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爷是个小透明 > 醒来

醒来

作者:枕上捡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送走顾老夫人和林氏。范氏开始见今天的管事。

    王管事是府里最大的老管家主管外院“大夫人。过几天是慕容太师六十大寿。可需要老奴准备贺礼?”

    “贺礼不用再准备,我这儿正好有一副南山居士的真迹到时候找个盒子装好带去就行。”

    “既然大夫人已经备好贺礼了。老奴已经没事可禀告了。老奴这就先告退。”

    范氏点头,王管事躬身退下。见过王管事范氏拿起桌上放着的账册。

    “咳咳”范氏低声咳嗽。

    “夫人你休息一下吧!账册咱们明天再看。”

    “我没事,我先把这本账册看完了再说。”

    顾柔睡梦中听见说话声睁开眼。

    “咳咳…”

    顾柔翻身下床。走到外间。

    “娘亲,你生病了?”

    范氏放下手里的账册,看见顾柔鞋都没穿“柔柔你怎么没穿鞋!”

    范氏抱起顾柔放到自己身旁,站着的桃花进了内室提着绣鞋放到顾柔脚边。

    “你快把鞋穿上。”

    顾柔下椅子穿好鞋,双手捧着范氏的脸“娘亲我感觉你好烫啊。”

    顾柔又把手放到自己额头上“真的,娘亲你比我都烫呐。”

    范氏是有些头晕“没事,娘亲一会儿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

    “那娘亲现在就去睡吧,别等一会儿了”顾柔急得拉起范氏到了里间推着她上了床。范氏脑袋昏昏沉沉的也没挣扎顺势躺下了。

    顾柔拉着被子给娘亲盖上用手拍了拍“娘亲你快睡吧,柔柔陪着你。”

    范氏感到有些好笑,笑着道“好。娘亲就睡一会儿。”

    说完闭上眼睛没等上多久就沉沉睡下了。

    该吃午饭的时间到了,桃花进来问顾柔“小姐午饭要摆在这儿吗?”

    “桃花姐姐你等等。我先叫娘亲”

    顾柔起身叫娘亲起床,刚一碰到被子外的手就觉得烫“娘亲…”

    范氏没反应,顾柔伸手推“娘亲起床吃饭了。”

    范氏缓缓睁开眼想起身发现自己没力气。

    “娘亲你是不是不舒服?”

    范氏迷瞪眼看着顾柔不说话。

    顾柔冲门外喊道“桃花姐姐,娘亲不舒服了。快去叫郎中来。”

    桃花进来一看。夫人已经烧迷糊了躺着起不了身。

    “小姐别急。奴婢这就去请郎中。”

    桃花急忙找到崔麽麽说夫人不舒服。又到外院叫小厮去药馆请郎中。

    崔麽麽端着热水进房间“小姐你让麽麽。麽麽要给夫人擦身,祛热。”

    “哦。好。辛苦麽麽了。”顾柔起身让开。

    崔麽麽扭干毛巾把范氏的后背,手都擦了擦,又重新扭干折成长条放在额头上。

    顾柔觉得好奇“麽麽为什么要把毛巾放在额头上?”

    “回小姐,麽麽这么做能为夫人降些热。”

    “麽麽你教教我,我要给娘亲降热。”

    崔麽麽拿下毛巾教顾柔放热水里扭干“小姐不要太用力,扭太干了没用。”

    “哦哦,好。我没用力。”

    “我轻轻的捏一捏好了。”

    顾柔把毛巾捏了捏学着崔麽麽那样叠成长条放在娘亲额头上。

    “小姐,郎中到了。”

    桃花带着郎中进来。顾柔让出位置和崔麽麽站在一起,郎中把着脉过了一会儿点着头起身走到桌边开始写方子。

    “郎中我娘亲怎么样?是不是很严重?”

    “顾小姐别害怕,不是什么大问题。顾夫人是受了惊吓,起了寒。”

    “老夫开个方子,吃上两副就药到病除了。”

    “哦哦···”顾柔拍了拍胸口。

    “没问题就好,谢谢郎中先生。”

    郎中写好方子收了笔“顾小姐客气了。”

    “这是药方。去拿好药熬好喝下去就好。”崔嬷嬷双手接过,递给桃花。

    桃花拿上就去抓药。郎中收拾着药箱“好了,顾夫人这儿已经差不多了。有什么情况顾小姐可差人再叫老夫。”

    “老夫告退。”郎中背好药箱准备出门。

    “崔嬷嬷,你送送郎中吧!”

