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把你的手给我吧 > 第五卷 意外

第五卷 意外

作者:啊局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牧牧等会陪奶奶上山,我们去捡菌子。”

    “行,等我写完作业叫上王康他们。”李牧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拿着笔。“为什么要把鸡和兔子关进笼子数脚啊,鸡兔同笼我脑迷茫啊!”李牧觉得自己满脑都是鸡兔关在笼子里,分不清鸡头兔脚,只想着打开笼门把鸡兔逮出来一个一个数。

    “脑瓜子疼,不做了上课前找学霸帮忙吧。”放下手中的笔,李牧瞬间觉得身心愉悦,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

    “奶奶等我回来啊,我去找帮手。”李牧说完就走出大门,大步朝村头走去。

    “哇哦!原来是这样的。”王康的房间门窗紧闭,屋里黑漆漆的只有电视机屏幕的光在闪。王康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隔断时间还会透过窗户的缝隙往窗外望望,正当他看得入迷时,突然“王康!在家不!来开个门,喂!”

    “李牧啊”王康顿时觉得后背发凉头脑发热,慌忙关掉电视取出光盘塞到床底,大声喊到“上厕所呢,别催马上就来。”

    “你在干嘛,咋那么久才来开门?”

    “上厕所呢,能干啥?”王康靠在门上,笑着看着李牧。

    “上个厕所那么多汗,你很热吗?”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所以跑着过来给你开门嘛。”王康心里有些慌。

    “今天你家里有事不?”

    “没事啊。”

    “那行,陪我上山。”

    “干嘛?”

    “捡菌子。”

    “好啊,你等会儿我去拿弹弓。”

    “记得再拿个塑料袋,你自己也捡点回来。”李牧看着王康走进房间,心生无奈:除了打鸟你还会个啥啊。

    “好了走吧,出发。”

    “哎,等会儿我去叫王萍。”

    “别去了,她今天和家里人上山了,”

    “也是去捡菌子?”

    “不是?”

    “那去干啥?”

    “不知道,三个人都背着大竹篮。”

    “你真是...”

    李牧和王康刚好在路上碰到王静,三人就直接上了山。横断山区物产丰富,各类野生食用菌应有尽有,其中松茸最为出名,口感好营养丰富远近闻名。王静今天上山找的菌子是本区域的一种特产,只有本地人吃得来,味稍苦能烤食。

    “牧牧咱们三个人分开找,这样要快点但不要走太远。”

    “好的奶奶,放心吧。”

    “李牧你左我右,要是看到鸟就吹个口哨啊。”没等李牧答应王康就钻进了右边的林子里。

    “吹口哨?哼,不可能。”李牧往王康的方向大声回了一句。

    菌子很多,没一会李牧的袋子就装了大半。放下手中的袋子,李牧靠着树坐了下来,他的脑子里不受控制的蹦出了鸡兔同笼。

    “我怎么想起这道题了,真是的,做又不会做,还总在我脑子了蹦跶。”

    坐了一会李牧站起身继续往林子里走去,他觉得那里的菌肯定很多。

    “吼吼,果然不出我所料。”看着满地的菌李牧蹲下身闪电般的将其纳入袋中,很快袋子装满了。

    “装不了啊,早知道多拿几个袋子了,还有那么多啊。不行我得让王康过来,那小子的袋子多半才装了几个。”

    李牧放下袋子,往王康的方向吹了一声很响亮的口哨。

    “好了,坐等他过来。”李牧又靠树坐了下来。

    不知不觉中李牧睡着了,梦里他看到鸡兔同笼,鸡伸着脚让李牧数,兔则立身抬头……

    “我怎么睡着了?”李牧弹掉手上的蚂蚁站起身来,有些觉得腰酸背痛。

    “都怪王康这家伙,让我等那么久”李牧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算了走了找奶奶去差不多该回家了,就是可惜了这一堆菌。”

    “奇怪了,我刚才是从哪边过来的来着?”李牧在树林里四处乱逛,走了一会儿又跑了起来然后停下四处张望又接着走然后跑停下。

    “不是吧!找不到路了啊,这些数怎么都长一个样,不好分方向啊。”李牧有些着急,他觉得自己走进了迷宫,分不清来的方向也分不清楚自己在哪个位置。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话说村子在这林子的哪个方向,北又在哪啊?”

