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爷是个小透明 > 出府

出府

作者:枕上捡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侯顾府,是萧国唯一封候的将军府。据说是顾家太祖和皇太上皇是结义兄弟,在当年皇太上皇还是皇子救了他。皇太上皇继位后封就顾家太祖为萧国第一侯。

    顾家几代从军,不知是不是阳气太盛还是什么生的都是儿郎,好不容易现在的顾将军在生了三个郎君后得了一个千金。

    这顾府里的人是千宠万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可这顾家小千金可不这么认为,她喜欢和哥哥们一起练刀打拳,府里人都不同意,这顾家几辈人才出一朵娇花,布偶、鞠球、扑蝴蝶才是小姑娘喜欢的。

    所以大家幻想破灭的时候就很突然。

    清晨的早风吹起顾府男孩子的热血,三个男孩子在父亲的指导下用力的挥着拳脚。一阵刺耳的斯斯声由远及近。

    “爹爹,爹爹,你看。”

    三岁的顾柔像个圆滚滚的丸子,手里拖着把玄铁的钢刀,要拿给爹爹看。小小的人儿一路走过把青砖上留下一条凹凸不平的线。

    “我可以跟哥哥们一起打拳的,我把祖爷爷的刀都拿来了”

    顾将军表情龟裂,自己女儿不应该是这样的,她该是温温柔柔,每天都穿不同的漂亮裙子,戴不同的款式娟花。

    “顾柔”

    这还是爹爹从顾柔生下来第一次这么生气的喊她名字。

    “你怎么能去拿刀”

    “爹爹我也要学打拳,我要像哥哥他们一样厉害。”

    顾将军定定的看着认真挥着拳头,在学武这件事上满脸笑容的小女儿无语凝噎,自己的宝贝闺女竟然是个怪力金刚,这让他有些猝不及徨。

    顾府拥地宽阔,一面面向正街一面邻进繁华热闹的长街,威武霸气的石狮子,亭台楼阁的好风景,和花园角落的狗洞。

    三年过后已经不是圆滚滚的顾柔带着春雨到后花园,现在的花园热得不见一个人,春雨还是有些紧张的向四处张望,顾柔走到墙角伸手扒开杂草露出不久前发现的狗洞。狗洞仅能过一个五六岁小孩大小,顾柔看了看自己,自己现在不像俩年前那么胖,每天练武身材从圆滚滚的变得修长一些,但脸颊的婴儿肥还是像水蜜桃一样,粉嫩水润一掐一出水。顾柔对春雨说“春雨你一会儿我先出去,看看外面怎么样,好了叫你”

    春雨有些胆怯的拉着顾柔的袖子试图阻止她这种危险的行为“小姐,我们还是不去了,夫人一会儿该醒了”

    顾柔拉出袖子低头趴地上往外钻“不行,我就要去,娘亲已经一个多月没让我出府了,我们小心一点,不会发现的”

    话落人已经钻出去半个身子,春雨见着只好连忙伸手帮着推着顾柔的腿。一通忙活顾柔终于是钻出去了,春雨不放心的在里面直喊“小姐你怎么样?外面有人没?”

    顾柔站起身左右看了看,小巷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真是聪明,这个时候太阳正晒人得狠,是不会有人出门的。“外面没人,你赶紧出来吧。”

    春雨从狗洞钻了个脑袋出来伸着手叫到“小姐——,快拉拉我。我腰卡住了。”

    顾柔拉过春雨的手轻轻往前一拔,像拔葱一样把春雨拔出了狗洞。两人站好相互理了理发髻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小巷,顾柔很是熟练的带着春雨穿过屋檐,越过小巷,转来转去把春雨的头都转晕了,“小姐你是不是迷路了?你都带奴婢走过多少个巷子了,再走离府太远一会儿我们怎么赶回去?”

    “放心,我记着路的,三哥哥带我来过两次了,不会错的”

    两人都脚步冲冲“小姐你就为了个牛乳冻,大中午的不睡觉爬狗洞的要来吃,就那么好吃?”

    春雨有些不理解自家的小姐了,什么吃的不能让府上的厨娘做,厨娘的手艺还是很好的上次都得过表小姐的夸赞呐。

    顾柔穿街走巷,到了内城河万河。在河边一个飘着轻风铺招牌的门口停下了脚步“到了,春雨我们进去吧”

    轻风铺子开在万河边上,夏天的风吹过河面带着水汽,卷着水汽的风再吹在身上凉悠悠的在炎炎夏日这是难得的凉爽地儿。店里掌柜是位和蔼的大娘,大娘看见顾柔两人笑容轻切的走来“顾小姐可是好久没到小店了,今天来吃点什么?”