    “是,小姐。”

    崔嬷嬷送郎中出了门,把诊金付给郎中,郎中收好坐上套好的马车回了医馆。

    桃花端着熬好的药进来“小姐药熬好了。”

    崔嬷嬷伸手接过“我来,别一会儿烫到小姐。”

    桃花松手交给崔嬷嬷,顾柔知道自己帮不上忙,站在一旁。崔嬷嬷把范氏头垫高,一勺一勺的喂。

    喂完药顾柔就守着娘亲,直到天渐渐黑。范氏睁开眼,顾柔看见扔下手里看的书。

    “娘亲你醒了!”

    “你醒了。”

    皇后看着已经闭着眼有快两天的人终于睁开了眼,萧衍看着皇后,他对她不是很熟悉只是曾经远远看见过她的仪仗。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萧衍没说话,他感觉这位皇后娘娘对自己的关怀很莫名。

    “你要不要喝点水?”

    萧衍吞了吞嗓子。微微点点头。

    “柳嬷嬷,拿杯水来。”

    柳嬷嬷拿了杯温开水,皇后接过伸手去扶萧衍肩膀。萧衍侧身躲过,自己费力的撑着手臂坐了起来。接过茶杯一口喝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好多了吗?还要喝水吗?”

    萧衍先是点头然后摇头,皇后和柳嬷嬷对视一眼然后怒声道“令妃是怎么照顾孩子的。到现在孩子话都不会讲吗?”

    柳嬷嬷也是摇头道“这奴婢也没听到有人说过三皇子是个不能讲话的啊。”

    “那这是怎么回事?”

    “娘娘,会不会是三皇子烧成痴儿了?”

    “胡说!”

    “让奴婢去叫太医来看看吧!”

    “我能说话”萧衍沙哑着嗓音道。

    “是谁救的我?”

    皇后放下心来“你自己不记得了吗?”

    萧衍摇头“我只知道是个力气很大的姑娘救的我。”

    “我在水里时感觉有个力气很大的人在拉我。后面模模糊糊听到有个姑娘在同我说话?”

    皇后点着头回答道“确实是个姑娘救的你,是个小姑娘,顾将军的女儿。顾柔。”

    “你还记的你是怎么落地水的吗?”

    萧衍看着皇后,低着头不说话。皇后接着问。

    “你不记得了?”

    萧衍没答话。

    皇后开始猜测“你不想说?”

    萧衍大拇指握进手心。

    “还是不敢说?”

    萧衍还是不答话,皇后有些无从下手。

    “三皇子,你父皇已经下旨让你在坤宁宫生活,你现在话都不说一会儿你父皇问你。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对你我都不好。”

    萧衍抬头看着皇后“我不用回灵犀宫了?”

    “不回了,令妃因为失职没照顾好你已经禁足灵犀宫。而你现在是在坤宁宫。”

    “所以我要知道你的大概情况。”

    “你现在能说你是怎么落水的吗?”

    萧衍低头沉思,轻声说“是二皇兄和六皇弟把我扔下去的。”

    皇后惊得站起了身“怎么会?!”

    萧衍望着皇后“我不会说谎。”

    皇后重新坐好,招手让柳嬷嬷退下。

    “你还记得什么?”

    “我还记得二皇兄踢人很疼,能疼三天的那种,六皇弟会拿坏掉的糕点逼我吃掉。还有那些宫女太监他们都说我母妃是被我克死的,我就是个扫把星。”

    萧衍红着眼“他们不给我饭吃,我去找令妃娘娘,令妃娘娘说我是在污蔑那些奴才,还叫我要善待他们毕竟他们一天伺候我也不容易。”

    一颗眼泪落在萧衍的手背上,他急忙慌张的用手背擦“我没有哭,我没有哭····”

    皇后听得眼睛发酸,坐在床沿环抱着他。“没事你想哭就哭吧,这些都过去了。你在坤宁宫不会有人敢打你,骂你,辱你。”

    她拍着萧衍的后背“你要记得你是这萧国主子中的一个,以后那个奴才敢对你不敬,直接交由慎刑司。慎刑司会让他们长记性的。”

    萧衍哭了一阵,抬起头。有些难为情的接过皇后递过来的手帕擦着眼泪。

    皇后等萧衍情绪平复好了。语气温和的对萧衍说“刚刚你对母后说的话不能这么对你父皇说。”

    萧衍眼含失望问道“为什么?”

