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爷是个小透明 > 规矩

规矩

作者:枕上捡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春雨哭的难过,顾老夫人听得心疼的直抽抽。想到是谁让顾柔学刺绣,脸变得有些铁青。

    “许麽麽,去把我房里的平痕膏拿来。”

    顾老夫人带着顾柔转坐到窗榻上,梅兰端来盆热水顾老夫人把顾柔手放进去轻轻洗。许麽麽从里屋拿出一个绿釉瓷瓶。

    顾老夫人一脸心疼,小心翼翼的上着药。

    “祖母没事的,柔柔不疼。”

    顾老夫人面色暗沉“柔柔不去学刺绣了好不好。”

    “不行,柔柔能学的。”

    顾老夫人有些不解“柔柔喜欢学刺绣?”

    顾柔轻轻摇头“不喜欢,我前段时间打了架答应了娘亲学武就要学刺绣。”

    “我能学。”

    “娘亲那么辛苦了我不能再让她不开心了。”

    顾老夫人想着要是再继续学,这小手得成什么样子了。

    “祖母去跟你娘亲好好说,不学这个,柔柔去学其他的,好不好?”

    顾柔有些心动的,刺绣的针很细不小心就扎到手指头了,绣的时候也很无聊林娘子说什么走针换线都不是自己想学的。她想着自己和文师傅今天练‘握’时自己因为力达不均手里的棍子掉到了地上,有些丧气。

    “不了,谢谢祖母。”

    顾老夫人看出了小孙女的松动,继续游说“你这样继续学刺绣手都不能用,你以后练武怎么办。”

    “我们可以学其他的,这次你听祖母的。”

    顾老夫人擦好药,放下顾柔的手“你看看你的手,还说学武,吃饭都成问题了。”

    顾柔伸着自己的手看,祖母涂了药凉幽幽的但手指头却是难看的不行,像对乌鸡爪子。

    “那,祖母你跟娘亲说的时候一定要说柔柔愿意去学其他的。但是刺绣柔柔真的学不会。”

    “好不好?”

    “好,祖母好好和你娘亲说。”

    祖孙俩都没了继续吃饭的心情,顾柔是有些忐忑期待。顾老夫人是心里有团怒火。

    顾老夫人安慰着把顾柔劝说走,脸色沉下来。“许嬷嬷你去把范氏叫过来。”

    许嬷嬷行礼后退下叫过女儿梅兰“你去外院请大夫人过来一趟,就说老夫人有事要商量。”

    梅兰点头。到了外院,范氏刚见了厨房的管事。崔嬷嬷见了通报给范氏。范氏若有所感“让她进来吧。”

    梅兰行完礼还没说什么范式就说“是小姐在老夫人那发生了什么事吗?”

    梅兰也没有隐瞒“是。”

    “小姐今天到老夫人那儿请安,打撒了粥。老夫人清洗时发现小姐手指头都受了伤。”

    “知道是小姐学刺绣弄的,现在请夫人到寿安堂商量一下此事。”

    范氏起身,带着崔嬷嬷到了寿安堂。

    顾老夫人有下没下的端杯喝茶。

    “好了老夫人。”许嬷嬷接过茶杯。

    “你不能再喝了,都第二杯了。生气也不能糟蹋身体。这时候喝多了到了晚上你就该睡不好了。”

    顾老夫人抓着手帕很不解的问“我就是不解,这是不是亲娘?”

    “从小到大她对柔柔就很严厉,跟她说了多少次。我们顾家的姑娘她想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只要不是骄傲跋扈。怎么想玩儿就让她怎么玩儿。”

    “她是一次都没听进去啊,柔柔越大她就越对柔柔严厉。”

    许嬷嬷也是想起,小姐小时候来给老夫人请安一板一眼的,老夫人看着欢喜。就让小姐到身旁来坐,小姐乖巧坐着。没一会儿大夫人也来请安,看见了。呵斥小姐没规矩,小姐当时也是吓得不轻。从那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是规规矩矩的像个木偶娃娃一般。还是大点了,大夫人管府忙小姐才活波起来。

    许嬷嬷没接话,顾老夫人也没再说。一会儿就见梅兰带着人进来院门。

    “婆母好。”范氏行完礼站在堂中间。

    顾老夫人看了好一会儿她,许嬷嬷在一旁看着从顾老夫人面前走过,顾老夫人收回视线;“坐吧”