    顾柔走到临河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大娘,我要吃芸娘做的牛乳冻,要四份哦。”

    大娘拿茶杯给倒上茶水“好,顾小姐坐着等会儿,我这就去叫芸娘给你做。”

    大娘倒好茶转身进了后面厨房,顾柔拉过站在身侧的春雨,指着凳子“你坐下吧,一会儿小姐我给你尝尝什么叫人间美味。”

    两人坐在窗户边吹着风,轻风铺不大就安了三张八仙桌两张临窗,一张在进门的正前方,进门左侧放着柜台,右侧临路口窗户一张八仙桌。这时铺子里没坐人,也是不会有什么人能够在太阳正当晒出门。

    “小姐这芸娘是谁?”

    顾柔手趴在桌上脸放在上面,红仆仆的腮帮一鼓一鼓的“芸娘是这大娘未过门的媳妇,大娘只有一个儿子和芸娘是青梅竹马,两家从小就已经定好了亲,正要打算结婚时,大娘儿子意外去世了,大娘丈夫也早在大娘年轻时就没了。”

    “芸娘跟大娘儿子情投意合,也不想再嫁人,她有一双巧手,做什么都好吃,就带着大娘开了这个轻风铺。”

    春雨看着小小年纪一副说书先生样的小姐好奇的问道“小姐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这是去年二哥哥和三哥哥带我吃的时候跟我讲的,他们说芸娘是很厉害的人——”

    叮叮。。去往后厨的门铃响起,大娘手托着托盘走到顾柔桌前,一一放下白瓷的碗“顾小姐,您的牛乳冻好了。”说完再从托盘上拿出一盘圆圆胖胖的面点“这是芸娘才创的新口味,您尝尝,要是您喜欢,这是可以打包带走的,您要什么时候想吃叫人来买就行。”大娘放下东西又退回了厨房。

    桌上四个白瓷的碗飘着香醇浓郁的奶香,奶白剔透裹着颗颗干果和水果,圆胖胖的面点散着勾人的鸡蛋香气,鸡蛋香再缠绕着飘着的奶香,顾柔春雨两人忍不住的吞了吞唾沫。

    两个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牛乳冻像鸡蛋羹一样凝固在碗里冒着丝丝的凉气,舀一勺放进嘴里冰冰凉凉,咬下去里面的水果合着干果酸酸甜甜。

    “嗯。。好好吃”

    “小姐,这也太好吃了”

    “这芸娘好厉害”

    “难怪你在府里就时时念叨着要吃”

    顾柔吃得头都不抬。“嗯去年二哥哥他们带我来吃后,我就想再来吃,可哥哥他们要上学堂都没空带我来,这牛乳冻芸娘就做六七两个月,今年吃不上就要再等一年。”顾柔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四碗的牛乳冻没一会儿就让两个人吃得干干净净,两人放下碗,拿起盘子里的胖面点,掰开。面点松软微微有些焦黄,顾柔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蛋香直击鼻孔,软和的面点在舌尖上一滚‘尸体’带着焦黄的口感滚进了口腔,让人忍不住的回味。

    顾柔两人风卷残云一样把面点吃了个干净,吃完后顾柔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舒服的直叹气“春雨,怎么样?”

    “小姐我没骗你吧、这个牛乳冻好吃吧?”

    “我们今天出来很划算,还吃到芸娘做的新口味”

    春雨立马站起身拿出荷包淘出银子,“对哦,小姐我们得赶紧赶回去了,回去晚了被夫人发现了就我们惨了。”

    春雨往柜台走过去,大娘还在厨房。春雨敲了敲柜子,大娘听见声音,擦着手上的面粉从厨房出来,“姑娘你这就用好了?面点可还和胃口?”

    春雨微笑的夸赞道“大娘您家的食物太好吃,我家小姐下次想吃的时候会到您这儿来买。”

    “大娘您看看多少钱,我把钱付您?”

    大娘想了一下“姑娘你给一两银子就成”

    “一两?”我一个月的奉钱啊!