    “牧牧~李牧你在哪儿?出来?”林子的另一边王康和王静也在寻找李牧。

    “刚才王康说他左我右,我找他应该往左走啊。”李牧又朝左边跑去,刚好离王静他们越来越远。走了不知多久,李牧觉得树越来越密,地上的杂草也越来越多,渐渐的路开始变得难走,他的菌子也在树枝割破了袋子掉了一地没捡起来。

    “牧牧!牧牧!你去哪儿了啊?”距离牧牧走丢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王静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她很是焦急和自责,王康回到村里叫来很多人一起寻找李牧,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却还是寻不到他。

    树林里李牧缓慢的移动着,他的双手被树枝割破了皮,裤子也被荆棘割破了,大腿上有了几道很深的伤口。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树林里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只听到鸟的叫声和树叶被风吹起的沙沙声。李牧在一块稍微平坦宽敞的地方坐了下来,他用宽大的树叶捂住伤口,汗水浸湿了衣服,眼角挂有泪水。他很害怕,害怕自己会一直迷路下去,天越来越黑伴随着饥饿感身体逐渐变得无力,恐惧就像黑夜笼罩着他的心头。开始他觉得奶奶和王康会找到自己同时也相信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可是走了那么长时间只觉得自己离家越来越远,内心越来越恐惧。

    “我怎么就那么笨!这该死的林子也太大了根本分不清方向,要是我一直跟着奶奶该多好,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找不到奶奶一定很着急吧,我真是糟糕透了。”李牧开始抽泣,慢慢的哭出了声,他抱着头蜷缩在地下,周围很安静只听得叫虫叫声,他有试过大声呼叫叫得嗓子痛了也没人回应他的求救。

    “李牧你在哪儿啊?李牧!”王萍点着手电不断大声呼喊李牧的名字,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她好怕自己会再也见不到李牧,就像那一年爷爷赶着羊上了山就再也没回来...

    “我不能就这么坐着,老师说过在野外迷路了在保证自己的安全下前提下要尝试自救。”李牧艰难的站起身,用木棍支撑着身体缓慢移动。“北极星,北极星能指引方向”李牧抬头望向天空,没有一颗星辰,云朵遮盖了星辰。“没关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就好,不能浪费力气,我要保存体力等待救援。”

    李牧记得王静说过山的深处会有野兽出没,他不清楚自己是否到了森林的深处,但小心点总归是好的,李牧心想:要找个高点的野兽上不来的地方。开始他觉得自己需要爬到树上,可是满身的伤痕拖累他。走了又不知多久李牧走到了一个较陡的坡边,这里的树木很是稀少,在坡脚有间猎人的木屋。

    “要到那间屋子去。”李牧小心翼翼的往坡下移动,突然脚下一滑,李牧整个人像个球一样滚了下去,滚到坡脚李牧的肚子狠狠撞到了一块大石上,钻心的疼痛让他叫出了声,右腿的膝盖血流不止。李牧弓着身子蜷缩在地上,身体的痛感让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他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移动到屋里,他在电视上看到过鲜血会吸引嗅觉敏感的野兽,他不确定周围有没有野兽出没,但他不敢赌。李牧艰难地爬向木屋,他的身上沾满了泥土,每爬一步都会有十分强烈的疼痛传来,李牧觉得自己的骨头断了,呼吸也好困难,他咬紧牙关努力的向前爬,眼前只不是一段短短的距离,现在却感觉异常的遥远。终于李牧爬到了小屋的门前,天色太黑他看不清门是不是锁的。李牧抬起右手推了推门,门没开,他又试了一次门依旧没开。李牧用双手撑起身体,左腿缓慢向身体靠拢“该死好痛啊!呼~呼~呼~”咬紧牙关强忍着疼痛李牧艰难的站起身来,他双上支撑着门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李牧开始在门上摸索,没摸到锁应该是关太紧了,李牧双手用力把门推开,一不小心没站稳整个人往前栽进了屋里。