    皇后起身坐在床旁的凳子上看着他“因为你们都是皇上的儿子。”

    “现在朝廷文官之首是六皇子的祖父,令妃的胞兄也是身居要职在这后宫中她现在风光无二。二皇子的舅舅也是兵部尚书。你去说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反而会让他们更加的想要为难你。”

    “我虽为中宫之主,但也总有我看顾不到的地方,如你这次落水,如你是堂堂萧国皇子先前不也是过得如此艰难。”

    萧衍低头沉思。突然抬头紧张的问“那救我的顾家姑娘现在如何了?”

    “顾家小姐吗?”

    “她能怎么?”

    “她救了我,要是被皇兄他们知道他们也会报复顾姑娘的。”

    “你放心,顾小姐没事。她说她不知道你是怎么落水的,当时只是好奇湖里的鱼碰巧救的你。”

    萧衍松了口气。柳嬷嬷在殿外声音大着喊道“参见皇上。”

    皇后急忙让萧衍躺下“你要记得本宫说的话,前面的事情你都要不记得,当你这次烧忘忆了。”

    “可是····”

    “别可是。你想活着长大就要把你前面的记忆通通都忘了,至少不能让除我以为的人知道,”

    萧衍躺下盖着被子。“可是我还没有亲自谢谢顾姑娘。”

    皇上进到偏殿看到皇后正在给衍儿盖着被子,他走近前。皇后看见了起身行礼“参见皇上。”

    皇上扶着皇后的手“皇后快起,这两天辛苦你了。”

    皇后顺着皇上的力道起身“臣妾应该的。”

    皇上扶好皇后转身看着睁着眼的萧衍,有他娘亲的丹凤眼,眼角细长微微上挑清冷深邃。

    “衍儿可舒服些了。”皇上关切问道。

    萧衍还没想好怎么应对自己的父皇只是点点头。

    “你可有什么想吃的?叫人给你拿过来。”

    萧衍沙哑道“多谢父皇儿臣现在还不想吃东西。”

    “那一会儿等你想吃了就吩咐这些奴婢去取给你。”

    萧衍没开口。皇上想起原来他宫里的人都欺辱过他。

    “你别害怕,父皇已经把那些恶奴都处死了,现在伺候你的都是你母后仔细挑选好了的。”

    萧衍望着皇后,皇后轻点头。

    “多谢父皇关心儿臣知道了。”

    “你跟父皇说说你是怎么到那落水的?”

    萧衍不敢说话,只是摇头。

    “他这是?”皇上疑惑的问着皇后。

    皇后配合着开口“臣妾也不知道,刚才臣妾问三皇子时他也是如此。”

    “衍儿是不想说话吗?”

    “不是,父皇。是儿臣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水的。”

    “你也不知道?”

    “儿臣想不起来了。”

    “他这种情况,皇后可叫太医看过。”

    “臣妾还没来得及叫太医,皇上你就来了。”

    “苏起,去把医治三皇子的太医叫过来。”

    “遵命。皇上。”

    刚才在太医院咪了会儿觉的太医听到皇上传召急忙从窗榻上起身。理了理衣服,提着药箱疾步到了御花园的大殿。跨进偏殿。

    “微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起来吧,你去看看三皇子。一觉起来都不记事了。”

    “是,微臣这就诊断。”

    太医上前开始把脉,右手把了换左手。“三皇子请把舌头伸出来微臣看看。”

    萧衍有些紧张,伸出一小截舌头。太医仔细看了看。

    “回皇上,三皇子很有可能是先前烧得太高,脑部神经受了损伤,记忆出现了片段的遗忘。”

    “什么叫片段的遗忘?这可会智力有损。”

    太医摇头“皇上放心,三皇子这个问题不大,不会有智力的影响,它只是忘了三皇子从前的有些记忆罢了。”

    智力没影响就好。皇上招手让太医退下。

    挨着萧衍坐在床头“衍儿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皇后在坤宁宫生活,令妃娘娘那儿父皇也罚她了。”

    “其实说来也是父皇顾虑不周。令妃从生了你六皇弟后就要一人照顾两个皇子。对你关心不周也是难免的。”

    “你到坤宁宫有你皇姐陪着你。会比在灵犀宫好很多的。”

    “是,儿臣。谢过父皇。”

    “你在灵犀宫过的日子艰苦是令妃看顾不周造成的,你可不能和你六皇弟疏远了,毕竟你是哥哥,不可因为原来的事而怨恨到六皇弟。”

    萧衍疑惑道“原来有什么事?”

