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师 >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62章 师傅的死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62章 师傅的死

作者:半截红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知道他师傅吗?小瑶。”

    始祖见我不说话,转身问瑶。

    “不知道,我跟了公子也有十年了,从未听他说起过。”瑶无奈摇头,表示不知道。

    “和你有关?”始祖看着我。

    我点头,那天的一幕又浮现在了脑海里。

    我正式入职天师后,一次难度极高的驱邪委托,本来师傅没打算带我去,是一处有新公司接手的烂尾楼。据前期勘察现场的工程师汇报,楼里阴冷无比,并且能隐约听到凄惨的女人哭声。同去现场勘察的三个工程师和两名经理,有四人听到声音,其中一名经理表示看到一个白衣长发女子蹲在四楼的楼梯转角,幽怨的看着他,发出凄凄惨惨的哭声,直接把经理吓得逃出了烂尾楼。

    后来公司报警,请道士做法,和尚念经,程序走完后复工。

    两个月后,进场的设备都没来得及撤掉,建筑公司单方面毁约,付清违约款后撤离。辗转一个月后,地产公司找到了师傅这里。

    师傅认真听完讲述,判断是个怨煞,怨念十足的怨魂,他决定一个人去处理。

    我却没什么感觉,觉得师傅解决委托,都那么风轻云淡,根本就没见过什么有威胁的灵魂。所以,当天晚上,我入定前悄悄给自己定了醒来的时间,凌晨四点,我还是悄悄的跟着去了。

    师傅选在凌晨,阴气相对较重的时候,也是灵魂最大意的时候。后来我想到过师傅的计划,大概就是控住怨煞,等到太阳升起,让它消失在阳光之下。

    不过……一切的变故从我到的时候开始。

    五点半,我到了烂尾楼,至多再有半个小时,太阳就可以照到楼房。我悄悄爬到四楼,看到师傅和怨煞互相钳制,不能动弹。师傅像是拼尽全力,用全力锁住了怨煞,但他自己也不能左右,正默念心诀控制住自己不被怨煞侵蚀内心。

    见我到来,师傅拼了全力喊出“小烽!快用剑气砍它。”

    我忙运起真气,向他们跑去,却不想,怨煞正面对着我,眼神里流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就像有多大的冤仇,想让我帮她申诉一样。跑到面前,我犹豫了,这么可怜的眼神,我无法拒绝。

    “师傅,也许它有什么冤情,不然给它一次机会?”

    我帮她向师傅求情。

    师傅知道,这是勾魂的眼神影响到我,他也没提前给我警告。那时我才十七岁,根本逃不了这种眼神,这也是师傅后来才告诉我的。

    但是我不知道,师傅已拼尽全力,刚才和我说话已经超出计划消耗,如果我不在这个时候过来,师傅可以支撑到太阳出来。看到我来,他拼出一口气指挥我砍掉怨煞,消耗了大半真气后,最多只能再撑十分钟。

    我等着师傅回话,但是师傅已不能再分出神来和我说话,他正全力控制住怨煞。

    “听着,我师傅向来有好生之德,如果你答应痛改前非,我和师傅都能送你正常轮回。”桃木剑上的真气不减,我比出剑式,劝解怨煞。

    怨煞的眼里充满了忏悔和无奈。

    我认为她同意了,过去掰开了师傅的双手,解开了被控制住的怨煞。

    师傅和怨煞分开后,还是没有说话,迅速结印并咬破自己的舌头,快速念动法诀的嘴角不时渗出鲜血。

    我以为是受了内伤,忙扶住师傅说道“师傅,我们可以正常送她走。”

    师傅看我的眼神透着无奈,但没停下手里和嘴里的动作。

    我没注意,怨煞离开师傅几步后,迅速回复元气,捡起地上的一截废弃的钢管,转身向我和师傅扑了过来。当我感到后面阴风突起的时候,反手将桃木剑挥了出去,顺势转身看向身后。

    怨煞手持钢管,正面插入了师傅的胸膛,师傅一口鲜血把念诵的法诀带了出去,喷在了怨煞身上。我反手挥出的桃木剑,也斩断了怨煞的左手手臂。师傅向后倒去,终于没能说出一句话来。怨煞全身被师傅喷出的鲜血灼起青烟,带回手里的钢管,退后几步在那里痛苦的惨叫打滚,我又运起真气,用桃木剑斩下了它的头颅,怨煞的身体在地上飘散消失。

    我抱住倒在地上的师傅,眼见没了进出的气息。

    师傅知道怨煞的厉害,拼了全力与它同归于尽,保全了我的小命。

    师傅的灵魂出现来了,很白,透着一丝亮

    “别哭了小烽,这世事无常,不怪你。”

    我伏地跪在师傅面前,早已泣不成声。

    等我哭够了,师傅才缓缓指挥我拿出他的手机,给老板打电话,让他们来善后。并且授意我该如此这般,顺利从老板那里拿到了五百块钱的佣金。一切办妥之后,师傅说想去身前去过的地方走走,让我头七前一天,在家里等他。

