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爷是个小透明 > 哥哥

哥哥

作者:枕上捡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清晨的微风徐徐吹进来,顾柔睁开眼睛醒来躺着看头顶上粉红色的帐顶,伸手看着缠绕的纱布握了握拳,已经没昨天那么疼了。

    在外间的春雨听见声响撩起帘子“小姐你醒了,要起身吗?”

    “奴婢服侍你起吧,今天的厨房准备了水晶包,红豆粥,腌鹌鹑蛋还有酱菜哦。”

    顾柔撑起身“现在什么时辰了?”

    “卯时刚过呐”

    “那好,你扶我起来吧”

    春雨拿过早前准备好的裙衫为顾柔穿上。

    “刚才夫人那边派人来说,叫小姐这几日就在心愿老夫人那儿就不必去请安了。”

    顾柔穿好衣服,漱过口,来到餐桌坐下,夏满和秋露把吃食一一摆上。

    “娘亲这次是真的生我气了,祖母都不让我见了。”

    夏满递上一个勺子安慰道“小姐也别难过,夫人是心疼小姐的,没准儿过个几天夫人气就消了。”

    顾柔接过勺子开始吃早饭,微微甜的红豆粥配着晶莹剔透的水晶包,色泽咸香的腌鹌鹑蛋,爽脆可口的酱萝卜,咸甜交合的口感很让人有食欲,顾柔吃完最后一块酱萝卜放下勺子。夏满端来漱口水漱口,漱完口后顾柔坐在窗榻上发呆。

    秋露手里拿着昨日的白瓷瓶走到窗榻前“小姐你把手拿给奴婢,我帮你把药换了”。

    顾柔伸出手心,秋露低头轻轻拆开纱布,昨天还红肿得厉害的手心已经不那么肿了,只有些淡淡的藤条印躺在手心里。

    秋露小心上好药,放好瓷瓶,“小姐你要躺一躺吗?”

    顾柔摆手,叫过春雨“春雨你的伤好些没”

    春雨放下手里的活儿走到顾柔面前“小姐我没事好多了,”

    “本就只是於了点血,昨晚上完药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很多。”

    “我今天这儿没什么事,你下去休养一天吧”

    “是,小姐”春雨福身回了厢房。

    顾柔坐在窗榻上发了会儿呆,对着正在收拾厢笼的秋露说“秋露你去把冬雪叫进来,我要准备抄书,叫她来帮我研磨。”

    秋露有些惊讶,放下手里正叠着的袭衣转身到外面去叫冬雪,冬雪头冒着薄汗走进来“小姐,你要抄书吗?”

    “你不是平常都不爱写这些吗?”

    顾柔起身下榻走到对面的小书房,小书房专打了一面墙的书柜,零零散散放着些书和一些摆件,一张长桌摆在中间,桌子上放着毛笔架,砚台,墨条,笔架山,镇尺,还有一碟子糕点。

    顾柔铺开宣纸“不能不抄了,娘亲生气了,我得争取好好表现哄好娘亲,让娘亲消气了我才好去说我能继续学武的事儿”

    冬雪拿起墨条注入水轻缓的磨着墨,顾柔提笔开始写不再讲话。

    已经到傍晚了,橘红色的晚霞撒满半边天,顾柔放下笔活动着酸痛的手腕,抄了近一天的书,就只是中午吃了饭午睡了一个时辰写了有厚厚的一沓,冬雪也甩了甩手“小姐,你明天还要抄吗?”

    “要抄,总得抄个四五遍才行,不然娘亲怎么知道我是在很认真很让真的认错。”

    两人说着话夏满笑着从外面进来“小姐,大公子他们回来了,说是已经去过老夫人和夫人那儿了现在正往心愿来。”

    顾柔高兴的绕过桌子“真的!哥哥他们回来了?”

    顾柔提着群摆小跑着跨过门槛刚出房门口,顾家的三个哥哥就一前一后的走进院门。

    先进院门的是顾辰,顾柔的大哥哥顾辰个子很高眼睛深邃身姿挺拔,他声音和询温柔的对顾柔说“柔柔你慢点,别着急小心摔了。”

    顾辰比顾柔大了一轮,当时顾柔刚生下来时,顾辰看着小手小脚的顾柔脸蛋红彤彤的哭起来的声音小小的像只小猫咪,不像前面的两个弟弟哭起来没完没了吵得头疼,妹妹哭的声音小小的让人听见了心都快碎了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送给她。

    并肩走进来的二哥哥和三哥哥也哈哈笑着说道“你走那么急干什么?是知道哥哥们给你带好吃的了?”

    手提着食盒高高拿起的是二哥哥顾昱,顾昱身型像林姨娘多些偏消瘦,常年练着功夫到也不现单薄反而有的是男子汉的硬朗,穿着青蓝色的夏袍爽朗的揶抒道“真是只馋嘴的小花猫啊。”

    脸蛋圆圆的就是三哥哥顾旬,顾旬圆脸大眼睛一口大白牙,一笑就露出脸颊两边若隐若现的两个酒窝“柔柔来猜猜哥哥带的是什么?”

    顾柔笑得乖巧“我猜不到。”

    “哥哥们不是在学堂上学吗?怎么突然回家了?”