    皇上惊讶道“你不记得了?”

    “父皇我要记得什么?”

    “没事,你忘了就忘了吧。”

    “哦”萧衍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

    “好了,你再休息吧。朕和你母后还有事相商。”

    皇上带着皇后出来了偏厅站在廊下“两天后是太师的六十大寿,可朕有要事去不了。要不皇后替朕去如何?夫妻一体嘛!”

    皇后娇红了脸,摇着头“臣妾也去不了。这两天宫里的事也是堆满了。”

    “你有好几年没回慕容家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不回去见见国丈?”

    “不了。要见,宴席上也能见的。”

    “那朕和你都去不了,派谁去送贺礼啊!”

    皇后想到一个人“臣妾有个人选。”

    “谁?”

    “让谣儿去吧。”

    “谣儿?”

    “谣儿有这么大了,可以代替我们祝寿。也是想让她出宫去看看。她还没出过宫呐。”

    皇上想想确实如此,谣儿已经有八岁了。除了皇宫她还没去过其他地方。

    “好。让谣儿去。朕来安排侍卫陪同保护。”

    “是。臣妾替谣儿多谢皇上。”

    顾府。

    “娘亲,你今天好多了吗?”

    “娘亲今天已经完全好了,昨天你问就已经好很多了。现在娘亲没有一点儿的不舒服了。”

    “今天要去慕容家贺寿,娘亲受的住吗?”

    “娘亲没事!”

    “娘亲我还打听到宫里的大公主要来贺寿哦。”

    “这娘亲也知道。我们快走吧,再不走你祖母该着急了”

    “哦哦····”

    “对哦,祖母还在马车等我们呐。”顾柔跑了起来,边跑还叫着“娘亲你快点。我先去祖母那儿等你。”

    说完人就跑没了影。范氏慢慢跟在身后。

    桃花催促道“夫人你也快些吧,别一会儿到晚了就不好了。”

    “你个傻丫头,现在时辰还早呐。”

    “这是婆母特意起早的,她和慕容府的老夫人那是从小的好姐妹。婆母是想早去和慕容老夫人多聊会儿天。”

    “那夫人更应该快些了。”

    “慢些好。我们这个时辰去人家才刚吃过早饭。”

    范氏不急不忙的走到大门。顾柔在车上逗得顾老夫人哈哈大笑。范氏上了车。桃花去后面和春雨梅兰坐小马车。一切准备好赶马小厮赶着马车出发。

    慕容府在京都北方,是累世的书香世家。从萧国建国以来一直是太子太傅,皇上太师。到了当今更是皇上岳父。萧国国丈。

    马车到了慕容府,顾柔先跳下车,春雨下车正好见到,快步上前“我的好小姐,这可不是在练武场,你得淑女些。”春雨给顾柔整理着裙摆。

    桃花梅兰上前扶着范氏下车。范氏下车站好伸手“婆母,来我扶你下车。”

    慕容府的看门小厮还在擦着门板的灰。看见顾柔几人。放下手里的抹布。跑上前“是顾老夫人吗?。快请,快请,我们老夫人刚还叫人来瞧您到了没。”

    慕容府的管家看见了也急忙迎上前“顾老夫人到了快请进府。”

    顾老夫人扶着范氏的手下车,看着装饰得喜气洋洋的慕容府。笑问道“你家老爷看到这些不摇着头说,花里胡哨?”

    “不瞒顾老夫人,老爷就是看不得这个。还和我家老夫人提意见来着。”

    一行人在管家的带领下进了慕容府,慕容府不愧是累世书香世家,这亭台楼阁一景映一景,花草树木也是多奇珍异品,让人眼睛看不过来。

    进了正院,一排的紫竹,竹下有一从从的山茶花。

    顾柔拉着顾老夫人的手“祖母,怎么这儿栽着山茶花?”

    顾老夫人扭头看“哦·····”

    “那是这府里的老夫人喜欢啊!”

    顾老夫人脚没停带着顾柔范氏跨进了正院房门。转进去一位身穿紫红色衣服的老人开心叫道“杨妹妹。你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