    王村的人打着手电在树林里大声呼喊着李牧的名字,警察也已经到了,夜晚树林里逐渐起了大雾,搜救难度逐渐变大,王静因为长时间的劳累加上年纪也大了体力不支晕倒在半路上,王康和王萍不得已返回家中家中照顾王静。

    省城外的高速路上,一辆黑色的大众飞速行驶着。李枫紧握着方向盘,内心充满不安,当听到李牧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失踪了的那一刻他觉得整个人都摊了,顾不上眼前的客户李枫便跑出公司,买不到机票他便开车往回赶。同样的海城的李燕收到消息后也乘坐上了回家的末班机。

    关好门后,李牧上身靠着木墙躺着,他已经精疲力尽了,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痛感。李牧觉得自己的头很重,身体很烫,模糊之中他总能看到张彤的身影。人在危难时刻冷静下来后总能想起自己的过往,所有的一切都像影片一样在李牧的脑中播放,他想到了张彤,李枫、王静、李燕、王康和王萍还有那个姓孟的女孩……

    “嗨~队长这里有人滚落的痕迹。”搜救队来到李牧滚落的地方看到了坡脚的木屋,“有间屋子,那孩子有可能在屋里,所有人注意脚下往木屋移动。”

    ……

    病房内李枫,王静和李燕围在李牧旁,搜救对找到他的时候李牧已经晕了过去,身上都是泥土和血。李牧右腿的骨头受了伤,身上有好几处伤口,最深的那一处在腿上缝了七针。

    下午李牧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家人他抑制不住感情大声的哭了出来,李枫,李燕和王萍抱着李牧也哭出了声。两星期后李牧出院回到了家中静养,他觉得身体已无大碍就是偶尔肚子会痛,他也没在意只觉得是近段时间李枫给自己吃的补品太多吃坏了肚子。

    “喂,告诉我你是傻子吗?”王萍坐在李牧的床边低头注视着李牧,一旁的王康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李牧,他有些自责觉得自己不该丢下李牧跑去打鸟。

    “啊?怎么了?”

    “这么大人居然会在林里走丢,不是傻子不是什么?”

    “我不小心睡着了,醒来以后没找到路走错了...”李牧小说的说道脸有些红。

    “你就是个笨蛋!”王萍抱住李牧抽泣起来“怎么会那么笨...”

    李牧有些不知所错只好不断安慰王萍“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没啥大事,一切都好。”

    “对不起啊,我不该丢下你的”王康红着眼睛低下了头。

    “不怪你,是我太笨了。”

    “确实,你就是又傻又笨!”王萍起身擦干眼泪“你现在还有哪不舒服吗?”

    “没有,我其实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但我爸不让我下床。”

    “李叔也是为你好,躺着也不错这样恢复快。”

    “其它的真没啥吗?”王康关心的问到。

    “我觉得我吃坏肚子了,但是上厕所又拉不出来。”

    屋里李枫和王静还有李燕围在在桌前。

    “枫儿这次是妈不好没看好牧牧。”

    “妈没有的事,我也有责任不能一直陪着你们,你年纪也大了发生这种事仔细想想也是没办法的。”

    李燕将手搭在王静的手上“妈,牧牧安全回来就是最好的,一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牧牧平安就好,剩下的日子我也暂时不回公司了,在家陪你们一段时间。”

    “人老了了办啥都不利索,枫儿你也是时候接牧牧过去了。”

    “哥,我昨晚也想过这件事了,妈年纪大了现在也需要人照顾,牧牧现在正是身体心智全方面发展的时候,差不多你也该把妈和牧牧接过去一起过了,一来你可以照顾牧牧和妈,二来他们平时也能帮你分担一些。”

    “好,刚好公司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我在那边也买了房,等房子装修好了,我们一家人就搬过去。”

    “枫儿你把牧牧就过去就好,我在城里也不习惯。”

    “妈,我平时工作忙,您不在牧牧还是没人照顾啊!”

    “是啊妈,哥现在还照顾不了牧牧,您就听哥的一起搬过去吧,等牧牧再长大点能照顾自己了,您想回来也行啊。”

    王静沉默了一会答应了李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