    “是”

    大堂安静了好一会儿,顾老夫人开口说话“今天这时候让你来是和你说说柔柔学刺绣的事。”

    范氏坐着没说话,顾老夫人接着说。“柔柔还小,刺绣就不学了。”

    范氏“她不小了。都六岁快七岁了,一天就是玩。那家的姑娘像她一样。”

    顾老夫人怒道“那你也要看看柔柔是想学还是不想学,能学还是不能学。”

    “范氏你是当娘的。这手都没一块好地方,满是针眼儿。就非得学刺绣吗?不能让她练字让她读书?让她画画?让她下棋。非得是刺绣。把人手指头扎满针眼儿?你是不心疼吗?

    范氏不敢啃声。顾老夫人满面怒容。许嬷嬷在门外听到声音端着茶走进来。

    “夫人请喝茶。”

    范氏小心接过。

    顾老夫人按下火气“柔柔刺绣不学,你要磨她性子就让她学其他的。她都可以。”

    “是,听婆母的。”

    顾老夫人哼道“听我的就是什么都不学,想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

    “这是柔柔说的,她是真的学不会刺绣。其他的她可以愿意学。”

    “是,儿媳知道了。”

    “知道了就回去吧。”

    范氏起身行礼告退回到外院坐在圈椅上,丫鬟上了杯茶。范氏端起喝了一口,坐了会儿叫崔嬷嬷到身旁。

    “嬷嬷,你多带些银子给林娘子,跟她说小姐对刺绣一道兴趣不大,委屈林娘子暂停教学,多给些银子请她喝茶。”

    崔嬷嬷听完吩咐退下,大丫鬟桃花进来;“夫人,外院管事,采买还都在外院等你,现在要见吗?”

    范氏按了按额头“让他们进来吧。”

    顾柔在窗榻上看着本武侠书,她一会儿躺着,一会儿靠着,时不时抬头看。

    寿安堂的小丫鬟杏儿在院门口张望。看见围着树打转的冬雪。“冬雪姐姐···”

    冬雪看过去,认出了杏儿,走上前。“杏儿,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嗯,我是来带话的。”

    “梅兰姐姐说,小姐明天不用学刺绣可以好好休息几天,等好了就再去练武场。”

    冬雪听后谢过杏儿,高兴的跨过门槛“小姐···”

    “你终于不用学刺绣了。老夫人说的。”

    顾柔听见把手里的书一扔,啊啊啊的开心蹦着尖叫。

    好一会儿顾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想了想。“春雨呐?”

    春雨就在外间,走了进来。“奴婢在这儿。”

    顾柔下榻穿好鞋“走,我们去祖母那儿,今天中午在她那儿吃饭。”

    春雨领命跟在身后,顾柔一走一看,把院子里开得好看的蔷薇花摘了几朵带到了寿安堂。

    “祖母”

    “我今天中午到您这儿吃午饭好不好。”

    顾老夫人摆弄着顾柔带来的几枝蔷薇花,“好···”

    “你要吃什么自己和许嬷嬷说。”

    “谢谢祖母”

    “这就谢谢了”

    “还要谢谢祖母为我跟娘亲说我不学刺绣的事。”

    “你这小人精。谢祖母就是院里的几朵花,还要吃我院里的饭!”

    “也不全是,我其实想让祖母把许嬷嬷借我一下。”

    顾老夫人停下手疑惑道“你借许嬷嬷干什么?”

    顾柔靠着顾老夫人“娘亲现在肯定会难过,我说话不算话。”

    “我想跟许嬷嬷学做一道桃子的吃食。”

    顾柔看着顾老夫人“可以吗?祖母”

    顾老夫人捏了捏顾柔的脸“可以,你今天学?”