    地产老板到也厚道,认真帮我把师傅的后事办完,并在他们公司开发的一处公墓安葬。

    第六天晚上,师傅的灵魂回到我们的出租屋,又宽慰了我半天。并把他平时的各种存款单据,一一指示我找了出来。

    他完全没有怪我的意思,还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老话‘世事皆因果,善恶终有报。’

    “一百来年了,我也该歇歇了!那边我有很多熟人,过去了也不会难过。只是……”

    “只是什么?”我抬头看着师傅。

    “怪我平时处处都替你扫清了太多的障碍,你少了自己生存本事的修炼,这以后的路,可得靠你自己了。”师傅有些惋惜,像是惋惜和我相处的时间,太短。

    的确,师傅在的时候,各种功课心法,我总能自作聪明的草草掌握,却不肯花功夫练熟练精。我每天无忧无虑无所事事,跟着师傅练功读书,没什么灵异事件需要我出手,师傅总能风轻云淡的将它们处理好,我顶多只能算个懂行的观众。

    我的本事,也就没了用武之地,我练功也就开启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模式。

    师傅最后的语重心长,点醒了我自己。从此,我拿着师傅留下的近一万的存款和师傅传授的功课心法,开启了自力更生的生活方式租房子,找工作,练心法,空余时间兼职接各式各样的驱邪委托。后来独自在陆宁的十五年,才是我成长最快的十五年。

    现在,大多数的委托我也能风轻云淡的处理,但先天天眼的问题,我却一直也没弄明白。

    “难怪你从未跟我提起过你的师傅。”

    瑶不知什么时候,已幻成实体,用纸巾帮我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你师傅看得很透,不过有些死脑筋。”

    “什么?”我抬起红肿的双眼,看向始祖。

    始祖的语气也严肃了很多,他知道我现在的心情。

    关于天师就该孤独终老的问题,始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灵魂可以有双修,人为何不可?把我的本事教会庄妍,结成伉俪又有何不可。若得一男半女,那也是光大天师事业的善举,何乐而不为呢?况且,他曾仔细观察过庄妍,身上一股正气百邪不侵,绝对是一块天师好料。

    听完始祖的观点,我心里正想乐开花,但想到他的读心术,也就没开出花来。因为这真的真的是个绝佳办法,加上庄妍确实对我有些意思。按我现在的容貌,她可能还觉得我是个小弟,大概可以和我来场摒弃世俗眼光的姐弟恋,却不知我其实早已是个处事不惊的老司机。对我自己而言,也可以算做一个都市的丝逆袭。

    但我停止了幻想,一是始祖的读心术很恐怖,二是庄妍的家人怎么办?我这么做,算不算拐卖良家妇女?

    我刚露喜色的脸又沉了下去。

    “你想太多了,只要平时注意,这些事完全可以瞒天过海。”

    虽然一再小心,但还是被始祖读了出来。

    “算了,半夜两点了,你们还让不让我睡觉?我可不像你们吃风喝烟的,不用休息。”这事还得从长计议,至少,我不能只考虑自己。

    始祖回画里休息,瑶开始自行修炼。

    第二天大早,庄妍可不会管我睡得早还是晚,早早的就来到这边。二话不说进了卧室,半粗暴半撒娇的叫醒了我,要我起床煮面,再不煮的话,她上班要迟到了。

    这段时间,庄妍去过一次福利院,她把课程定在了星期五的下午。关于我的专访稿,也编好了交给了主编。不过主编最后没有采用,还让她交回了预支的专访费用两千。随说有关傅老板的证据收集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因为那篇稿子。主编很生气,从此要求她除了周五下午,其他时间到公司打卡报道。失去相对自由的庄妍有些恼,但也没什么办法,她不想就这么回家躺着等死。

    我自然开心不少,她不在的时候,我会更加自由一些。

    不过想起始祖曾经说过她会有血光之灾,我把玉坠暂时给了她,告诉她瑶在里边,有事的时候可以出来帮忙。

    开始她很开心,但听说是瑶的栖身场所,拉长了脸不想要。

    我和她说了有关血光之灾的事后,她才勉强接受,并接受了我的建议,答应我这段时间会处处小心。

    中午,正当我准备吃午饭时,庄妍的电话来了。说是因为交了伙食费,为了省钱,中午也要回来吃饭。真是近猪者吃,跟了我一段时间后,竟然学得和我一样抠了。

    吃完饭,为了安全起见,我又劝她拿出手机,解锁后在设置里添加了瑶的指纹。听着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有些麻烦。瑶等在卧室里,解了锁我进去教会幻成实体的瑶操作,设置了她的指纹进去。这么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庄妍被困后,她可以利用庄妍的手机向我求助。我的预想是对的,第二天,这个准备就起了作用。

    woiansh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