    顾辰摸了摸妹妹扎着发髻毛绒绒的脑袋拍了拍她刚才折皱的裙摆,拉着手腕转身进房间“天气太热,学院放两天假让回家调息一下。”

    顾二哥哥三哥哥跟在身后先后进来,围着桌子坐下,二哥哥顾昱放下食盒拿出里面的食物“原来是想给你带听风楼的牛乳冻的,但是它不能外带保不定还不等到家就会化成水了。”

    “就这个面点还不错,我们都尝过了,想着你会喜欢吃就带了一碟。”

    “你快尝尝”

    “哦,还有这个福运客栈的烧鸡。”

    顾昱把食盒都打开,把好吃的都摆上,自家的小馋猫我最了解,只要是遇见好吃的就会叮着眼睛发着光,可看着皱着眉头瘪着嘴的妹妹,嗯,难道妹妹现在不爱吃了?不应该啊!

    顾柔看着芸娘新做的面点被哥哥们带回家,想起昨天自己迫不及待的出去吃牛乳冻惹得娘亲生气不让自己学武的事儿,昨天都没怎么哭的人这时候就开始难过委屈,两眼红红“哥哥们怎么不早点回来,我都惹娘亲不开心了,早知道我就多忍耐一下子。”

    说完就掉金豆豆,顾家几个哥哥被弄得措手不及,连连安慰,递帕子的递帕子,擦眼泪的擦眼泪。

    顾辰擦着眼泪轻声安慰道“这没事,你别哭,母亲已经跟我们说过了,但你放心,哥哥们会帮你想办法,好不好?”

    二哥哥“就是就是快别哭,有哥哥们在呐。”

    三哥哥“你这一哭一会儿吃烧鸡你可就闻不到香味了。”

    顾辰瞥了一眼顾旬捏着手帕擦着流下来的金豆豆,顾柔哭得鼻尖微红,想到三个哥哥都是一个比一个的聪明,说不定真能有办法。

    “我要继续学武,哥哥能说通娘亲吗?”

    顾柔眼神渴望的看着顾辰,眼眶裹着泪水。

    母亲是当时所有家里人都同意妹妹学武时唯一坚持不许的,她总说女孩儿就要有女孩儿的样,一天打打杀杀练得浑身臭汗做什么?

    那怕妹妹当时是天赋异禀的也不同意,还是父亲答应只是让妹妹练着玩不会和人动手才松的口。

    母亲要求妹妹只能练着玩,不可以动手,只要动手了就不能再学,现在父亲也不在家,那有那么容易能够说通母亲,望着满脸希翼的妹妹,顾辰快吐到嘴边的“试试”硬是转成了“能”。

    顾柔听到哥哥的保证后开心的拿起桌上的食物开始吃,吃得一手一脸的油污,顾辰的手帕刚才已经哭得湿哒哒的,顾昱掏出自己的手帕递过去,顾柔两手擦了擦又递给顾昱。

    吃好了的顾柔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昨天见义勇为的精彩瞬间“我用了一拳打掉了他一颗牙,他说话太不好听了,说要把我们全家都抓起来关在监狱里还要打我们,我就生气。”

    顾辰问道“他那么厉害吗?”

    顾柔瞥嘴“他才不厉害,就是说的话很让人讨厌”

    “那柔柔具体知道他是谁吗?”

    顾柔撑头想了想“他说他父亲是刘,是个大官”

    “其他的…”

    “我想不起来了”

    顾辰几人看天已经晚了坐了会儿起身往外走。

    顾柔要站起身送。

    顾旬说“柔柔不用送哥哥,哥哥们自己会回去你现在休息吧,”

    顾昱问顾柔“柔柔还在抄书吗?”

    “嗯”

    顾辰接过话“那你就再抄两天吧,哥哥回去给你想个好办法好不好”

    “好的。”

    顾柔起身脱了鞋躺到了窗榻上抱着引枕冲哥哥们摆手“大哥哥二哥哥三哥哥再见。”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屋檐下挂上了灯笼,心愿在灯光下一片温和,炎热的一天在现在开始吹起凉爽的风,院墙边两颗桃子树被风吹得沙沙响,一阵若有若无的香甜往鼻子里钻。

    顾辰抬脚走近看了看,心思微动有了主意,但忍着没现在就去说。

    顾柔出门没什么错,但仗着有练过就敢只带一个丫鬟就出门,这不是好现象,胆子太大,正好这次娘亲生气挫挫她的胆子,不然大些了我们又不在身边,她什么都不怕吃了亏怎么办。

    顾辰带着顾昱顾旬出了心愿在院角停了下来“老三你去,”

    “把昨天和柔柔出门的丫鬟找来,我有事要问。”

    顾旬转身回去,叫了个小丫鬟带话,没一会儿脸还有些仓白的春雨走出来,“三公子好”

    “你跟我来吧,大哥有事要问你”

    春雨福身行礼“是”

    顾旬带着春雨到顾辰那儿,春雨福身行礼“大公子,二公子好”

    顾辰表情严肃“春雨我问你,昨天小姐打的是那位府上的公子”

    “回大公子,是史部刘尚书的儿子”

    “小姐打得可严重”

    春雨额角有些冒汗“奴婢并不是很清楚”

    “因为奴婢当时和一位大叔抱着一个昏迷的少年先走去找医馆了”

    顾辰听到这儿瞳孔放大眼神锁定看着春雨,躬着身的春雨感到后背开始起汗,背上像有针刺一样扎着密密麻麻的发疼。

    “这次的事情就不再说了,以后小姐想出门,多带一个人在身边,遇见情况不对的就直接回家来叫人”

    “知道了吗?”

    “是,知道了大公子”

    “还有,等三天过后,你就和柔柔说,桃子快熟了。”

    “一定要三天后再说,知道吗?”

    “是,知道”

    顾辰说完事带着两个弟弟回了外院。

    春雨有些后怕的回想着大公子说的话。

    三天后桃子就会熟了?春雨有些不信,回厢房时特意到桃树下看了看,一个个有拳头大的桃子还青幽幽的挂在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