻的撩拨我小腿上的裤管,以为我还是个未经风浪的毛头小伙。不过,这种情况,身为老司机的我也受不了啊!

    我尝试把身体放松,靠向椅后开始提问。

    “地点在哪儿?”

    “留星苑。”

    ‘留星苑?不是庄妍家的小区吗?’我不动声色继续,“什么事?”

    “她男人作恶多端,被怨魂给缠上啦!你个不学无数的劣徒,这都算不出来?骗钱到是有一手。”袖口中传来始祖埋怨的声音。

    ‘我是驱邪,不是算命。’我心里想着,我知道他能听到。

    “我老公连续一月,晚上不敢睡觉,只敢白天让保镖护着自己睡觉,搞得我很是哀怨。”美女说着,脚下的动作更加明显起来。

    “你这像私人恩怨啊!刚才怎么不说?”我不解风情,且面露不悦。

    “我也说不清是不是私人恩怨,望大师原谅。”美女娇滴滴,冲我低头表示难过,我却差点流出鼻血。紧身衣的领口不高,应该出自专业设计师的手笔,这角度过去,无人能挡。

    “孺子可教,知道用静字诀……不过,是不是改良过?”我心里默念静字诀,竟然被始祖听到。

    ‘我哪儿知道,师傅教的就这么念。’和始祖神游也让我分了些心思,鼻血最终没能流出。

    “算了,上了贼船,看看再说。”我回了一句,没再理美女,靠向椅后拿出手机。

    “庄妍,今晚我不回来,晚上你要害怕,就回家吧!…对,不过,今晚我刚好在你家附近有事要做。对了,你对着房间里说一声,叫谢田回去休息,有事我会去找他。对,他应该还在那里……是的,你别发火啊!你要受不了就早点回家闲着不好吗?……这能怪我?你想好没有?”

    始祖尽知一切,美女和俩保镖听懂个大概,我这是和小情人吵嘴呢。

    “大师果然一表人才,人中龙凤。不知女友是哪家千金?好福气哦!”美女满是醋意的语气,前排的两个保镖很是尴尬。

    这彩虹形式的马屁,并不高明,我没理她,靠在椅后养神。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始祖又在直白的夸我。

    ‘对了始祖,能教我算命吗?’我渐渐觉得我能用心里的想法,顺畅的和始祖交流了。

    “师傅没教过你?”

    ‘听师父说过,驱邪和算命,一千年前就分做了两派。我师傅也不会啊!’

    “哦!难怪你会看不出来。算了,命理相术初窥门径都要十年,你就不用学了,今天我帮你算。”

    始祖对我不会掐算表示理解,在剩下的二十分钟车程中,他和我讲解了命理相术的作用。和驱邪不同,它是对一些将会大概率发生的事件提前预警,通过暗示说明,可让事主在某个时间避开灾祸。

    对于始祖的介绍,我觉着我知道为什么命理相术会慢慢落寞了,大多都是因为事主并不是严格按照命师的指引,都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往往后果便是一招错满盘输,也许他们死了也没明白,只是少做了一样,或多做了某事,便会像《死神来了》一样,无法逃出既定的意外。

    woianshi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