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裴琰江云娆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知道是你下的毒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知道是你下的毒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裴琰斜睨他一眼:“怎会,她踏踏实实跟朕回宫以后,朕便告诉她。

    这女人如今不好管束,人只要没有抵达皇宫,一切都不算安定。”

    福康公公给他倒了一杯茶,有些担心的道:

    “皇上您还是心着吧,以奴才所见,这事儿若是被皇贵妃知道了真相,肯定跟您没完。”

    他只叹皇帝卑微,最怕的,还是皇贵妃不愿高高兴兴的跟她回去,到时候用捆用打压的,闹得彼此都不开心,又是好一番折磨。

    归冥手底下负责送密信的暗卫,一骑快马身披风雪直奔匈奴王庭,要找大周北境大都护鹤兰因鹤大人。

    拓跋朔兰命人放行,暗夜山暗卫将密信稳当当的交到了鹤兰因手里。

    鹤兰因将密信摊开来看,原是裴琰的削藩令。

    此刻裴琰已经回到华阳城北境都护府衙,开始部署撤藩一事。

    裴琰在信中交代,北境与匈奴,皆有大变数,让他尽快回到华阳城,以免灾祸而至,会有暗夜山暗卫秘密保护他归去。

    鹤兰因将密信看完就烧了,他与裴琰之间的关系好似有那么一点回到从前的样子了。

    那最后一句,是在担心他的安危。

    这一日,是拓跋朔兰与鹤兰因的大婚之日。

    单于拓跋朔鸿重病不起,就想看一眼妹妹成婚的样子。

    拓跋朔兰问了鹤兰因的意思,鹤兰因同意了。

    这场婚礼准备得极为仓促,来的人也不多。

    漫漫大雪之际,茫茫雪原之上,匈奴大祭司站在高台之上祈求长生天护佑这对新人。

    鹤兰因与拓跋朔兰身着匈奴特有的蓝色婚服,佩戴王族玛瑙金饰,站在高台上手牵着手将婚礼仪式走完。

    鹤兰因抬起那温和的眉眼,看见拓跋朔兰头上的凤凰金冠满是落雪,素日里如此泼辣骄横的公主,今日一直在落泪。

    他忍不住了一句:“别哭了,哭得越凶,你兄长便更担心。”

    拓跋朔鸿艰难的从抬出来的榻上站了起来,走到鹤兰因与拓跋朔兰的面前,握着两人的手:

    “以后孤的妹妹就交给你了,她脾气不好,性子骄横,这都不是缺点,因为这都是孤惯出来的。

    你愿意跟她在一起就在一起,孤也不求你对她多好,

    只是你若有朝一日不愿与她在一起了,平安的放她归来匈奴草原便是,不能伤她半分。”

    鹤兰因温声道:“请单于放心,兰因自不辜负公主一片心意。”

    拓跋朔鸿冷哼了一声,他看得出来,是自己这个妹妹单相思,这鹤兰因对她有些冷待。

    拓跋朔兰还为他解释,她,鹤大人心是好的,就是性子冷然了一点。

    “驸马,匈奴嫡长公主生来尊贵,孤还是得威胁你一句,你若欺负他,孤即便死了,还有孤的王储,一样弄死你。”

    拓跋朔鸿眼神犀利的瞪着他,没瞪几眼,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人立马就不行了,又被人扶着躺会了坐榻之上。

    拓跋朔兰咬着嘴唇,早已经泪流满面了,无助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低声道:

    “巫医昨日告诉我,我阿兄恐怕时日无多了,我要怎么办,这么大个匈奴,野那样,我要怎么办!”

    鹤兰因在背后提着她蓝色的裙摆,陪着她慢慢下了高台,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已见她两眼哭得红肿起来。

    鹤兰因有些不忍的道:

    “天大的事情,来了面对就是。如今大周与匈奴连枝一气,又有云娆在北境助你,境遇不算太坏。”

    拓跋朔兰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那你呢,你会帮我吗?”

    鹤兰因迟疑了一下,还是答道:“会。”

    拓跋朔兰并未展颜,因为她知道,鹤兰因是因为大周才帮她,而不是因为是她的驸马才帮她的。

    王帐里,推杯换盏,大多都是拓跋朔鸿身边的武将,借着婚宴一事算是热闹了起来。

    鹤兰因凝神观察着周围,只觉有些不对劲,匈奴王庭如此大的喜事,怎坐上的全是武将?

    拓跋朔兰抬起酒盏喝着闷酒,鹤兰因手肘一碰,她酒盏就掉在了地上。

    这时,立马就有奴仆上来给拓跋朔兰换来新酒,动作之快。

    奴仆将酒杯递了过来放在桌上:“公主请慢用。”

    拓跋朔兰要去拿酒杯时,鹤兰因却将酒杯拿走:

    “公主少饮酒,一会儿大醉,你我如何洞房花烛夜呢?

    我们大周,很讲究这个,不能坏了礼数,要不然不吉利。”

    拓跋朔兰眨了眨眼,身子朝着鹤兰因歪了过去,笑道:

    “是呢,那本公主一会儿洞房的时候喝两口就行了。”

    她二人对视了一眼,继续言笑晏晏,只喝了鹤兰因手下之人送过来的酒。

    呼延真坐在拓跋朔鸿的旁边,也着了匈奴大阏氏的金色装束,坐的也是大阏氏的位置。

    若不是看在是拓跋朔兰的婚宴上,她根本都不愿坐在拓跋朔鸿的身边。

    她冷着一张脸,一语不发,拓跋朔鸿看了她好几眼,心翼翼的道:

    “朔兰,野要回来了,你不用那样伤心了。”

    呼延真冷着脸:“那也是江云娆的功劳,跟你没关系。”

    伏元珍,单于的妾室阏氏这时抱着自己的第二个儿子,手里牵着大儿子走了进来,笑着道:

    “哟,单于的亲妹妹,匈奴的嫡长公主成婚这么大的事情,怎都没通知我一声啊。

    巧了,我也来讨杯酒喝。”

    拓跋朔鸿知道自己的妹妹看不惯伏氏,也知道今日大阏氏在这儿,所以就没让她来,结果伏元珍还是来了。

    她走了几步,发现自己坐的位置被呼延真给坐了,很不开心的道:

    “劳烦姐姐让让,这位置是我的。”

    一个酒杯,砰的一声,精准的砸在伏元珍的后脑勺。她惊呼的一声:“谁,是谁如此大的胆子!”

    拓跋朔兰蹭地一下站起身,面前的酒桌被她一脚踢翻。

    她三步做两步走的奔了过去,扯住伏元珍的辫子就往地上拖了老远:

    “贱人,依兰草原之上,是你安排的人毒杀江云娆是吧!我没得空来找你,你还自己找上门来了!”

    呼延真在这时也站了起来:“朔兰,你冷静点,这是你的婚宴啊。”

    拓跋朔兰怒火腾腾,一脚踩在伏元珍胸口:“我的婚宴又如何,伤了我朋友的人,就得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