    “我明天上午学,桃子用我院里的。”

    顾柔在顾老夫人这儿吃过午饭陪着说了会儿话,顾老夫人午睡了顾柔就回了自己的院子叫过冬雪“今天你们不要摘桃子吃了。明天我要用。”

    第二天,顾柔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好觉吃过饭,拿着摘好的桃子到了寿安堂,跟顾老夫人请过安就一头扎进小厨房。

    第一次拿厨房的刀顾柔大刀阔斧的样把许嬷嬷吓得直冒冷汗;“小姐,老奴来切。你看着就好,到了后面老奴再让小姐做。”

    顾柔也有些难为情自己削皮削得只剩果核儿,桃子今天也没摘得有很多。“那就麻烦嬷嬷了。”

    “不麻烦,小姐在旁边等会儿。老奴很快就好。”

    许嬷嬷接过刀熟练的削皮切片。一会儿就弄好了。拿过一个小锅放在小灶上。水开了“小姐把切好的桃片放进去吧,小心别烫到手。”

    “嗯,好”顾柔把案板上的桃片小心的扔进锅里。

    许嬷嬷递了一个铲子“小姐可以轻轻搅一搅。”

    顾柔接过小心的搅着,一圈一圈的有些无趣。

    “嘶哦”顾柔直摔手。一小块桃片肉搅出锅掉在顾柔的手背上。

    许嬷嬷手脚很快的把顾柔的手放在旁边的一个清水盆里。过了一会儿拿起来看,还好只是红了一小块。

    许嬷嬷不敢再让顾柔呆在厨房里了;“小姐还是去和老夫人坐会儿吧,老奴很快就能做好拿过来。”

    顾柔知道自己刚刚太危险了,点了点头回到了顾老夫人屋里。顾老夫人又在自己和自己下棋。抬头看顾柔进来放下棋子。

    “怎么进来了?”

    顾柔坐到对面“我做的不好,还是让许嬷嬷做吧。我来陪祖母。”

    顾老夫人听后又拿起棋子接着下,顾柔在一旁看。

    “柔柔要不学学下棋吧,等你会下。就可以陪祖母了。”

    顾柔看了看“好呀,祖母教我吧”

    顾老夫人收了棋盘上的棋子开始教顾柔下棋。顾柔听的认真和老夫人在棋盘上练习。

    许嬷嬷端了个瓷瓮。放在案桌上,顾老夫人停下讲话。“好了,吃的许嬷嬷做好了,给你娘亲送过去吧。”

    顾柔看着棋盘放下手里的棋子。“好。祖母下棋还挺好玩的,我明天还要学。”

    “好,明天你再来吧。”

    顾柔跟顾老夫人道过别。带上春雨端着瓷瓮到了正院。范氏刚见完今天的管事。

    “夫人,小姐在门外。”

    “让她进来吧”

    顾柔进来,规规矩矩的行礼“娘亲。”

    范氏看着顾柔“起来吧”

    “这时候到正院来做什么。”

    “我给娘亲带了个好吃的”顾柔招手让春雨把吃食放在桌子上。

    “这是我跟许嬷嬷学的蜜桃水晶冻,娘亲吃吃看”

    顾柔伸手打开瓷瓮盖子,清香的蜜桃味扑鼻而来。范氏低头看,淡粉色晶莹剔透,带着细小的桃子粒。

    “娘亲尝尝吧,柔柔学着做的。”

    “你做的?”

    “也不全是,许嬷嬷做的多些。女儿就是打下手。”

    范氏看着精致的蜜桃水晶冻,叹了口气;“你把手伸来我看看。”

    顾柔走近乖巧伸手。范氏拉过看。确实是没有一个好的,有些还是青紫的有些红红的带着青紫的点点。

    范氏握了握“你不爱学刺绣就不学吧。但要记住不可以再随便出门打架。”

    顾柔听到开心的抱着范氏“谢谢娘亲···”

    “我会乖的。”

    “谢谢娘亲。”

    “好了,教你的规矩呐”范氏故作严肃。

    顾柔嬉笑站起身“是娘亲。”

    拿起一旁的勺子“来,娘亲快尝尝。”

    范氏接过勺子,吃了一口。清甜爽口有水蜜桃的果粒。

    顾柔一脸紧张,“好吃吗。娘亲?”

    “嗯。好吃。”

    顾柔开心道“太好了。娘亲喜欢就好。”

    不用学刺绣的顾家姑娘日子过得舒服歉意,上午吃饭练武,下午跟着顾老夫人学棋吃点心。

    转眼就到一年中的中秋了,当今的中秋节比以前的中秋节过得要热闹很多,现在的中宫皇后是在这天出生的。帝后感情一直是民间传的佳话。

    皇后娘娘成婚至今只育有一位公主,大家都猜想中宫后位多半是要换人了,可至今皇后的宝座一直是她一人的。每年的中秋节皇上还都会特意下旨大办。

    “婆母,今年宫里要求每家有女儿的都要带女儿进宫是为了什么?”