    大娘有些慌乱对着春雨解释道;“姑娘,大娘没乱收钱,这牛乳冻里的牛奶不好找,我们还是在乡下找人养了两头奶牛才算是有了牛奶。”

    春雨再在荷包里淘出了几块碎银,拿过一两,递给大娘,对着大娘点点头,回到桌边拉起又趴在桌上有些昏昏欲睡的顾柔,“小姐,你不能睡觉,我们得回去了,不然来不及了。”

    顾柔顺着春雨的劲儿站起来靠着春雨一步一步的向外走,毕竟还是个孩子走了那么远,兴奋一过就要开始想睡觉,只高一个头的春雨拖抱着顾柔往回走,穿过一个一个巷口,终于是要到长街了,到了长街往前走几步拐个弯就到狗洞的位置了。

    顾柔像要灵魂要出窍一样挂在春雨的身上,她们正走到在当时走过的屋檐下时,一个铺子的门——哗——的一声突然的打开,一个瘦小的人被扔了出来,接着撒出来一沓的纸张,雪白雪白的纸带着墨香从顾柔的鼻尖飞过。顾柔的瞌睡立马去得干干净净,她站直正打算看看是那个混蛋在乱扔东西。

    这时从店里走出几个衣裳华丽的公子哥,一个身穿暗红色衣服的少年鼻孔朝天,抬着头低睑着眼从里面走出来,站在门口,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说道“宋安,小爷我让你帮忙抄书,那是小爷看得起你,你不好好感激本少爷居然拒绝,”

    “谁给你的胆子?”

    “你那个瘸腿捕快的爹吗?”

    周围听见声音的铺子悄悄开了门,有人打开了窗,远远围观着。顾柔松开靠着春雨的手,春雨急急拉住“小姐你要干什么?我们快到了。”

    顾柔拍开春雨的手,安慰她“放心,我不做什么,我去太阳外看看这是个什么铺子。”

    顾柔走到太阳底下,长街在太阳的烘烤下冒着滋滋的热气,书香斋的招牌在热风中摇啊摇。被扔在地上的人这么久,一动不动的面向着地面趴着,他不热吗?顾柔有些好奇的走向前,春雨看见急得在屋檐下跺脚,她想今天是要回不去了。

    顾柔走近了那个人,那个人还是不动,他会不会是受伤了?顾柔心想,她伸手推了推,没反应?肯定是受伤了,顾柔用力扳过男孩,男孩紧闭着双眼,额角还不停的留着血,他刚刚趴的那一小会儿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摊。顾柔急忙叫着春雨“春雨快拿张帕子给我。”

    春雨听到忙从屋檐下跑过来,急忙淘出一张手帕递给顾柔,顾柔接过手帕按在男孩头上,问春雨知不知道附近哪有药馆。

    暗红衣服的少年看着忙碌的主仆二人大声质问道“你们谁啊?”

    “谁要你们多管闲事了”

    “这是我的宠物,谁让你们动了”

    顾柔定定看了暗红衣服的少年一眼,没说话。顾柔把手放在男孩的后背打算一把抱起男孩,春雨见着后急忙拉住“小姐你不能抱”

    “为什么?我能抱起他,你我都能抱起来,不会摔倒的”

    “不是抱得动的问题——小姐你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你不能抱”

    “我要抱了会怎么样?”

    “小姐要是抱了,夫人会很生气,罚你跪祠堂,罚你不能出门,罚你不能去武场练武”

    顾柔听到后有些不太敢动了,春雨在身旁说“我去找个大人来”

    春雨起身去两边店铺找人帮忙,暗红衣服的少年见自己问了那两个臭丫头那么久,她们居然不理自己,这让他气愤的走到了顾柔的身边,顾柔蹲在受伤男孩的头旁边为他挡去一些太阳,她还在想自己如果抱了男孩子就会让娘亲很生气,那是不是不能再让哥哥和爹爹抱自己了?

    “臭丫头,我问你话那,你敢不回答本少爷,知道我是谁吗?”

    往往暗红少年就只讲这一句就行,他的跟班自然会说出剩下的话,果然暗红少年身后有人接过话,“这是刘尚书的独子,刘伟,刘少爷,婉妃娘娘的亲弟弟。”

    刘少爷期待听到不知天高地厚臭丫头的祈求声,可等一响也没反应,他低头只看见一个黝黑的头顶梳着两个髻,头上的绢花染上了满是灰尘,蹲在那儿背对着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