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孽海情欲 > 第二十一章月下述旧事 不抢不相识

第二十一章月下述旧事 不抢不相识

作者:南门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丰汀新厂

    看这现在流水线上的新款鞋,正源源不断地流出成品。

    李厂长的心也跟流水线似的那样流畅。

    “心安则气顺,气顺则……”

    “暂停!”

    李厂长紧急打断了,自己接下来惯有的思路。

    虽说新鞋的进度,经过上次何苗的讲解已得到解决,但眼下还有件是不能让他心安的。

    就是新厂副厂长一职的任用问题,还在李厂长心头萦绕。

    在他心里其实早已有了合适的人选,就是目前新厂的车间主任王家明。

    此人对他可算是言听计行了,就连王家明的老婆沈蕙,也是对他百依百顺,风情万种的。

    那天在爱情海酒店的大床上,他已向沈蕙打包票过了。

    “放心吧,你老公做副厂长的事,我已向总公司申请过了,等着申请下来后就可以立马上任。”

    可昨天他电话问老何这事的具体情况怎么样时,老何却告诉他公司不打算从新厂里的人直接选任。

    还说副厂长这几天就会从公司安排一位下来任职。

    这不是明白着不信任他吗,难道他想在新厂“一言堂”动作就有那么明显吗?

    再说了东大鞋业的四个分厂,有哪个厂长敢说他没有这样的心思。

    一想到这事,他的心就顺不起来。

    湖屾庄苑

    晚饭吃完,徐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到茶几旁吃着水果,听杜洺汇报着公司的事况。

    而是独自一人坐在自家别墅院内的一个小亭子。

    她仰望着星空,开口说道:

    “今晚的月亮真亮啊。”

    杜洺今晚本想问她关于秦老爷子和他爷爷的事情。

    见她坐到亭子内的一个茶几旁,就又吩咐张妈将水果放在徐晴旁边的茶几上。

    自己也随着张妈一道出来,坐在徐晴的对面笑着说道:

    “晴姨观赏这么好月色怎么也不喊上我了。”

    “你的心思应该不在月亮上吧”

    接着又笑着说道:

    “说吧,又有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大事,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我爷爷和“秦老爷子”他俩有没有什么交情啊?就是长天集团老板秦天迎的父亲秦青山。”

    “你是怎么知道秦老爷子和你爷爷有交情的?”

    徐晴惊讶的问到,她想知道是谁和杜洺讲的。

    据她所知杜洺的爷爷和秦老爷子两人的交情,在杜家就她和杜远方知道,连杜远芬都不清楚。

    “我是听何苗跟我讲的。”

    “听何苗讲的,何苗怎么会知道了?”

    徐晴更加惊讶的问到。

    “哦,她也是听他父亲跟她讲的,不过老何也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秦老爷子和我爷爷有交情,具体什么样交情他就不知道了。

    所以才问问你,想着或许你会知道。”

    杜洺边吃着西瓜,边说道。

    听杜洺这样一说,她也就觉得正常了。

    杜远方和老何毕竟是一二十年的朋友了,两人可能在聊天时会无意中提到。

    可杜洺为什么会好端端的问起长天集团秦天迎的父亲老爷子来了?

    “长天集团”余霖欺负的那个女孩子不正是长天集团秦天迎的亲外甥女吗。

    徐晴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但既然杜洺已有问她,她也就只能告诉杜洺了。

    当年秦青山刚来东宁时,也只是在建筑工地上当个临时工。

    杜洺的爷爷杜金东,那时也是刚刚起步不过已有一家自己专门帮人加工鞋子的小店铺了,员工也就两三个人吧。

    那天下着小雨,杜金东的三轮车上堆满了答应今天要送给客户的鞋子。

    在一处上坡道里,三轮车突然打滑翻车了,整车的鞋子撒的到处都是。

    不少读者这时要说了:

    “我猜到了,这时秦青山就会出现帮杜金东来着。”

    有这样想法的读者,和杜金东当时的想法是一样的,可惜只猜对了半。

    秦青山出现没错,但他并不是帮杜金东捡鞋子的,而是将撒落在地上的鞋子捡起后,就直接拿跑了。

    杜金东的鞋子不像成品鞋都是用盒子包装,他是帮别人加工的,所有一般都是用袋子装,刚刚被秦青山提走那两袋,里面就装有三十双的鞋子。

    这可把杜金东着急坏了,他今天可是答应客户要交单的,要不也不会冒雨送货啊。

    看着被拿跑的鞋子只能干着急,自己也总不能丢下一车的鞋子去追吧。

    但也不能老站在这雨里一直干着急,这三十双指定是没了,剩下的还是要再给人家送过去的。

    “什么,丢了三十双。”

    客户惊讶的问到。

    “是啊,路上下雨车子打滑丢了。这三十双的材料钱我会赔给你的。”

    杜东来抱歉的说道。

    “你说的倒是轻巧啊,我也是给人家接单做的,本来这两天就要交货了。

    你这么一整,让我以后还怎么再相信你了。”

    正当杜金东被骂的一筹莫展的时候,只见门外满身湿透的秦青山,手里提着刚才拿跑的那两袋鞋子对杜金东说道:

    “大哥,这两袋是你刚才在路上掉下来的……”

    原来秦青山拿走杜金东的鞋子后,又开始后悔自己不该做那样的举动。

    等回来送鞋时,杜金东已经不见踪影了,他又一路打听将鞋子送了过来。

    秦青山之所以有那样的举动,也是迫于无奈。

    在工地上给包工头干了五六个月,包工头却把工程款全卷走了。

    自己的血汗钱也一分没拿着,已经是饿了一两天没吃东西了。

    听到秦青山的遭遇,杜金东请他到饭店吃了个饭,还拿了点钱给他做生活费。

    告诉他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过来找他。两人就这样“不抢不相识了。”

    起初那几年,两人的关系保持一直很好。

    后来两人的事业都也越做越大,杜金东开始对秦青山在生意上做的一些事不是很认同。

    在商场上,谁也不敢说自己的第一桶金可以像雪花那样洁白清纯。

    特别是做工程的,不在材料上出点猫腻根本是挣不什么到大钱的。

    就这样两人的关系也慢慢疏远起来,不过秦青山对外人还是一直说道:

    “如果当年没有遇见杜金东,也不会成就不了现在秦青山。”

    杜金东去世那年秦青山人刚好在澳洲,得知消息后,特意从澳洲飞回来给杜金东上了柱香。

    “可自从你爷爷过世后,他就再没有和杜家人联系过了。”

    徐晴最后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