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孽海情欲 > 第四章 佳人把君邀 怎奈玩匿消

第四章 佳人把君邀 怎奈玩匿消

作者:南门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早餐还没吃完,老何他们的车就已经到小区楼下了。

    杜洺和老陈的家人做了简单的道别,并邀请他们一家人有机会到东宁一定要去他家坐客,就匆匆下楼了。

    小区门口停着四辆车,昨天他们过来丰汀的时候是三辆车,今天又加上李厂长的一辆。

    十几个人正站着闲聊,见杜洺走来,全都朝他这里望着。

    第一个走过来的是李厂长,他边走边说道:

    “哎呀!杜少爷你怎么跑这来了?昨天晚上我还在爱情海酒店定了包厢,想尽下地主之谊了。”

    杜洺笑着说道:

    “李厂长客气了,刚好我有个战友家在丰汀,就顺道过来看下”

    李厂长又忙问道:

    “那你吃早饭了没有?我带你去品尝下我们丰汀的特色小吃。”

    “我刚在楼上吃过了。”杜洺回答道。

    李厂长还想接着说什么,一旁的老何就插话和杜洺说道:

    “昨天晚上看你一直没回去,这里也没人有你的号码,实在没办法我就给徐总打电话汇报了一下。”

    老何说这话的意思是:本来是不会给徐总打电话的,我把你带出来就该把你照顾好,可你小子一走就了无音讯,我也是担心你啊。

    杜洺笑着说道:

    “哦,没关系的!昨晚徐总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就在刚刚下楼的时候还打过来问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老何忙说道:

    “哦,那我们现在就回东宁吧?”

    杜明点头示意可以。老何又对着李厂长说道:

    “谢谢李厂长的盛情款待,我们就此别过吧。”

    李厂长忙说道:

    “吃完午饭再回去吧!”

    “不了,下午总公司还有个会要开了。”

    老何坚决地说道。

    “那好吧!公司的事情比较重要,我就不留你们了。我也要赶回厂里了,你是知道的,这新厂子刚开始有一大推的事情要处理。”

    李厂长无奈的说道。

    接着又来到杜洺的身边,含情脉脉的道别下,才依依不舍的上了车,坐到车上又将车窗降下来,头和手同时伸到车窗外让人有种“挥手自兹去”的感觉。

    直到看见所有人都走完了,杨晓彤才将自家的窗帘布拉上。刚刚杜洺他们在楼下谈话,她站在窗户边上看的清清楚楚。心里想着:

    “那些人个个都对杜洺毕恭毕敬的,这个杜洺一定不简单,尚志能有这样的战友可真是走运了。”

    正想着,一双手温柔的抱住了她的腰,硬硬的物体在她背后肆意的探寻着,虽然隔着衣物,但却可以真实的感觉到它的温度。

    她扭过头、身体却没有动,可能是没力气动了,也可能是不想动了。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昨晚不是才刚来吗?”

    “可昨晚有客人在,你好像都没有放开哦。”

    他公公挑逗的说道。

    “讨、厌!”

    杨晓彤有气无力又带着撒娇的语气,说出了这两个字。接着两人就正式进入了“晨练阶段”……

    “厂长、厂长!”

    司机小黄轻声轻语的叫着正在车后座熟睡李厂长。李坚缓缓的睁开眼睛。小黄见厂长醒了,接着说道:

    “厂长、我们到了。”

    “咦,怎么开到厂里来了?”

    李坚不悦的说道。

    小黄见厂长不高兴的样子忙解释道:

    “刚刚没上车的时候,我听你和何总说要来厂里办事,上车没一会儿你就睡着了,我也就没多问。

    李坚回答道:

    “去爱情海酒店吧。”

    小黄忙应了一声,就调头将车驶向爱情海酒店去了。

    李坚侧身躺在车后座想着昨晚的事情。按他计划,本来昨晚是想好好款待杜洺的,他听老何说杜洺刚从部队退伍回来,一听刚退伍回来,李坚就来劲了,这退伍刚回来肯定是“满腔热血”的。

    于是他先给自己的老婆打个电话,说今天总厂的领导下来参观指导,晚上得陪他们应酬,今晚就不回家了,接着又急忙联系了他在爱情海酒店认识的老相好欧阳娜莎,让她安排两个比较好点的美眉,钱多少都没关系。

    欧阳娜莎也是尽心尽力,特意从县里的一所艺校,找了两个既清纯又漂亮学生妹,准备让杜洺好好的开开荤。谁知道这小子居然招呼都不和他打一声。

    “失踪了!”

    还好后来老何打电话给徐总,确定了他安全下落,这才使他的心安定下来。这小子要是真在丰汀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估计他这一厂之长,也就要到头了。

    “心安则气顺,气顺则欲起”。

    李厂长算是心安气顺了,但同时也欲起了。他立马想到欧阳娜莎给他找的那两个学生妹。

    为了发挥勤俭有道,李厂长也不浪费。以一抵二,和两个小美眉玩起了“双栖双飞”,三人鏖战到凌晨,才拥怀睡去。

    刚睡了一会,老何就打电话给他,让他一起去接杜洺,虽有说心里不出恼火,但也不得不麻溜的下床。

    不过还好,早上总算是把这位“小祖宗”平安送走了。自己也已是歇斯底里了,哪里还有精力去厂里,难怪小黄说他上车一会儿就睡着了。

    此刻他心里正默默祈祷着:

    但愿床上的那两尤物还没有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