    范氏对今年的规定有些不解,身边又没有其他人可以商量。

    顾老夫人放下茶杯。可能是要为大公主选玩伴了。

    “皇室每到皇子公主大点了就会在各府上挑优秀的子女陪着皇子公主一同学习玩耍。”

    “不必在意,这些一般都是内定好的。”

    “落不到咱们府上,我们也不需要这些虚无的东西傍身。”

    “是”

    范氏问清楚事由就好做对策,虽不用当公主的伴读但进宫本就是一件严肃庄重的事情。

    “桃花,你去把布庄的掌柜找来,让她把当季的新布都带过来。”

    “再去把我箱子里的那套宝石拿出来,给小姐打套头饰。”

    桃花听命去做,范氏又把崔嬷嬷叫到身边“嬷嬷这段时间你先把手里的事都放下。”

    “我要你去心愿教导教导柔柔进宫的规矩礼仪。”

    崔嬷嬷木着表情“是。”

    新的一天愉快的开始,顾柔换好练武的衣服吃着美味的早餐。冬雪一脸惊恐的跑了进来“小姐,崔嬷嬷来了。”

    “噗”顾柔一口的青菜粥喷射了出去。

    崔嬷嬷进来看着喷一桌子饭的顾柔皱着眉头。

    “小姐平时就是这么吃饭的?”

    顾柔连连摆手摇头“不是嬷嬷。这是意外。”

    春雨冬雪七脚八手的收拾着。

    “好了不用收拾了,重新取一份来。

    “小姐你从今天起什么都不用做,嬷嬷今天开始教你规矩。”

    春雨冬雪收好饭菜,轻手轻脚退下去,秋露低着头端着水进来。顾柔重新净面坐好。

    崔嬷嬷掏出一根柳枝,轻打着顾柔后背“小姐背要坐直,屁股不要坐实三分之一就行了。手不要放在桌子上,要双脚并拢手随势放在大腿上。”

    柳枝打人不疼就是这抬头挺胸的坐着很煎熬。不一会儿春雨提着重新取的早饭进来,轻轻有序的摆在桌上。顾柔闻着饭香没了吃的欲望。

    “小姐拿筷吃饭吧”

    “哦”顾柔答道。

    “不要说‘哦’说‘是’。”

    “‘哦’哦‘是’”顾柔连忙改口。

    顾柔拿起筷子伸着夹桌边的藕盒,“啪”柳枝打在手上。

    “小姐记得,吃饭菜只能吃你自己面前的。”

    “那,我要是想吃其他方向的菜呐?”

    “小姐可以让人给你夹。”

    “那要是没人给我夹,怎么办?”

    “那小姐就不要吃。”

    “是,懂了懂了。”

    “是,明白明白了。”

    “是,明白明白了。”

    一顿早饭在说教中度过。吃好饭漱过口。

    “小姐不要坐着了。我们练习走路。”

    “走路我会,不用学。”

    “小姐走两步嬷嬷看看。”

    顾柔随意的走了两步。

    “停”小姐步子不可迈太大,速度不可走太快。”

    顾柔一摞一摞的走。

    “小姐,也不能走的太慢,要这样走。”

    崔嬷嬷示范着,一点一点的往前走,身姿看起来是恬静达理的样子。

    “好了,小姐看会了吗?走给嬷嬷看看。”

    顾柔东施效颦一样的学着走,脚像打架一样互相缠着跌跌撞撞。

    顾柔一天就是在学走路,学微笑,学喝水,学用手帕擦嘴····

    夜幕降临,顾柔从没这么开心过,一直盼望的天黑终于到了。崔嬷嬷也回到正院。顾柔没骨头的瘫坐在窗榻上,春雨秋露帮着揉胳臂揉腿。

    “冬雪去打听消息,打听回来没?”

    “小姐我早回来了。”

    冬雪和夏满从屋外进来手里拿着晚饭盒,顾柔起身坐在桌边“你说说,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娘亲就让我学规矩了?”

    冬雪放好手里的食物“这是因为今年中秋,宫里规定要每家人都要把自家的姑娘带进宫参加皇后娘娘的生辰宴。”

    “就这,娘亲就让我学规矩。”

    “不止,好像还有是要给大公主挑玩伴。”

    顾柔对当玩伴没兴趣,她只想同文师傅学新招式。

    这样说来崔嬷嬷教导规矩要什么时候结束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